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江湖诡话(29)

“你那伞到底什么来头?”韩文清一颗心终于放下,问道。

“想知道?”叶修嘿嘿一笑,道,“有什么好处?”

“……”

 

世道凶险,哪一日不是刀尖舐血。何况如今的江湖已不是一方雄霸之地,各家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各显风骚。南有蓝雨阁,北有微草山庄,东有呼啸堂会,西有百花教……近年来亦时有摩擦,纷争不断。

韩文清自身虽只是拳法精通,却也并不固步自封,对各家武艺绝学颇有研究,不然如何能担得起霸图门,守得住一方太平。

而自古以来兵器更是外家功夫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武林争斗也好,战场交锋也罢,凡人均是血肉之躯,除却内力相拼,以自身为肉盾正面搏击者极为罕见,多半是要在兵器上讨个便宜。若是自身修为不俗,再有一件趁手神兵在握,那便是如虎添翼。蓝雨阁剑客黄少天便是凭了一把冰雨夺了剑圣之名,至今无人能出其左右。

然,短则易守,长则擅攻,各有所长,亦有其所短。自古兵家寸土必争,胜败生死常在方寸毫厘,断难一言以论强弱。

叶修当年手中黑金却邪威震八方,但也仅能算作枪中魁首,之所以能在排行谱上压过烈焰红拳、冰雨、灭绝星辰等其余兵器,也可说是借了一叶之秋之名,算不得是真真压了其它兵器一头。

可今日他手中那伞却是闻所未闻,精巧百变,灵活自如。只短短一日,韩文清已见识过长枪、刀剑、软鞭、匕首等诸多变化,还不知其中精妙是否已尽数使完。但凡学武之人见过此等神兵利器,有谁能抑住惊叹向往之心。

 

“便与你说了又何妨,这伞名唤千机,是我师哥当年未下山时所铸……”叶修将细长软鞭如变戏法般置入千机伞中,抚着伞身缓缓道。

“千机伞……”韩文清眉毛一动,吃了一惊,“你师哥?苏沐秋?”

“不错。”叶修正色道,“我与他一同拜在千机老人门下。”

 

话方出口,韩文清心中大为震惊。

千机老人已是属于上一辈的江湖传说。据闻这人离经叛道,行事亦正亦邪,专喜云游四方打抱不平,虽有一身盖世武艺,但性情乖僻从不与人结群。各大门派拉拢不来,排挤也不妥,大感头痛。不久后这人却又不知生何变故退隐江湖,再不露面。

有人说他是化了名姓归于塞外,也有人说他是被仇家暗杀死于野郊荒山。因各大门派也曾在他手中吃过暗亏,便也不再对人提起。当年与之交过手的各派长老掌门相继仙逝,这世上再无人言说千机老人当年灼灼风采,不过是在民间传奇中匆匆掠过,留下惊鸿一瞥。

韩文清能知晓这多年前的旧事,只因他师父竟是那千机老人唯一的故人。这是何等巧合,却又并非偶然。渺渺尘世之中,大概也只有像他师父那般生性超脱之人,才能识得众生皮相之下的真性情,不避讳与这等放浪形骸之人交好。

“我听过这位前辈的故事。据说他非但武功盖世,铸造之术更是世间一绝。”韩文清正色道。

“不错。我师父铸的兵器,无一不是传世神兵。”叶修本以为这世上已无人识得“千机老人”之名,没想到韩文清竟能说道一番,他惊讶之余难掩赞赏。

“前辈生平潇洒肆意,能放胆做自己所想之事,实是令人倾心仰慕。所谓外物不可必,其余不必理会。”韩文清一番夸赞并无矫情成分,当真是他肺腑之感。

短短几句话,也不知是在感慨千机老人,又或是眼前的叶修。

“你又知道了?你当年才多大?”叶修看他说得认真起兴,故意揶揄道。

“……我师父说的。”

“原来你师父便是少林寺达摩堂的大和尚,久仰久仰!”韩文清那般端正神色,令叶修不由得噗嗤笑出了声。

 

韩文清对叶修也算是思慕良久,只不过此前并未察觉自己的心意。方才大难不死的狂喜之下,二人才放下敌对立场,情难自禁地相吻,这一下彼此感情已是袒露无疑。此时共处一室,叶修眉开眼笑,毫无戾气,火光之下更显生动。

花瓣嚼烂后又生出阵阵芬芳,吸入鼻中,令韩文清心猿意马,面颊有如火烧般热了起来。


 

*依旧是短更,请别嫌弃XD  蹭一下老韩正日子的TAG,容我沾一沾一如既往大霸图的喜气!

  韩队生快!!!

评论(27)
热度(75)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