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叶黄】你好我是黄少天(2)

*逻辑死……伪科幻……勿抽打……

前文回顾:(1)


电池塞进的瞬间,耳边响起了短暂的蜂鸣声。机器人的身体忽然产生了轻微的震动,大概是内部程序开始运转了,直到半分钟之后他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安静状态。

 

曲起肘部,撑住掌心,再弓起背慢慢地从沙发上爬起来,还顺手拽下之前被掀到背上的卫衣,他对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人类眨了眨眼,说:“你好我是黄少天。”

那双空洞的眼在电力的作用下呈现出了一种深海一般明净的蓝色,仿佛还有海水在轻快地流转。瞳仁就是那引得波翻浪滚的涡流,神秘而深邃。

虽然他的四肢动作看起来很僵硬,但是特殊树脂做成的面部显露出的表情格外逼真,年轻的唇角上还挂着令人快乐的微笑。

 

一台冰冷的机器忽然开口说话,令叶修微微有些不适。该怎么和自己的机器人相处呢?

 

“你好我是你的master叶修。”叶修抬起高贵的头颅,只用眼角余光瞥了瞥已单腿跪在地上的少年。

黄少天俯着身,不敢抬眼。他低着头一手紧紧按住胸膛,亲吻男人伸过来的手背,谦卑地说:“您的仆人很高兴为您效力,我的王。”

机器人和主人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么?叶修没有经验,他脑中忽然闪过自己很久以前看过的日漫画面,有点风中凌乱!!!

 

黄少天接下来的一句话把叶修从狗血的幻想中唤回了现实:“从此我就是你的伴侣。”

伴侣?等等!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说好的家政机器人呢?

 

“你可以叫我黄少天,也可以叫我黄少,或者……嘿嘿你愿意的话叫我少天也行,你大概已经看出来了,我是个性格很好的机器人……”原来机器人居然知道自己是机器人。

黄少天一边自我介绍,一边欢快地四处走动,好奇地打量起叶修空旷的屋子。

他的双眼是两只袖珍的高级扫描仪,任何他目光扫过的东西表面都会闪过转瞬即逝的蓝光。这是扫描仪正在工作,它把采集到的物品形态输送到中央处理器,再转换成数字信息,与数据库中保存的预设样本进行比对,相似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话就可以判定为同一物体。

 

他走进叶修的卧室,此起彼伏的蓝光在漆黑的空间中闪现——这令人想起美丽的深海水族馆,玻璃通道上方一群群的海洋鱼类欢快地游来游去,身上的鱼鳞时不时折射出斑斓幽光,这是一种难以说明的奇妙景象,充满了浪漫的幻想色彩。

 

他大约是收集完了房屋的信息,忽然回过头,咧嘴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

叶修只觉得自己身上也闪过了一瞬的蓝光,浑身一抖,像是磷粉在燥热的盛夏夜间自燃一样,黄少天已经迅速把他的名字录进了数据库中。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伴侣?不是家政机器人?”叶修想起了重点,觉得自己有点糊涂。

“没错。尽管我是一个机器人,但并不是家政类型。”像是被触发了某个按钮一般,黄少天开始朗诵“机器人”的词条定义:“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机器人,按照不同的分工进行类型划分。帮助人类生产制造的是工用机器人,代替人类登上月球的是航天机器人……你说的那种是协助人类进行家庭劳动的机器人,而我是伴侣机器人,与人类作伴。”

黄少天的程序启动还没超过半小时,他的声音还是出厂预设形态,就像是google翻译里的人声一样扁平又僵硬,却在滔滔不绝地给叶修讲述机器人的分类,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叶修忍不住好笑。

 

“等一下!请问少天同志你会做饭么?”叶修觑准一个停顿,打断了黄少天娴熟的背诵。

“不会。”

“会洗衣服吗?”

“不会。”

“那照顾宠物呢?”

“不会。”

“……”

“我的专长是陪人说话和讲故事。”黄少天看到叶修有点皱起来的眉头,迅速在数据库中搜索了一下人类皱眉的含义,“你不要这样!你要是不开心的话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我保证这个故事你肯定没有听过!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蓝雨寺……”

 

叶修觉得头有点大。

尽管他马上产生了给老魏打电话的冲动,想问问老魏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抬头看到壁钟已经指向十二之后,他就放弃了。

 

当晚黄少天按照叶修给他的指令乖乖地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确切地说是进入了休眠状态。

 

“老魏你必须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叫黄少天的机器人是怎么回事?”叶修一大早起来就拨通了老魏的电话。

“什么怎么回事??”魏琛连连打着呵欠,听着像是还没睡醒。

“他说他是个伴侣机器人!”

“啊?我想想……哎呀我想起来了!那天卸货的时候貌似是有一台被搞错了!”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哥需要的是家政机器人,能做饭打扫卫生的那种!你帮我问问你们厂里能不能换一个?”

“我说老叶,你那么挑剔干嘛?机器人都很聪明的,他不会做饭,你教他做;他不会洗衣服,你教他洗。多大点儿事儿啊?”魏琛颇不以为然。

“所以说哥买台电脑,还得自己先开发个新系统?”叶修哭笑不得。

“凑合凑合用得了!而且伴侣机器人原价是家政机器人的两倍,我是按照家政机器人的价格打折给你,算你走运!”

 

“不行,我还是觉得我得换一个。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黄少天带过来?”叶修还是哪里不太对。

“喂?喂!能听见不……喂?老叶你说什么?我次奥这破地儿儿风太大了完全听不清啊!要不改天再聊吧!先挂了啊!”啪嗒一声,听筒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叶修无奈,再一次打开了说明书,机器人资料卡上类型那一栏写着的果然不是“home” ,而是“friend”。

 

他想了想,又打开了电脑,在google的搜索框里输入了“伴侣机器人”,找到了以下一些说明: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特殊的群体,比如残疾儿童和抑郁症患者。出于某种心理上的障碍,他们拒绝与正常人交流,又或者选择完全不配合的交流方式,这令很多家长和治疗机构感到很棘手。他们没有充足的时间把焦点聚集到这个群体身上,甚至久而久之有些人会产生厌烦和排斥的情绪,导致原本有转机的治疗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这是科学家发明了伴侣机器人的原因之一,这类机器人和普通机器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的主程序最大化地模拟人类的思维方式和记忆,可以很好地完成陪伴的工作——原来“伴侣机器人”中的“伴侣”二字是同伴的意思。

电池带动他们身体里的机械运转,所有的模拟信号被传输处理成数字信号,一切事物在它们的眼里不过是0和1的区别,再通过千千万万个0和1的排列组合来实现指令。其中,当指令操作的次数到达一定的预设值,这又将成为新的1,也就是形成新的触发条件。不只是一维的单命令执行,而是通过无数个触点,完成由点到线、再由线到面的交错累积。这样一种立体的反馈方式和记忆模拟,是在实在太像人类的大脑。

而机器人的智能化和拟人化完全取决与这个触发条件累积的链数,越到后面实现起来的困难程度就越大,可以说是以次方的算法在递进。

同时,他们的内置芯片上预留了非常充足的存储空间,在与人类共同生活的过程中,还可以持续学习新的内容。

 

不得不说,这是一项非常伟大的发明,令人惊叹。叶修忽然对伴侣机器人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想知道以当前社会科学的水平究竟能开发出何种程度的拟人程序。

 

他望了一眼还在睡觉的黄少天,不自觉地轻咳了一声,黄少天并没有唰地一下立刻爬起来。

机器人的双耳是声波接收器的构造,休眠状态中接收到外界声音,会根据音量大小和内容判定是否终止休眠状态,这也是为了最大程度的模拟人类的生活习惯。

叶修又大声地咳了几下,黄少天翻了好几个身才坐了起来。

他的双眼微微眯着,一副刚睡醒的神情,还像人类一样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阳光落在他柔顺的栗色长发上,变成点点碎金。

 

“早安!叶修!”伴侣机器人黄少天对叶修说。


评论(12)
热度(44)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