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叶黄】你好我是黄少天(1)

*逻辑死……伪科幻……勿抽打……


为了争夺石油和淡水等资源,人类经历了一次世界大战。这场战争异常残酷,一夜之间,整个地球上最匮乏的,从物资变成了劳动力,因为地球上人类的数量剧减了一半。

幸好这个时代的科技已经高度发达,科学家们迅速造出了不同类型的机器人,用来代替人类在大多数领域中的工作,填补人力不足的漏洞,修复因炮火而遭受损毁的各项工程。除了人类智慧无法被替代的部分高精尖端行业,到处都可以看到机器人的身影。譬如现在的卖场里,几乎已经找不到一个人类售货员,全部由电子监控仪和机器人合作完成。但又因为造价的关系,很长一段时间内大部分的机器人还是在为政府和企业效力。

伴随着那些受损项目的修复和经济的复苏,政府开通了家政机器人的服务申请。

 

家政机器人,顾名思义,就是替代了以往的家政和保洁,帮助人类完成家庭工作。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照顾宠物……等等,所有可能被用到的程序都已经被厂方提前写进了集成芯片。

为了控制申请的人数和提升效率,官方创建了一个网站,每个居民凭借自己独一无二的门牌号码登陆并且预付一笔费用,就可以申请一个家政机器人。当然,对机器人的要求可以由居民自行填写。

举个例子,如果你需要一个机器人经常帮你搬运货物,那么你可以选择力量型的机器人,它们的杠杆会比其他型号的粗上一倍,更结实耐用的同时也更占用地方和耗费电力。如果你没有特别要求,官方将会帮你提供一个大众化却最均衡的类型。

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水,这项服务得到了广大居民的认可,就这么持续开展下去了。

 

叶修是个作家,每天在家里写稿,不用像其他受雇佣的员工一样天天苦逼地去单位打卡报道,看似轻松,但是一到截稿前夕,整个人就像被彻底关了小黑屋,忙得晕头转向。别说打扫屋子,连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间都要靠挤,于是上个周末他在几个朋友的推荐下也在网站上申请了家政机器人。

经过了整整一周的审查,网站终于打电话通知他申请已经通过,带上有效证件来预约中心就可以直接领取,那位声声音甜美的女士还特意提醒他最好开车来。

 

因为听说周末人实在太多,叶修特意挑了个工作日,但是H市的家政机器人预约中心并没有因为是工作日而变得门庭冷清,人山人海的情形着实让叶修吃了一惊。

其实这里每天都人满为患。有送自家机器人来做保养维修的,也有用了一阵子觉得不满意来退换货的,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跑来围观看热闹的。

遭到投诉的机器人面无表情地站在退换货柜台,等待着被拆掉电池,接受固定程序的检测和更新。小的故障在工程师的帮助下可以很容易得到解决,但是如果是染上了病毒,就只能接受回炉重造的命运。

而那些刚刚被工厂制造出来的新品,此时正孤独地挤在仓库里,等待需要他们的主人来领取。

 

尽管叶修穿过大厅的时候非常小心,还是在人潮拥挤的推搡下重重地撞到了个人。

那个人被扛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四肢无力地晃动着。叶修一开始还以为是个生病的少年,正要准备道歉,却被咔嚓一声怪响吓了一跳,才发现原来那是个极像人类的机器人。因为撞击,脖子里的某个部件大概发生了断裂,那个有着栗色头发的漂亮头部被拧成个令人不可思议的角度,没有生气的大眼睛瞪着叶修。

扛着机器人的男人生气地回过头,正要撸袖子骂人,忽然一愣, 发现竟然是个熟人。

 

“哟,老魏~好久不见!”叶修眉毛一挑,狠狠拍了拍老魏的肩膀。

“我靠,你这家伙!怎么上这儿来了?”魏琛看见一年多没见的老同学高兴得跳了起来。

这两个人是大学同一届的校友,虽然专业不同,但是住在同一楼层。当时两个人都在玩当前一款很流行的名叫荣耀的网游,因为组团下副本而认识,从此开始了勾肩搭背的四年友情。

“我上周申请了个机器人,刚收到通知,这不就请假来了么。”叶修嘿嘿一笑。

“上学那会儿你就天天打游戏,也不怎么拾掇。怎么,还没找对象?”

“你有脸说我?那会儿每次去你们宿舍都是一股臭袜子味儿。最近约稿的太多,我都忙吐了,可别提了……”叶修露出一看就不够真诚的痛心表情,“对了,你现在怎么样?”

“噢我现在在蓝雨,今天特意送新产品过来做测试。”魏琛指了指外头的大货车,蓝雨是国内机器人设计及制造厂家之一。

“送货……怎么扛着就进来了?我看其他人都是把机器人大卸八块塞进箱子里。”叶修望着被自己撞断了头的机器人,有点尴尬地从口袋里掏出根烟,递给老魏,

“这个和一般的机器人不一样,主躯干的螺丝和轴承都被包裹在树脂里头,基本一体化,所以没办法拆成部件,只能整机扛进来。外头还有几十个。”魏琛接过烟,忽然想起这里不能抽,摸了摸鼻子只好悻悻地把烟夹在耳朵上。

“诶,那现在这样……还能用么?你看……都歪成这样了。”叶修问。

“不能了吧,大概只能拿回去当废品处理。”魏琛用手摆正了机器人的头部,才一松手那头又呈零度角耷拉在肩膀上,歪脖儿歪成这样,不吓到人就不错了。

“咳……要不我带去给小事情看看能不能修。”叶修双眼一亮,打了个响指。小事情是他们的学弟,真名其实叫肖时钦,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著名的机械狂人,连续三年获得校机械设计竞赛第一名。

“怎么修?小事情再牛也得先把树脂切开吧!然后再缝上?那还能卖得出去么!”魏琛不以为然。

“这玩意儿贵不贵?”叶修又问。

“上市后卖这个数儿!”魏琛比了个手势,普通机器人的五倍。

叶修吓了一跳:“我靠这么贵!”

“你以为呢!外头这层是特殊树脂,不光仿真,抗压性和耐磨损性都是行业内顶尖的。里头的金属结构不容易磨损和生锈,可以多用好些年呢!这个材料可是我们蓝雨独一无二的,牛吧!”魏琛得意得就差用鼻孔看人了,忽然又想到这么贵的东西被叶修撞断了头,心中一痛,不禁紧张起来:“老叶你可不能跑啊!不然我可就半年没烟抽了。”

“你就这点出息……而且我心没那么脏吧!”叶修做了个强烈鄙视的表情。

 

二人为了不让这五倍的价格打水漂儿,开车来找肖时钦。肖时钦毕业后自己开了个工作室,做机件维修的同时也承接设计工作。叶修有个弟弟叫叶秋,在系统内的研究所工作,经常有项目给小事情做外包,所以两个人一直都有联系,关系也亲近。小事情以前没见过魏琛,但当年也是个荣耀粉,听到索克萨尔的大名立刻反应了过来,直说如雷贯耳。魏琛一脸得意,又是个能吹能侃的主儿,三个人聊起学校的风云往事就刹不住车。

“你俩光顾着聊天,别忘了正经事儿?”倒是叶修先反应过来,指了指车里的机器人。

肖时钦听了二人来意,也凑过来看这个新品。他用手按了按机器人的脖子,手指下的触感跟人体皮肤几乎没有差别,非要找茬的话那就是太过细腻光滑。颈部中间还做了一小段仿喉结的凸起,昭示着这是个男性机械人。肖时钦忍不住连连感慨,确实太逼真了,搞得他下刀的时候还哆哆嗦嗦的,总觉得一刀下去要被飙一脸的血。

维修过程很顺利,这位机械专业的高材生画了不到一小时就把里头断裂的零件取了出来,还用车床做了一个更坚固的替代品重新组装好。要不是颈部后头拉了一个小口子,简直堪称一场完美的”手术”。

他又将树脂缝合好,机器人的头部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样子,三人又凑在一起瞎扯了一阵,最后在魏琛的不懈努力下,叶修口头应承下一顿饭,二人就从小事情的雷霆工作室里钻出来了。

 

“那这个机器人可就交给你了?”魏琛一副嫁女儿的表情。

“放心,我会对它负责的。”叶修一本正经。

“……说得跟买了个媳妇儿一样……”

“男媳妇儿?还挺时髦的……”叶修打趣道。

“话说,你会用吧?里头有说明书,需要指导的话给老夫打电话,不另外收费。”魏琛挑衅道。

“你当人人智商都和你一样?赶紧滚吧。”叶修哼了一声,不屑一顾。

……

 

二人又在路边互相糗了半天,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叶修就带着机器人回家了。

毕竟他是自用,只要不缺胳膊少腿就行,何况老魏还给他打了个折。可以享受到最新技术的机器人的服务,算算也不亏。

 

他并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而是独自住在一所还不错的公寓里。他的父母是国内知名的科学家,一直希望两个儿子都能继承自己的科研道路。哪知这个大儿子从高中以后就疯狂迷恋上了诗歌,在科学家的眼里这多少有点浮夸的嫌疑,他们一度以为叶修不过是一时冲动,哪知高考后他真的不顾劝阻填报了汉语文学专业,父母勃然大怒,连报名的学费都没给,把他反锁在家里,他轻轻松松打了个包就翻窗逃去学校报道了。从那以后也没再开口问父母要过一分钱,竟然是以奖学金和稿费养活自己。而他的双胞胎弟弟叶秋倒是规规矩矩地遵从父母的规划当了一名科研人员。

尽管很多年过去了,一家人的关系还是有点说不出道不明的僵滞。

 

回到家,他把机器人放在客厅沙发上,然后就去洗澡了。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双眼还被氤氲的水汽包围着,隐隐约约瞅见个人躺在沙发上,从壁灯上散射出的橘色灯光打在那人的侧脸上,线条柔和又英俊。叶修一恍惚差点以为是个真人,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带了个机器人回家。

 

叶修以前从没用过机器人,他把老魏临走前递给他的包装箱拎了出来,找出了电池和说明书。中英对照的说明书上简单地介绍了操作方法和罗列了一些注意事项。

 

他按照说明书的指引掀起机器人的衣服,找到了腰后侧的电池盒,在把专用电池塞进去之前他还特意看了看说明书背面的机器人资料,每个机器人在出厂前都会由程序随机生成一个姓名,方便它的主人对他提出指令。

 

资料卡的姓名那一栏里写着“黄少天”三个字。


TBC

评论(2)
热度(43)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