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韩叶】江湖诡话(30)

“你当年用的却邪如此锋锐,便是出自你师父之手?”他轻轻咳一声,继续接了话头,只盼压下心中异样燥热。

“那倒不是。年幼之时,师父问我和师哥想习哪般武艺,他老人家自是样样神通的。我曾看那戏台上花枪耍得潇洒漂亮,便二话不说选了长枪。而我师哥自小生于山中,好捕山中猛禽,便选了大弓。师傅只教授铸造之法,所有材料准备及后续冶炼,均是我师兄弟二人自行完成。”叶修忆起幼年时光,双眼精光闪亮,神采飞扬。

“也记不清那时采了多少矿石,又废了多少生铁。啧啧,千金易得,宝物难求。总之,配方、时间、力道一样不对都不成,失败了也只好从头来过……

“屋前寒梅开了又谢,燕子南来北往,三年才铸成了却邪和吞日。”

“当真是辛苦。”韩文清想那般天真孩童,竟能将这类繁琐之事坚持三年之久,实在颇为难得。

“确实辛苦,但我和师哥却是甘之如饴。只因我们都是要强之人,谁也不肯轻言放弃。一边铸自己的兵器,还不时偷看对方的进度,一旦被对方甩下,即便是几日不睡觉也要偷偷追赶的。”

“却邪,吞日。”韩文清一字一顿念道,暗暗叫绝,“确实是好名字!不负你们二人的胸襟。”气吞河山之雄浑,荡尽天下之霸道。

“那是自然!当日炉中火光骤盛,大放红光,两件兵器相继嗡鸣不止,惊得满山虎豹乱走,飞鸟四散。师傅才拍手大笑唤我们,说是终于成了。我和师哥大喜之余,只顾着抚摩各自宝贝,也忘了到底是谁的兵器先铸成,师父也只是笑笑,只好暂时放下。

“我每日苦练枪法,师哥钻研箭术。师傅本来严禁我们私下动武,但每每学了新招便迫不及待要约了去后山偷偷比试,师哥人前沉稳,其实比我还急!小师妹那时还年幼,便只在旁观战掠阵。若是我赢了,便在桃树干上刻一笔,若是师哥赢了,便是刻在梅树上……”

 

韩文清从未见过叶修此番模样,他暂时放下武林纷扰,心无旁骛地沉浸在昔日回忆。

他和苏沐秋在树下过招,春有桃李冬有梅,小师妹坐在树干上,荡着绣有海棠花的小鞋,数他们各自击中对方的次数……

那大概是他踏入江湖之前最快活的时光。往后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如同铸造兵器的熊熊炉火,将叶修铸成这世界最锋锐冷傲的长枪。

韩文清只觉心中又是一痛,竟有说不出的苦涩滋味。

 

“结果如何?”

“当然是互有输赢,不过我胜的次数多些,师哥也不恼,继续苦练功夫再和我比。你是见识过他的本事的。他射术高超,一把吞日最多可搭九支翎箭,无一虚发,那准头堪比吕奉先辕门射戟,养由基百步穿杨。但他最厉害之处,并不在武艺,而是我师父并不外传的兵器铸造。”叶修语声由轻到重,最后俨然带了骄傲之感。

“自铸出吞日,他便对兵器锻造入了迷,除了练习箭术及与我比试,每日只躲在师父房中研读《考工记》这类书籍,简直如痴如狂,只说要继承师父衣钵,铸出一把绝世神兵。我初时不以为然,直到那日我在炉中见到了千机伞。”叶修如同陷入当日情景,语声满是激动惊奇,一如韩文清初见千机伞时的模样。

“我们约好一齐下山,立世扬名,铲除奸邪。当日千机伞并未完全铸成,尚有未能磨合顺畅之处,便没能将它带下山。临下山之时,师哥极为不舍,他说,待他想通此中疑难,就马上回来重铸……不过很可惜……他没能见到千机伞此时威风霸道模样……

“我们虽然时常斗嘴,互不相服。但他确实是我这一生除了师父以外最亲近最敬重的兄长。”

叶修默然,韩文清也知他是想起苏沐秋少年枉死,心中伤痛,情难自禁地拥他入怀。他不便追问苏沐秋的死因,只轻拍他后背,叶修并未挣扎,将下颌搁在韩文清肩头,二人静静相拥。

奇诡多变,如同世事难料,才算千机,当真令人感慨万千。


*一写韩叶我就肾亏………………死鱼眼状………………

评论(11)
热度(58)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