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叶黄】南来北往(中)


一叶之秋的名气究竟有多大?游戏里有七十个副本,二十四个通关纪录都是有一叶之秋参加的队伍,其中好几个的前三名还是他刷新自己纪录的结果,甩开后面的队伍半分钟以上;竞技场的胜率排行榜上,一叶之秋当前胜率百分之百,是唯一一个没有败绩的玩家;荣耀的官网论坛里,玩家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是一叶之秋在一线峡谷击杀野图boss浪人奥磐,一套长达三分钟的连击动作仿佛开了挂,流畅得令人目瞪口呆。

这个账号在游戏里的名头太响亮了,很多玩家可能不知道荣耀游戏的老总是谁,但没有人不知道一叶之秋这四个字。

荣耀原本有二十四个职业可供玩家选择,根据官方提供的信息,每个职业都有很精彩的玩法,并没有明显的强弱之分,而且合理的职业搭配能在团战中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黄少天创建账号的时候根据个人喜好选择了剑客,他本以为凭借英朗的面容和潇洒的着装,这应该是个很受欢迎的职业,结果从新手村升到二十五级,根本都没见到有多少玩剑客的,以至于有一次他看见一个鬼剑士差点都激动得要扑上去认亲了,虽然分支不同,但好歹都是剑士系的。

经过黄少天一个月的犀利观察,他发现这个游戏里的玩家职业分布严重不均衡,虽然没有官方大数据支撑,但是每次下本都一次来三四个战法,一个小时却等不来一个奶妈,这已经不能算是巧合了,根本像是一头撞进了战法的老窝。后来他闲着没事去逛论坛,发现战法太多真的不是他的错觉,闲聊区的玩家中有一句很著名的调侃:"奶T少成狗,战法遍地走。"

网游里的攻击职业一向是热门,荣耀里的剑客、拳法家和流氓都是优秀的近战得分选手,但为什么偏偏战斗法师如此炙手可热?原因只有一个,各种活动和纪录排行榜的榜首都被一名叫作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霸占着。网上流传着好几个他的个人操作剪辑,搜索引擎里随便输入个荣耀关键词就能找到,比官方的宣传视频还要精彩。新玩家看了这类视频,往往会产生战法的实力和可玩性远高于其它职业的想法,自然在创建新号时会偏向于这个职业,造成了游戏中战法玩家远多于其它职业的怪异现象。


也曾人质疑过,视频里一叶之秋的许多动作组合根本无法实现,他们怀疑这个账号只是官方的GM号,或者根本就不存在这个账号,只是一个游戏方用来增加热度和吸引人气的噱头。

面对质疑,一年前有人上传了一个一叶之秋早期的竞技场视频,双方都还未满级,一叶之秋的对手是个叫断水流的剑客,头戴青阳冠,脚蹬踏月靴,身批流云披风,手持灵蛇剑,这身装备都是从商城里以真金白银购入,价格不菲,属性也相当不错,可见这位断水流是个非常舍得给游戏砸钱的玩家。一叶之秋比对方的等级低了两级,身上装备豪无过人之处,都是来自副本掉落,手上还是一把不怎么起眼的紫武。 

两人似乎是在抢boss的时候产生了什么误会,约到竞技场来一较高下,断水流本来提议开竞技场修正,一叶之秋却说不必,断水流得了便宜自然也不拒绝。二人PK开始,断水流手上剑光闪烁,一招三段斩先发制人,一叶之秋似是被对方气势骇住,并不迎敌,只是边退边闪。断水流越战越勇,大招一个接一个地放,游戏特效不断,屏幕上剑影重重,光华万千,乍一看他已经占尽上风。但黄少天看出来,虽然断水流的攻势凶猛,但一叶之秋判断准确,操作灵敏,令前者的攻击十有八九都落了空。

果不其然,一叶之秋起初的闪避只是试探,他摸清对方底细,很快就反守为攻,他的动作实在太快,招式衔接如行云流水,断水流几次要出大招都被他生生打断,后来他瞅准对方处于CD时间无招可用,直接跳到对方近身,手中战矛递出。断水流大概是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招打懵了,居然立在原地没有动,被一下捅了个正着,不过即便这时他反应过来要闪避,也已经跳不出对手的攻击范围了,一叶之秋把他所有可能的退路都算好了。紧接着又是一招圆舞棍,断水流被战矛猛地一甩,抛上了半空,趁着对方未落地,一叶之秋又打出一套招式组合。天击和龙牙,都是战斗法师的基础招式,伤害有限,但前者可使对手浮空,后者有附加的僵直属性,组合起来的控制效果完全令人大吃一惊。

黄少天曾经在副本里见过其它战斗法师用这样的组合技,但一般十段连击就结束了,像这样的操作是非常耗费精力的事,不但需要爆手速,还需要玩家心态极其镇定,否则很容易被打断。原来这套很流行的招式组合的祖师爷就是一叶之秋,此时断水流在半空中像个被抛来转去的沙包,毫无还手之力,角色旁边的血量条在直线下降,一叶之秋在用这套招式组合时,还用上了狡猾的角度控制,扰乱对方在空中的视角判断。在双方等级和装备均不对等的情况下,断水流的帐号变成灰色时,一叶之秋的血量还有百分之七十。

黄少天有点看傻眼了,这个一叶之秋太厉害了吧!这是PK吗?根本是吊打教做人嘛,而且最后那十秒的平均手速得上三百了吧。如果是自己,刚才那个天击能避开吗?自己能在这么密集的连招中找到落地的视角吗?

他一边想,一边把右腿屈上了凳子,按下播放键,目不转睛继续往下看。两人总共打了三场,经过第一场的预热,后面两场根本毫无悬念,一叶之秋始终气定神闲,游刃有余,断水流被破了气势,再出招的时候已经露了怯,他自乱阵脚,越打越没有章法,各种招式胡乱一扔,像无头的苍蝇,命中非常低,到最后他自己估计也觉得丢人,连招呼都没好意思打,就直接登出下线了。

黄少天看完这个视频,不由哇哇大叫,满脑子都是"我靠这个战法好强""这种技术是怎么练出来的""这个一叶之秋是人吗是人吗是人吗"。他转头一拍大腿,不对!自己是个玩剑客的,这个视频里被吊打的也是个剑客,自己怎么能搞对家崇拜,涨对方志气灭自家威风。而且那个断水流也太没出息了,打三局就跑路,简直是剑客中的耻辱!

黄少天又把视频来来回回看了五遍,仔细研究一叶之秋的每个动作,代入他的心理,想着如果自己是他的对手,要怎么化解攻势,避开他的套路,他在电脑前一边看一边比划,足足看了半个小时,连他妈喊他吃晚饭都没听见。


这视频是什么人上传的?黄少天心中一动,滚了两下鼠标,把贴子往下拉,看到第十层回帖里楼主居然自曝是断水流本人。他两年前跟一叶之秋打竞技场,听说不用竞技场修正,觉得对方是个傻子,内心充满嘲讽,想暴打对方然后录了像传给其他朋友看,却没想到对方是个绝顶高手,为他打开了游戏新玩法的大门。他羞愧不如,放弃了那个用人民币堆砌的小号,倒戈阵营从头练起了战斗法师,后来还摇身一变成了一叶之秋的粉丝,看到有人质疑一叶之秋这个帐号的真实性,这才把之前的视频传了上来,这个楼主全程都在吹捧战神一叶之秋,姿势堪比娱乐圈水军,还感慨自己是"弃暗投明"。

黄少天目瞪口呆,忽然感觉这个楼主帐号有点眼熟,这才想起半个月前自己本着交流的初衷来刷官方论坛,误打误撞进了几个一叶之秋的黑帖,贴里都见过这位仁兄的身影,他每次都第一时间冲上前应战,维护偶像名誉。

这个视频贴翻了二十多页,评论几乎是清一色的"壮哉我大战法",还在战斗法师的分区被加了精华,可见一叶之秋在玩家心中的影响力之大。黄少天不免嘴角抽搐,根据他玩竞技场的经验,战法这个职业本身并没有数据上的的高人一等,荣耀里玩战法的基数大,黄少天遇到这个职业的的玩家自然也特别多,到目前为止开了修正的都是他的剑下败将。这个职业的强大,只是部分玩家的错觉,但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为这个职业赋予了一层骄傲而传奇的光环,无疑是这个名叫一叶之秋的玩家。

出于好奇的心理,黄少天又在战法区把所有能找到的一叶之秋的视频都找出来看,仔细观察他的每一个操作。虽然一叶之秋玩的是战法,但黄少天相信,如果他玩剑客一定也会有不同反响的表现,因为天赋是相通的,就像玩乐器的大师也能轻松学会并玩转起他乐器。只不过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只能专注一个感兴趣的领域。

要是将来有一天自己遇到这个一叶之秋,一定要打爆他,以正剑客之名。黄少天这样想。

然而不服气归不服气,这个豪气万千的念头在当时也就是随便想想。像一叶之秋这样的老玩家,早就通过试炼进入了神之领域,黄少天创号是在荣耀新开服的第四区,他需要先升到五十五级,才有机会进入神之领域。而就算进入了神之领域,游戏玩家这么多,官方爆出来的同时在线人数曾突破过五十万,也就是说总人数保守估计也有一百万,神之领域起码有十万玩家。人海茫茫,就算蹲点也不一定有好运,哪能说遇上就遇上呢?


黄少天哪里想到如此机缘巧合,还真让他遇上了一叶之秋,这个游戏里的传奇王者,这可能跟现实里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差不多了。角色资料中的一叶之秋发型利落,四肢被银色铠甲裹住,肩上披着鲜红的披风,手上拿着一杆乌沉沉的战矛,整体造型英姿飒爽,充满力与美感,必须承认,游戏方在角色建模上是画了血本的。

黄少天还在看一叶之秋的装备信息,底下又弹出两条消息,他点开一看,都是一叶之秋发来的好友申请,黄少天想了想,心情复杂地点了通过。荣耀游戏和普通网游一样,不具备跨服组队的玩法,但是因为开发了全服相通的竞技场,所以跨服加好友是可以实现的。

过了一会儿,一叶之秋发来一条消息:"信了吧?这是我自己的号。"

"信了你的邪。"黄少天翘着二郎腿,健指如飞:"啧啧,原来你就是那个欠揍的一叶之秋,那个欠揍的一叶之秋就是你啊!"

一叶之秋回复:"怎么着?哥的大名是不是如雷贯耳?"

黄少天切了一声,发了一连串呕吐的表情过去,他从第一次跟风梳烟沐下副本的时候就很想发这个表情了,但是当时以为对方是个妹子,碍于绅士风度,硬是憋了下来,现在对方变成了个大男人,就不必顾忌那么多,想发什么表情就发什么表情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一叶之秋非常无辜:"讲道理啊,少侠我跟你无冤无仇,怎么就欠揍了。"

夜雨声烦:"奶T少成狗,战法遍地走,别告诉我你没听过这句话?一拉队伍,满屏空降都是你们战法,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打本了?罪魁祸首可不就是你?"

一叶之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胡乱扣锅。"

黄少天心想你这根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好吗,他想了想,把战法论坛里的那个视频链接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一叶之秋:"我都没发现我当年这么帅的。谢谢啊,收藏了。"

黄少天简直无语了:"靠!好意思吗你,都是因为这个视频,害得我们剑客天天被地图炮,说我们技能垃圾,脆皮,秒跪。"

一叶之秋:"讲道理,他来求虐,我当然要成全他。"说完还补刀一句,"说真的,你们剑客真的挺脆皮的。"

夜雨声烦:"我靠之前只是觉得你自恋,没想到你根本是自大。话不多说咱们竞技场见!PKPKPKPKPKPK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不脆皮的剑客!"黄少天牙根发痒,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如山响,马上就点开了竞技场,开了个加密的房间,发了邀请给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怎么着,动作这么快,你也想求虐?"

夜雨声烦:"切~话别说太满,谁虐谁还不一定呢?吹牛皮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一句话,来不来?"

一叶之秋:"好啊。"


"一叶之秋接受您的邀请。"

"一叶之秋已加入房间1314。"


夜雨声烦三十七级,一叶之秋七十五级,如果是系统随机匹配,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差距这么大的两个人放在同一个竞技场,如今这两个人站在房间两头,怎么看都觉得不太对劲。黄少天觉得自己跟其他新手玩家相比,身上装备已经算是鹤立鸡群,手上的新月剑更是一把令许多人羡慕的稀有橙武,现在跟叶修站在一起却完全不值一提。一叶之秋手中的却邪,在资料里是一把全黑的武器,然而在游戏里却被凛冽傲然的银光环绕,散发出杀伐之气,显示出自己不一样的武器血统。

黄少天眯着眼睛盯着却邪看了半天,直接开了麦:"你手上的武器是自制的银武?"

荣耀里的武器有三种获取方式,第一种是在商城以游戏币直接购买,第二种是去打怪,副本和野图boss都有一定几率会掉落武器,怪的等级越高越稀有,打完掉落橙武的几率越大,属性也越好。最后一种获取方式是自制,官方没有给出任何武器机关图,这个锻造系统全凭玩家自己发挥,玩家可以投入任意材料,任意数量,每个人都有可能造出一把独一无二的武器。

然而自由度很高的另一面就是失败概率也很高,大部分玩家对投入和产出的关系都不具备深入的研究,不合理的材料搭配,不平衡的配比,都可能是造成锻造失败的原因。即使是资深玩家,也很难提出一套明确的理论和计算方法,都是通过反复尝试来调整方向。而且武器自制对材料的消耗非常大,如果背后没有公会支撑,单打独斗的玩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自己什么时候能造出一把银武武器?黄少天承认自己是羡慕的。

一叶之秋开了麦,没有否认:"嗯,自制。"说完还操控者着角色晃了晃手中的缺邪,摆了一个非常耍帅的姿势,戏谑道,"怕了没有?"

黄少天才不吃他这套:"你这么虚张声势,我看怕的人是你吧?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是竞技场全胜的大神,我就一个刚玩荣耀一个月的新人,输给你是正常的,我又不吃亏,但如果赢了呢,嘿嘿,就是破了你的不败纪录。"

黄少天说话不卑不亢,又句句在理,倒让一叶之秋刮目相看了,他笑了笑说:"小鬼嘴炮很厉害啊!成年了没?我不会看你年纪小就手下留情的,待会儿输了可别哭鼻子啊。"

黄少天早过了发育阶段,但是他音色健气,说话又有几分上扬的尾音,听着就显得年纪小。他很在意,刻意,于是刻意压了压嗓音:"你个混蛋一叶之秋,哭你个大头鬼啊!别费心思了,激将法这种东西对我没用,你洗干净脖子乖乖等着受死吧。还有啊,我年纪肯定比你大,来,叫哥哥!"夜雨声烦在竞技场里跳了两下,一手拔出新月剑,一手大拇指抹了抹鼻尖,摆出个叫阵的造型。

他嘴上不依不饶,其实心里却明镜一般,橙武和银武根本天差地别,竞技场能修正和他一叶之秋之间的等级差距,却弥补不了武器上的劣势。但是两人已经进了竞技场,总不能开车开到一半,临门一脚刹车喊停吧,那跟断水流临阵脱逃有什么分别?还是那句老话,男子汉大丈夫,输什么都不能输阵,硬着头皮先上了再说。

一叶之秋:"还真打啊?"

黄少天心一横,十分硬气地说:"当然啊!快点快点别婆婆妈妈,打完收工!"

一叶之秋没说话,只轻轻笑了两声,他手腕一抖,手上那杆银光闪闪的却邪忽然不见了,换成了一把紫武。黄少天听见耳麦里发出了沙沙的声响,一叶之秋的声音非常懒散,带着一股意味不明的邪气,他只说一个字"来",黄少天就感觉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他稳住情绪:"喂!你这是几个意思?放水吗?"

一叶之秋:"没有啊,只是不想占你便宜。不然我包里还有一把木制的战矛?"

黄少天:"⋯⋯算了,就不该跟你废话!先打再说,小心了,看我三段斩加落凤斩!"


那场PK的结果当然是黄少天败了。

夜雨声烦仰面躺在地上,名字变成了灰色,一叶之秋背对着他站立,还剩下一半的血量。

黄少天的视角和夜雨声烦一样,他看不见一叶之秋的脸,只看见游戏空间里灰色的天空。虽然自己才玩荣耀没多久,想战胜眼前这个传说中的斗神根本是痴人说梦,但是人总要有梦想,而且不管怎么说他也把一叶之秋的视频研究了好几十遍,为什么打起来跟说好的套路不一样呢?这一刻真真切切地败在对方手里,他心里还是有一丝失落。

"好了。打完,收工,下线。"一叶之秋说,"怎么,还不起来?"

"等等等等!才打了一局,我这刚活动开筋骨,还没找到节奏呢,再来一局!"黄少天本来躺在地上郁闷着,听说一叶之秋要下线,也不挺尸了,立刻一骨碌爬了起来,"刚才大意了,让你钻了空子!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一叶之秋:"改天吧。今天我有事,得下线了。"

夜雨声烦:"哇真的假的?赢了就要跑,哪有这个道理,怎么说也要打个五局三胜?"

一叶之秋:"今天是真有事,有机会的话下次再找你一起打本。"

黄少天有些泄气:"你是一区的吧?这游戏跨服不能组队,哪还有机会一起打本啊。"

一叶之秋:"哦对,忘了。那我在神之领域等你。"

黄少天看对方不像说谎,挽留也没用了,只好故作潇洒地说:"行吧,好走不送啊兄弟!下次再找你来讨回场子!"

TBC

评论(10)
热度(101)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