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群星闪耀(四)

韩文清心事重重,只顾顺着青石路往前走,路上的雪铲得不算干净,他一不注意就错过了分叉口,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走错路,竟不知不觉来到了嘉世的宿舍楼下。霸图的宿舍在北边,和嘉世是完全不同的方向。韩文清有些无语,感觉出了差错的不只是眼前这个世界,还有自己。

他转身要往回头,遇见迎面而来的嘉世队员张家兴。他刚从基地的超市回来,两只手拎满了东西,都是吃的零食,服装和日用品都由联盟定期发放,但是不包括零食。他看见韩文清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堆起了笑容:“韩队,您怎么到我们宿舍楼来了?”

韩文清没想到怎么回答,只是摇摇头,他总不能说我晕头转向就走到这里来了。

 张家兴见他表情严肃,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狐疑道:“您是找人?”

韩文清顺着他的话点点头。张家兴随口说:“哦,是找我们队长吗?”

韩文清一愣,忽然心里有了个主意,叶修凭空失踪,孙翔摇身一变成了嘉世的队长,两件事之间必然有联系,从其他人身上找不出什么线索,要还原事情真相,切入点恐怕还要落在孙翔的身上。

他对张家兴说:“嗯,你们队长在吗?”

张家兴说:“应该在吧,我半个小时前下楼时他还在宿舍里。”

韩文清点头:“那好,走吧。”

他转身时瞥一眼张家兴手上拎的东西,张家兴以为他是要帮忙,有些受宠若惊,忙说:“不用麻烦韩队,我自己能拿。”却听他说:“少喝可乐,容易骨质疏松。”


韩文清与张家兴进了嘉世宿舍楼,上楼时张家兴试探问道:“是不是上面有什么重要的通知?您还亲自跑一趟。”

这个时代的通信方式多种多样,手机电脑全息投影,比直接会面高效得多。许多谈恋爱的小情侣夏天懒得出门,在家里连上网络信号,戴上VR眼镜,瞬间就能和恋人在虚拟城市里约会,既节约时间成本,又省下了奔波后一身汗味的尴尬。韩文清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找到孙翔,张家兴想破头也想不出韩文清怎么会来嘉世的宿舍楼。

韩文清不答,反而问他:“你们队长平时在宿舍都做什么?”

张家兴张口道:“队长喜欢看书,除了出任务和训练,他就喜欢待在宿舍里,有时候一天都不出门……不过这几天好像变了,迷上了这个,手机游戏。”

韩文清想了想,说:“年轻人,可以理解。”

张家兴脱口而出:“什么年轻人,我们队长跟您是同一年出生的吧。”

韩文清看他一眼,淡淡地说:“是吗?孙队长看起来可不像属虎的。”

张家兴一愣,看着韩文清的侧脸有些犹豫:“是吧,不太像属虎……奇怪,那我怎么会记得他也是属虎的。”

韩文清若有所思:“可能你把他和别的什么人记乱了。”

张家兴有些尴尬:“哈哈,我记性不好,这件事您可别告诉我们队长。”

韩文清答应道:“好。”


张家兴觉得韩文清的脸色好了许多,至少是看不出喜怒的平静,刚才在楼外隔得老远便见他眉头紧皱,似有心事,昨天在礼堂更是没来由地露出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他一直有点怕韩文清,但其实他的怕里又带了几分敬。韩文清的脸上很少见到笑容,处事风格铁面无情,甚至有人夸张地形容,说离他一米之内都是肃杀之气。

五年前有位姓吴的将军把侄子领进基地,观看机甲部队的训练,他看完对机甲饶有兴趣,想亲自试一试驾驶的乐趣,又点名要大漠孤烟。那将领去找韩文清,却被一口拒绝,韩文清只说了一句不是什么人都能驾驶机甲。将军当然知道机甲需要靠神经连接进行操作,即便韩文清同意,他也不敢让侄子冒大风险,解释说不需要连接神经,也不必真的驾驶,只要带他进驾驶舱去参观一下,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韩文清一点情面不留,冷冷地说:“它是上阵打仗的战士,不是游乐场的玩具。”那位将军的脸瞬间垮下来,韩文清表情纹丝不动,只当看不见,当时冯宪君在一旁作陪,也有些尴尬。

三个人三种表情,被当时在场的所有霸图队员和虚空队员看在眼里,这件事通过后者之口描述起来栩栩如生,联盟无人不知。好在吴将军自知理亏,后来也没找韩文清的麻烦,就算他想找,也很难从作风严谨的韩文清身上挑出毛病。张家兴刚被选入联盟时也听说了这事,他目瞪口呆,对韩文清充满崇敬,但要是让他去霸图他又是畏惧的。最后他被通知分到了嘉世,松了一口气之外又不禁有一丝失落,然而他去了嘉世,却发现……

张家兴忽然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了,像是一本书,被人撕去了开头最重要的一页,他心里有些慌张,想说些什么,一抬眼发现已经爬到四楼中间。韩文清的步伐比他大,超过他好几阶,快到五楼,张家兴忙说:“我们队长住五零九,在……”他话没说完,韩文清已经向左边一拐,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张家兴愕然,不由自言自语:“他怎么知道五零九在左边。”

正常宿舍楼的房号都是按数字顺序排列,每层有十间,左边从一到五,右边由六到十,但是嘉世的楼偏偏与众不同,按单双号划分,左边是单号,右边是双号,第一次来的人经常找不对房间,要以此琢磨一番。韩文清却轻车熟路,仿佛来过许多次,然而张家兴在这一层住了五年,怎么都记不得曾在这里见过韩文清。


张家兴大迈步跃上五楼,追上韩文清,二人一同走到五零九的门口。大门没关,大敞着通风,正对面是一扇窗,也开着,两边空气对流,风里还带着雪化的寒冷。

韩文清站在一旁,张家兴上前敲了敲门,说:“队长,有人找。”见无人回应,又提高嗓门,“是霸图的韩文清队长。”

孙翔正半躺在床上,两手端着手机,他没脱鞋,一条腿慢悠悠地荡着,嘴里嘎嘣嘎嘣地吃着薯片,含糊地应道:“进来。”眼睛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屏幕。

张家兴说:“那我先走了,你们聊。”便拎着两大包零食像只企鹅一样离开。

韩文清走进五零九房间,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韩文清不由吸了吸鼻子。他目光炯然,逐一扫过房间里的每一处角落,如果说叶修是他的记忆编造出来的幻觉,那这场幻觉里的细枝末节实在过于丰满真实,他记得嘉世大楼里的格局,记得五零九房间的摆设,虽然来的次数不多,但这里每一件物品的位置都与他的记忆相符,唯独此间主人换成了他人,一切仿佛就在昨天。孙翔玩游戏玩得聚精会神,也不主动招呼韩文清,由着他在房间走动。

窗户的左边有一排四层书架,上面的书籍排列得很整齐,大部分是历史和军事相关,还有一些围棋棋谱的古本。书架是镂空式样,没有任何遮挡,书上却不见有半点尘埃,显然主人经常翻阅。在部队里看到军事书籍很正常,但是围棋棋谱在这个时代却是十分稀有之物。围棋是中国传统艺术,讲求运筹帷幄,谋定而后动,近代作为竞技项目出现在国际比赛中,曾经引人注目,大放华彩,但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而走上下坡路,渐渐被人遗忘。

在韩文清的记忆中,他第一次见到有人收藏这么多棋谱时大为讶异,更令他吃惊的书籍的主人一直锋芒毕露,怎么看都觉得不像会对围棋感兴趣的人,在他看来,围棋需要十分沉得住气,步步为营。叶修对他的偏见毫不在意,如数家珍一般谈起棋局和棋坛逸事,其中不少真知灼见,韩文清虽不懂棋道,却听得认真,不但咂摸出几分围棋的乐趣,更由此联想到战场上的战略,犹如醍醐灌顶。

韩文清的手指从那些背脊发暗的书本上掠过,他随手抽出一本,翻了几页,又塞回去。他的目光在书架逡巡,最后落在最下方一本毫不起眼的册子上,那册子很薄,夹在两本厚厚的书本中间,书脊上的字几乎已经看不出来。韩文清抽出来翻开第一页,竟是本诗集,他心里微微一动。书页很软,被翻过很多次的样子,韩文清手指拨动,很自然就翻到了中间一页,因那页里夹了一枚书签,是用绿叶做成的标本,水分已被烘干,脉络清晰可见,颜色还很新鲜。

“除了通过黑夜的道路,人们不能到达黎明。”韩文清看着那一页印刷的文字怔住,耳畔似有远雷响起,又似窗外有雨落下,仿佛空间变换,置身于旷野中得见电闪雷鸣。吞噬万物的黑暗被光束撕开一道口子,又渐渐合拢,那白光绚烂夺目,照亮天地,又被这黑暗吞没了,二者像是在进行一场漫长的博弈。


韩文清扬起手上的诗集,问:“这本书能借给我吗?”

孙翔仍在打游戏,无暇分心,也不管韩文清拿的是什么便答应道:“送你了,不用还了。”

韩文清道声谢谢,把册子揣进口袋。他又忽然想起什么,朝着书架走了两步,把背后的窗帘抽了出来,他捏起窗帘的一角,双眼不由聚起精光,左下方有一个很小的洞,像被烟头烫出来的痕迹,因这一角被压在书架后面,不太容易被人发现。

韩文清说:“你抽烟吗?”

孙翔说:“不抽,干嘛?我房间里没有烟味吧。”

韩文清说:“没有。”他在这间房间待了不到五分钟,心中所想已然万千。

他不动声色地走到孙翔身边,见他正在玩贪吃蛇,手指灵活,反应敏捷,蛇形已经绕了好几圈,盘踞了大半的屏幕,朝着空地一点点地挪动。韩文清忽然说:“下午四点钟,打一场。”他语调平平,说出的话却像是王的号令,有种不容反驳的力量。

孙翔如同听见不可思议之事,倏地抬头:“ 你说什么?”他这一分心,贪吃蛇已撞到了障碍物,扬声器里出现了Game Over的音乐声。

他有些懊恼地把手机扔到床上,穿上鞋跳了起来,他站在韩文清面前说:“单挑吗?”

他年少轻狂,自觉认操控技术一流,很少有放在眼里的人,霸图的韩文清队长素有猛虎之称,联盟人人敬佩,却是出了名的难以接近,很难想象他亲自来自己宿舍竟是为了下战书,令孙翔心中得意,不由邪气一笑。

韩文清看在眼里,脸上神情半点不动,他一边走一边道:“时间既然是我决定,地图就由你来挑。”

  

孙翔选的是本周刚发布的新地图,名叫格林之森,对战地图不是虚拟生成的,每一张都是采集真实数据绘制而成,尽可能地还原地图原貌,高山,峡谷,盆地,沼泽……为的是培养队员对不同环境的适应和反应能力。这次系统更新时韩文清还躺在床上输液,一次都没有进过这张地图,但是森林属于比较常见的地貌,无非是树木密集,行动不便。

韩文清三点半来到机甲仓库,更换驾驶服后准备进行连接操作,想到上一次的排斥反应他有些在意,好在这一次的连接过程很顺利,没有任何出现上次的情况。他从最新发布的地图列表里找到格林之森,准时加载,顿时感觉眼前一暗,周围场景变换,生出虚拟的视觉效果。

大漠孤烟站在一片密林入口,韩文清倒吸一口气,为眼前所见惊异,这里简直不似人间境地,树木非常高大,目测有百米之高,他借助大漠孤烟的身高仍要仰头才能看见树梢,树干的粗细也和两个大漠孤烟拼在一起不相上下,韩文清有种自己来到异世界化身矮人的错觉,难怪这里被命名为格林之森。这些树的树干笔挺像桉树,顶端却有阔大的树冠,一棵连着一棵,将头顶的阳光遮去八成,林中光线昏暗,显得鬼气森森,幽暗非常,从里面忽然跳出一个情面獠牙的史前怪物也不为奇。世界上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吗?韩文清想,打完这场要回去搜索一下。

树木排列整齐,像复制而成的阵型,不知道面积几何,经过韩文清的观察,这里不仅有纵向的压迫感,更有一种横向无线延伸带来的晕眩。孙翔是个聪明人,一叶之秋是轻型机甲,比起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在这种地形上的行动更有优势,无论是转身还是急停,都更容易控制。他的意图一目了然,要将大漠孤烟置于防守的一方,由自己主导这场对决的节奏。

机甲的优势本来在于体型和力量,然而在格林之森中却被大幅削弱,四面八方几乎完全一样的视野会给驾驶员带来错误判断,尤其是第一次进入,而且阻碍物过于密集,雷达和声波在这里也派不上用场。韩文清很清楚自己在这张地图中面临的困境,如果如对方所愿把主动权交出去,一味防守总有疏漏,非但没有取胜的可能,恐怕也达不到他主动找上孙翔的目的。想到这里,他目光闪动,眼中似有一场风暴即将卷起。


两分钟后,一叶之秋出现在地图里,它的机体涂装采用红白二色,在森林的阴影下非常醒目。韩文清见到对手出现,瞳孔不由收缩,他的身上微微有些发热,斗志升起。孙翔一进地图,就操纵着一叶之秋往林子深处冲去,他的速度很快,  

跑起来四周的土地都在震动,树叶沙沙响起来,韩文清二话不说便让大漠孤烟追了上去。一叶之秋在密林里左右绕动,韩文清紧跟其后,他几次都觉得自己一抬臂就能抓住一叶之秋甩动的机械臂,但是他却没有心急去抓,以这个行动速度他能抓到的不是一叶之秋,而是迎面而来的巨树。奔跑过程中韩文清两眼发花,几乎有了一种要呕吐的冲动,他一失神,一叶之秋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漠孤烟站在密林深处,转动躯体,向四周望去,树叶还因刚才的余震摇动,难以分辨对方的去向。韩文清没有丝毫懊恼,只是定了定神,如他所料,孙翔是故意放慢速度,把他引进来,下一步一定是利用地形做掩护,对他进行出其不意地打击。如果韩文清不上当,双方隔着林子试探,那么这场对战就没办法打了,但对方就是吃准了韩文清直来直往性格,这点和当年叶修在一线峡谷里的意图一模一样,韩文清几乎要怀疑一叶之秋的驾驶者还是回忆里那个嬉皮笑脸的叶修。

孙翔吃准了他,他也看穿了对方的想法,于是干脆选择了将计就计。他和孙翔没有交集,单从选图来说,孙翔是个很擅长利用自身优势的人,再看他刚才的表现,能很好地控制速度,招引对手却又及时抽身,他的操作水平无疑一流。韩文清从来不惧怕对手,越强悍的对手越令他斗志昂扬。一叶之秋藏身在哪?韩文清不知道,他的前后左右都有可能是一叶之秋的攻击目标。高科技定位失效的情况下,他心中没有半点焦虑。

如果一个士兵失却武器就无法打仗,那么他还不配被称为战士,优秀的战士即使赤手空拳也不会露怯。韩文清利用那些科技设备,却并不完全依赖它们,武器只是战场上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长年穿越生死一线间练就的直觉和胆量。战争中的形势变换迅如雷霆,韩文清能扛起霸图大旗,靠的不只是他精准的操控水平,更多的是他从容不迫的魄力和霸气。

大漠孤烟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等待对手先发制人。一枚只有玻璃弹珠大小的飞弹朝大漠孤烟疾射而来,到距离他五米之处几乎没有一点声音,它虽然体积小,却具有极强的破坏性。却见大漠孤烟踏出一脚,上身向前一躬,飞弹从他头顶半尺处掠过,在他身后炸出一个坑,一棵大树倒了下来,如果这不是虚拟战场,空气里应该弥漫着草叶的味道。

韩文清目光转动,见左侧树冠晃了一下,便知道那是一叶之秋的藏身之处,他直起身,向后退处两步,将大漠孤烟紧紧贴在身后的大树上,一道雪亮的银光从眼前劈过,是一叶之秋手上的短剑。

一般机甲上配备的都是杀伤力巨大的高科技武器,比如小型电磁炮和光剑,但一叶之秋是个例外。叶修是个冷兵器爱好者,喜欢收集匕首和短剑,当他提出要卸掉光剑,给一叶之秋改配两张真正的短剑时,机械师都惊呆了。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要求,又对冷兵器的攻击能力有所质疑,但叶修说得头头是道,这样可以给机甲肩负,还可以减少能量输出,提高续航。

热武器有缓冲时间,冷兵器的控制则完全取决于驾驶员的操控,在近距离对战时,机甲只能硬碰硬,热武器几乎形同虚设,倒不如做个出其不意的改装。这种冷热武器并存的配置听起来非常诡异,但是在一叶之秋身上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好几次在几乎无法突破的境地将对方的战舰拦腰斩断。韩文清不得不承认,叶修是个天才。

一叶之秋的偷袭虽然没有命中目标,却点燃了孙翔和韩文清之间的战火。两台机甲面对面站立,主色调一黑一白,韩文清故意挑衅道:“想打败我,你还嫩了点。”孙翔没说话,他收起短剑怒吼一声,一叶之秋朝大漠孤烟挥出拳头,韩文清眸光一暗,大漠孤烟挺身招架,金属碰撞时火花溅起,发出巨大的声音,两人都觉得耳膜一阵激荡。

韩文清从一叶之秋的攻势中感受到了高涨的战意和怒火,看得出来,孙翔很想赢韩文清,每一次进攻都使出了全力,但也因为太想赢,他选择了最不聪明的方式。他是个很优秀的驾驶员,有布局意识,操作也很快,但是正面碰撞的情况下想从霸图队长韩文清的手中讨到好处,无论是谁都属于非常不智的行为。

过往与一叶之秋对战千百次的经验,令韩文清的操作和作战意识都提升至巅峰,甚至对战斗节奏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印象,它的动作太快了,快得令人无暇分心去思考该如何应对,只能依靠直觉和经验,全力以赴。

然而从刚才一叶之秋出短剑,韩文清察觉到它没有发挥出全力,根据一叶之秋的机甲性能,从技术上还可以再快零点二秒,如果是由他记忆里的那个人来驾驶,意识上还可以有零点二秒的空间,这样短短的零点四秒,是多少人穷极一生也无法提高的差距,也足以将刚才的韩文清逼入险境。零点四秒的迟缓,一叶之秋像是一位勇士步入夕阳,心有所想,力却不及,韩文清的精神压力大减,却又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


他没有急于击败对手,而是掌握住了节奏,引诱一叶之秋做出更猛烈的进攻,孙翔如他所愿,用更密集的动作证明了自己对胜利的渴望。接下来的攻防拉锯战中,这种节奏错位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一叶之秋的每个动作都比他预期的慢零点四秒,其中零点二秒来自意识和天赋差距,另外零点二秒,则是机甲和神经连接产生的延迟,这是千百次的连接和磨合才能消除的同步延迟,也是只有驾龄十年的韩文清能察觉到的延迟。

此外,一叶之秋配备了两把短剑,但是孙翔在进攻时一直是右手剑,好几次对于左手剑来说都是绝佳的机会,但是他却没有使用,除非是天生的平衡者,又或者经过专门训练,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自由切换左右手。到此时,韩文清再无任何怀疑,孙翔不是一叶之秋的初始驾驶者,而叶修,也不是他的假想敌。

韩文清目光如炬,心跳激烈,如果有人看到这时的他,一定非常惊讶,因为他的脸上挂起了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容,这场对战的目的已经达到。韩文清不再留情,开始发挥大漠孤烟的真正实力,他的力量和耐力一直都是联盟顶尖,双方正面交锋之下,大漠孤烟的身躯难以撼动,而孙翔一口银牙咬得铁紧,一叶之秋仍然脚底打滑,不由退后,终于不敌他大漠孤烟的霸道,就地一伏,不甘心地跳出了攻击范围,躲到一棵巨树后。

韩文清看一眼那树,也不向前,而是打开了右臂的高速切割枪,机械臂三百六十度旋转,一道货色的光对准大树飞去。树干被齐腰斩断,只剩下半个机甲高的树桩,切口处露出年轮。

孙翔在树后企图拖延,却没听见大漠孤烟的脚步声,不知韩文清在搞什么鬼,也亏他多留个心眼,及时闪开,否则不被其激光切开身体,也要被大树砸中。孙翔目瞪口呆,一时忘了移动,直到有一棵巨树砸下,他才操纵着一叶之秋狼狈避开。

一叶之秋往林子更深处跑去,大漠孤烟却没有发力来追,而是闲庭信步,举着切割枪一路扫射开道。古人说杀鸡焉用牛刀,韩文清却把高科技武器当成了伐木机……孙翔听见身后轰轰声不断,树木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朝自己倒来,这片自己选中的保护伞,如今成了催命符。他气急败坏地嚷道:“你这是什么打法?”韩文清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波动:“最简单的打法。”

如果从高处往下看,格林之森此时就像一个中年男人的发顶,并且面积越来越大。韩文清的视野变得开阔明亮,阳光从高处倾泻,照在大漠孤烟闪闪发亮的机体上,大漠孤烟脚步停下,关闭了切割枪。他在林中站了片刻,忽然转头向入口方向走。

孙翔在远处看见大漠孤烟要走,又喊道:“你去哪,还没分出胜负吧。”

韩文清头也不回:“有事,今天先打到这里。”  


他从模拟系统里退出,视野忽然从亮变暗有些不太习惯,干脆闭上眼,靠在身后的椅背上重重喘了口气。从最后一次见到叶修时他的表现就很反常,到自己飞行途中出事,醒来时世界完全变了样,这一切并不像巧合,仿佛冥冥中有某种联系。叶修的模样一时清晰,一时又模糊起来,黑暗中昨日梦境重现,叶修站在山崖上,他被黑暗包裹,却轮廓清晰,身上像有一层月光,他转过身对韩文清微笑,然后跳下了黑暗深渊。

韩文清猛然睁眼,感觉背后出了汗,过了一会,他跳下驾驶舱,换回工装。走出机甲仓库时他把手伸进口袋里,用力捏了捏那本诗集。


*快写完了也没有评论吗……

评论(3)
热度(37)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