竹里馆

一个俗人

【叶黄】共此明月

临安城外,烈日当空。

几名挑夫一前一后,肩挑扁担,走在尘土飞扬的大道上。那担子颇有些分量,扁担被拉出一个弧线形状,压得肩膀的主人呼哧呼哧喘气,汗水从脸颊一路下滑,也腾不出手去擦一把,只好一路走一路暗骂这直娘的老天。

走不多时,头顶阴影笼罩,乌云从天边卷来,越压越低,还伴有隆隆声,是将有一场暴雨。挑夫们都是这条路上的常客,知道最近的茶棚也在二里之外,即使一路狂奔也难以赶在雨前抵达,更何况各人肩上还有担子,索性便不走了,捡了棵树冠颇大的老树,卸了担子栖身树下。挑夫们赚的都是苦力钱,想到近日天气反复无常,路上极为不便,众人都你一句我一句地大骂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闷雷响起,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

【叶黄】道士下山(4)

黄少天听完一怔,他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这大妖怪本事极大,在自己的剑术攻击下游刃有余,连自己的法术也对他无可奈何,满园藤蔓根本不听自己号令,似乎对他极为忌惮。这样厉害的妖怪,却在提起另一个人时神情落寞,黄少天手中木剑还指着对方的后脑,他察觉剑尖压力消散,再无阻挡,对方竟已卸下防备,此时一剑刺下,必然不会失手,可一报自己被他戏耍之仇,但不知如何,他望见对方的背影,又听见一声极轻的叹息,便觉得这剑再刺下去便没什么意思了。

既是误会一场,黄少天便不再将方才事放在心上,他放下剑,冲着那背影道:“喂!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人也好,妖也好,在一个屋檐下躲雨,也是缘分,总不好一直妖怪妖怪地叫吧

“叶修...

 @春风白纻歌 照片是15年初拍的,已过了两年,我才想起来要写一个正式一点的repo,其实也只是再随便写点,很多想说的话,当年评论都说过了。


作为一个慢热星人,《朔漠》是我为数不多的,能跟着作者的节奏,一章一章追下来的连载。 

沙场是我喜欢的题材,有家国大义,有男儿情怀,当然也有沉重和悲鸣。全职的人物中,很是有几位骨子里是适合这类架空背景的特质,比如韩文清,比如叶修,比如孙哲平,其中又以韩文清为最,他具备一个名将应当有、也必须有的所有特质。

为什么会喜欢这个题材呢?因为有格局。为什么喜欢朔漠呢?因为格局里又有情。格局不只是场面宏大,而是男儿心有四海,情也...

【韩叶】纯真年代

*重新写了一下

五中可能是H市条件最差的中学了。实时气温三十八度,教室像个大烤箱,电风扇咿咿呀呀地转,像戏台上的人慢悠悠地吊着嗓子,让人昏昏欲睡。

语文老师虽然是个地中海发型,却梳得一丝不苟,站在讲台上激情澎湃地在讲现代诗歌。 叶修热得心烦,把脑袋撑在胳膊上,心里哼了哼,随便凑点生僻词语,写点前言不搭后语的句子,也能叫诗了。忽然后背被人捅了两下,他后桌压着嗓子说:"老大,放学要不要去一起去溜冰?网吧那边新开了个溜冰场,我还叫了隔壁班的黄少天和张佳乐。嘿嘿嘿。"他一来劲儿,声音不由高出几度,发现语文老师朝这边看了几眼,又马上把自己埋进一尺高的书桌里,装成用功的样子,只露出了几撮黄...

【韩叶】江湖诡话 番外一则

韩文清自卸下霸图重任,便隐姓埋名,与叶修行走四方。

他胯下的玉狮子是当年叶修当年相赠,在主人面前忠诚温顺,只是妒心极强。自从见了旧主叶修,竟不许其他马匹近其身旁,否则便四蹄乱踏,仰头长嘶。二人在碧桃湾时曾共乘一马,白马虽可负重,但行走速度缓慢,不似从前四蹄如飞。叶修与韩文清打趣,若是遇上难缠的贼人挡路,万一打不过恐怕连逃跑都要落空。这虽是一句玩笑话,但的确途中诸多不便,并非长久之法。
二人落脚之后又往当地马市,叶修眼尖,见围栏犄角单独圈有一马,膘肥体壮,浑身黑亮,有如墨染,体格亦是说不出的俊美。老板见有客人,走上前来,说这马不是本地品种,是从西边波斯国坐船而来,速度与耐力都是上上乘,要价也比寻常马...

【叶黄】山中客(23)

宝剑从乌黑剑鞘之中脱出,光亮似雪,剑气凛然,映着暮色残阳,晃得场中所有人双眼一花,连孙翔也将头偏过一边,不由自主止了步伐。

“好剑!真是好剑!”底下看客中传来一声赞叹,是铸剑山庄的少庄主欧阳无双。他成名已久,生性洒脱,虽为初出茅庐的孙翔所败,但并不因此失意黯然,反而津津有味地观看黄少天与孙翔之战,此时忽然得见宝剑,呼吸一滞,不由自主大声叫了出来,"这位黄兄弟,你与孙少侠比试过后可否让在下借剑一观。"
"好说好说,此剑能入少庄主之眼,在下亦是十分荣幸。"黄少天转头哈哈一笑,"我听说贵庄藏剑万千,还有一块巨大的天来石作试剑之用,是不是真的?"...

【叶黄】道士下山(3)

黄少天瞪大了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提高声音道:"啊?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那人的特征是什么?"

对方一字一句,表情认真地重复道:"应该,是个,男人。"

不知道姓名和年纪还勉强说得过去,竟说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确定,这是哪门子的寻人?寻人开心还差不多吧? 黄少天火气噌地一下涌上头顶,枉费自己真心诚意,出谋划策,这人——哦不,这妖怪却在戏弄自己,还有比这更令人生气的事吗?定是看自己年轻和善,有所轻视,又听说自己不会随便下杀手,才敢如此嚣张跋扈。原来人善不光被人欺,连妖怪都敢道士头上来动土!

黄少天脸一黑,道:"大胆妖孽,胆敢戏弄本道长!今日定要让你...

【叶黄】道士下山(2)

*试下格式变正常没。。一个垂死挣扎的简短复健。。 

1在这里。。


面前这把伞其貌不扬,灰暗的伞面岿然不动,五木之精的桃木剑穿不透,九字真言也如泥牛入海。黄少天虽然还未正式出师,降妖的本事算不得顶尖,但他与师父下山后走南闯北,降服过的妖怪,没有一百也有五十,还从未遇过如此诡异情形。

这伞底下究竟藏的是什么东西?黄少天心跳如鼓,脚下退了两步,稳住了身形。不管是妖魔还是鬼怪,这东西的法力肯定非同一般。方才自己连出两招攻击对方,虽说只为试探对方的底细,但兴许已经激怒了妖怪。据说有些修行偏门邪术的妖怪在盛怒之下法力还会大大胜出平时,要是遇上这种,自己可真是格外不走运! 
 ...

【叶黄】神仙道

*《上吧英雄》合志稿,很开心有机会参加。

1.1号放出来,是为了假装17年有产出!各位新年快乐!

以及,剩下几本合志欢迎一波带走:通贩


大理城南有一座大山,地势奇高,终年负雪,山峰处积久不化,被人称为白头山。山腰的雪化之后落入山脚的泉水之中,使得泉水更加清凉甘甜,一入喉中,十足的爽快惬意。又因雪中混有草木香气,甚至惹来不少蝴蝶盘桓,得了个蝴蝶泉的名字。附近的村民宁愿多走些路,每日也要来这里取水。

一日傍晚,两名猎户从山中打猎归来,准备在蝴蝶泉边歇一歇脚,洗一洗脸。夕阳西下,山泉清澈见底,水流间金光闪烁,中央处多了一块不知从何而来的硕大黑石。二人精力疲乏,双眼困怠,一时间也未...

逝水的3点1

一个400字的片段复健,我还活着(X

陶轩负着手倚在窗边出神,管家崔立进来添了几次灯油他都未有察觉。

 窗外夜色沉静,未有星斗,只有一轮明月高悬。今夜又正是月中十六,那月盘不但圆亮,比之往常,又显得大出几分。其中阴影处,如起伏山峦,又似桂树成林。 

大自然造物有神,一明一暗共生共灭,竟然如此和谐。自古以来,以咏月为题的诗歌长兴不衰,但究竟是黑夜映衬了月色的盈亮与温柔,还是月色放大了黑夜的寂寞和苍茫?


陶轩目不转睛地仰望当空,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奇怪的念头。自己仿佛正置身囚井之底,不见天地,不知四时,只有那圆月是唯一的光亮所在。

他虽有一惊,却是不怕的,倒是怔怔然出神半日...

1 / 12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