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韩叶】江湖诡话(32)

杭州城东有条乌衣巷,巷道狭窄曲折,幽深之处有个极小的茶馆,地方不大,厅内仅有五张红木八仙桌,客满也仅能坐下二十人,在当地却甚是有名。

上好龙井再加上清晨时分的虎跑泉水,馆主又是此中行家里手,世代精修茶艺,泡出的茶水馥香浓郁,甘醇怡人。

陈姓馆主年事已高,此生爱好除却泡茶,便是讲书。平日里常讲的都是些流传广泛的民间故事。或是陈塘关哪吒闹东海,或是虎牢关三英战吕布,或是咸阳宫荆轲刺秦王,或是东征路薛礼摆龙门。这类传奇家喻户晓,本是平凡,但那馆主讲来绘声绘色,语态动人,高亢激烈之处如烈马狂奔,低沉叹息之时似秋风悲鸣,令人沉浸其中。

杭州城内民宅林立,巷道横竖相交。那茶馆地势偏僻,熟客尚得东绕西拐好一阵路才寻得见。饶是如此,一间小小竹厅仍是每日被挤了个里面三层,甚至外地不少文人雅客亦慕名来品茶听书,好不热闹。

馆主膝下惟有一女,单名为果,年过花信之年尚未婚配,常引得邻里交头附耳。并非相貌丑陋,反是容貌娇艳,冠绝城东。只是性情本就天真泼辣,又常听父亲讲些金戈铁血,侠义豪情,渐渐生出须眉气概,相交遍布三教九流,也令不少原本思慕的男子止步不前。

馆主辞世之后,这间茶馆便由女儿陈果继任打理,她说书之精彩丝毫不逊于先父,又交游广阔,茶馆门厅非但未冷清,却是愈发热闹。

陈果识得的朋友中又有不少混迹江湖,知她好听故事,常常讲些武林逸闻逗她开心,以抵茶资。譬如黄少天剑挑连环阵,肖时钦机关斗群狼……此般英伟人物,如此惊世传奇,竟与自身存于相同时代,相比之下确是比历史话本小说更令人着迷沉醉。

但,世间风流人物无数,陈果倾心敬佩者,唯一人,便是那嘉世的长枪斗神叶秋。她闻他杀人无数,却无一不是该死恶徒;她知他收钱办事,却又有个绝不出手的“三不杀”。那人双手染血,却绝不仅是个逞凶斗狠的冷酷杀手,隐隐之中竟有为民除害之侠骨仁心。

朝中虽有律法,但当政混乱,上行下效,民间又盗贼四起,横行扰民。霸图在明,以律法惩奸佞。嘉世在暗,以利器驱邪恶。两方相斗多年,却也有相谐之处。

侠者,丹心也。仁者,大爱也。

 

渐渐,她已不再说那些前朝往事,竟是将各处听来的豪气故事整理汇编成本,名曰《诡话江湖》,再说给其他人听。其中王杰希、黄少天、韩文清等各家高手皆有单独篇章,叶秋的生平故事更是有整整三卷之多。

 

这日天气晴好,风朗云疏。陈果在馆中说到《千波湖斗神一敌百,大峡谷巧设巨石阵》。这一话说的是叶秋树敌众多,被对头追踪围至千波湖,对方人数逾百,极难正面相抗。他非但武艺高明,更是胸中计谋万千,竟从水下遁走,又将人引入湖对岸的一线峡谷。那路陡峭难行,仅容一人侧身通过,待得对方全体进入,滚滚巨石从天而落,砸得追兵哭爹喊娘,作鸟兽狂奔状。

才说到叶秋在水中游了数十丈,一干人听得双瞳收缩,鼻孔大张,却听老板娘一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今日便只说到此处。众人虽是意犹未尽,也见天色渐晚,付了茶钱只说明日再来听书,还有熟客待人散尽后偷偷嘱托陈果预定明日的位子。

 

陈果与店内伙计吃过晚饭,再将店内打扫,使桌椅归位,天已渐渐黑了。屋外风声愈响,竟慢慢下起雨来,间或夹着雪花乱飞。

“笃笃笃”的声音从窗处传来,陈果不以为意,只当是恼人的风声。

一声炸雷响起,闪电张牙舞爪,撕开蓝黑色的天空。陈果只觉眼前一亮,窗外竟真的站了个人。

“有人在么?”男子声音响起。陈果指示伙计前去开门,自己点上两盏油灯。

来人是个青年男子,两手空空,衣衫半湿,雨水顺着乱发落上面颊,一脸倦容。

“老板娘?”他一眼便看出陈果是这里当家,款款作了个揖道,“在下家中遭逢变故,被驱逐至此,屋破逢雨,可否收留一晚,明日雨停便走。”

陈果朝他上下一打量,这人生得白净,双眼有神,气质温和,又无兵器傍身,不似恶人。

“离家出走?”她斜睨他一眼,挑了挑眉。

“族中生变,长兄容不下我,将我赶出家门。”男子叹了口气,神色落寞。

陈果点了点头。

 

大户旺族之中常听到此类丑闻传出,无非是为了财产之争。嫡出容不下庶出,长兄容不下胞弟,反目成仇大打出手。

看这人如此狼狈,袍子下摆也被人撕去一截,想必是受尽亲人挖苦欺凌,雨夜狂奔,一路至此。她心中不忍,也不想再问。厅后尚有一间柴房空着,每日烹茶烧火之用,她拿了干净被褥,领他过去歇息。

狂风暴雨,一夜无事。

 

第二日,陈果起身之时雨已停住。窗外枝叶青翠欲滴,鸟声宛转清亮。

她记挂昨日那人,穿戴收拾好便走了一遭柴房。被褥被整整齐齐叠了放在旁边的凳子上,那青年男子人却不在,想是天没亮便走了,兴许是去投奔亲戚叔伯替自己讨公道。

馆中一如既往围满了人,喝茶倒是其次,见她进来,只催促她速速开说下一话。

陈果欠了欠身,便开始讲那后续故事,巧设落石阵这节只听得宾客热血沸腾,拍案叫好,震得茶水都泼了一地。

一话说完,她喉中微渴,刚想唤小二倒杯水,已有一盏香茶递到眼前,竟是那青年男子。此时他已将长发梳起,极为精神,笑盈盈模样。

“你还没走?”陈果问。

“为谢收留之恩,我清晨去河边挑了两缸水。”男子道,“刚回来正要告辞,正巧听见老板娘在说书,实在精彩之至,便忍不住听到此时。”

“那是!叶秋行事虽邪异,要我说,却是一等一的真豪杰!敢杀别人不敢杀的恶贼!敢做天下人不敢做的事!”陈果暗暗得意,她以为他说的精彩不过是故事。

“老板娘见过他?”男子问。

“自然没。他对头太多,多少人欲除之而后快,怎能轻易露面!”陈果道。

“我听说他每杀一人,都要收白银千两。老板娘又怎么知道他杀人是为正义,而不是为敛财。”

“我怎么不知?他有个三不杀的规矩你知不知道?而且他收的银子都用来赈灾了!”陈果美目圆睁,竟然有些生气。

男子微微一笑,不再多说话。

“要我说,天下就该多几个叶秋!将那些狗官一并杀了!给大伙儿出口气,你们说对不对?”陈果双手叉腰,扭过头道。

“老板娘说得没错!”“太对了!”……厅中众人纷纷起身,拍掌鼓噪。

 

“我已无处可去,不如收我做个小厮?挑水烧火都不在话下。”

“……”

“不要工钱,只要食饱三餐,再加一个柴房睡觉。”

“……”

“老板娘的故事说得委实精彩,若是走了,也不知何处还能再听到叶秋大侠的故事。”男子摇头叹气。

“那就留下吧。”


评论(10)
热度(82)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