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叶黄】新房客(Fin.)

黄少天一直想养条狗。

 

自从他在蓝雨小区买了套两居室的房子,有了可自主发挥的空间,他就琢磨起养只狗这件人生大事。养只什么品种的好呢?他打开国内最大的宠物网站看起了狗的品种介绍,又摸进子论坛看别人晒的萌宠照片。结果毫无意外被萌了一脸血,抓心挠肝恨不得立刻去哪里抱一只奶狗回来养。同时也越看越纠结,越看越难以抉择:贵宾娇憨可爱,全身都是卷儿,看起来毛茸茸的,但是一个单身大男人养贵宾总感觉有点娘;哈士奇挺酷的,乍看还有点像狼,长得有点唬人,其实是只大个子二货,又称撒手丢;金毛好!智商是狗中的佼佼者,又因性情温顺忠诚,常被训练成导盲犬或搜救犬为人类服务,可惜……它掉毛啊!

黄少天抹了一把脸,有点抓狂。他一向是速战速决派,一个星期前他还不理解女人怎么能刷淘宝刷一整个晚上,现在他好像有点懂了。在养狗这件事上,他也得了选择困难症,还是很严重的那种。毕竟这和买衣服完全不一样,衣服买回来不合适,能退能换,有时商家还给包个邮。而狗是一条生命,要是真买回来了,就得对它的狗生负责!

冷静,一定要冷静。黄少天严肃地告诉自己,不能做一个始乱终弃的人。

 

正在苦恼着,QQ忽然滴滴响了两下,郑轩发了个消息过来:“黄少,在吗?你最近是不是想养狗啊?”

郑轩是黄少天的大学室友,两人一张上下铺,是互帮带饭和点名的好哥们儿。没想到毕业好几年了,对方还时刻关注着自己的消息,黄少天不禁有点感动:“嘿啊嘿啊,你听谁说的啊?”

郑轩:“微博被你分享的各种狗照刷了屏……”他几天没刷微博,一登陆吓一跳,还以为黄少天被盗号了!

黄少天恍然大悟:“你什么时候偷偷关注了我微博?我靠!老实说,是不是暗恋我!”玩笑开过,他开始大爆手速,“不过我还没想好养什么品种,有什么推荐的吗?你觉得德牧怎么样?帮我参谋参谋。”又丢了个照片过去,“你快看,这体型,这气质,到时候我给它买件印有FBI的衣服套上,是不是特威风特有范儿!”

郑轩:“其实是这样。我表妹的大姑的外甥家的母狗今年没做好保护措施,意外怀孕了,刚下了三只崽儿,正好看见你好像想养狗,我就来问一声。”

黄少天双眼发光:“!!!什么狗?”

“牛头梗,特别萌!”

 

好像没怎么听过这品种?黄少天咕哝了一声,兴奋地点开了百度,输入搜索一刷新,他忍不住卧槽了好几声,终于没忍住哈哈哈了起来,这狗居然长了张超级明星脸。

郑轩见半晌没回复,振了两下屏:“人呢?放水去了?怎么样,两公一母你先挑!够意思吗?可货到付款,可支付宝。”

“滚滚滚,你以为我是你吗!我又没有你爱屋及乌的癖好!”黄少天义正言辞地拒绝,还附上几把捅刀的表情。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黄少天和几个朋友出去吃饭,散席后打了个车回家。

到离家两个路口的地方,忽然堵车了。前方出了交通事故,整条马路堵了个水泄不通,好半天才挪动一步。

比堵车更堵的是心,黄少天干脆提前下车,打算走回小区。今天天气不错,月明星稀,旁边的公园还散发出阵阵花香。

就当散步消食了,黄少天打了个饱嗝儿,哼起了小曲。

 

走着走着,对面有个小东西小跑过来。跑得近了,路灯一照,黄毛,尖嘴,耳朵耷拉着,跑起来一跳一跳的,原来是只土狗。

它一边跑,还一边左顾右盼,不住张望,像是在找什么。除了小腿根粘了几片叶子,身上很干净,毛也油光发亮,看得出不是流浪狗,感觉应该是不小心走丢了的家养宠物。

主人怎么回事!这也太粗心大意了吧!黄少天气愤地想。

 

那狗跑到路口处,忽然拐了个弯,似乎有些踌躇,想要横穿马路。就在这时,那拥堵的汽车长龙像是忽然醒了,车灯陆陆续续亮起来,车流开始提速,应该是前方交通事故已经处理完毕。黄少天吓了一跳,生怕它真的蹿出人行横道,焦急地胡乱大叫:“停停停!回来!快回来!”又怕它听不懂,灵机一动学着汪汪汪叫了几声,企图吸引它的注意力。

那狗不知道是被黄少天吓到了,还是误打误撞听懂了命令,居然真的住了爪子,慢慢退了回来。

 

黄少天惊魂甫定:“吓死老子了!”见那狗扭着身子歪着头,偷偷观察自己,眼神里半是好奇,半是小心翼翼,不由叹了口气,“真是败给你了!哎……你这样在街上乱跑,万一碰上狗肉店的就死定了!算了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先带你回家,明天再想办法帮你找主人吧。”他正要迈步上前,狗马上警惕地后退了两步,把黄少天也吓了一跳。

一人一狗对峙着,黄少天灵机一动,解开自己打包的夜宵,单手向前递了递。黑得发亮的鼻子抽动了几下,食物的香气令它战胜了恐惧心,一步一试探地走了过来。

黄少天给它扔了个煎饺,它咬都没咬,囫囵两下就吞了下去。几只煎饺下了肚,狗已经对黄少天热情摇起了尾巴,眼中的警惕完全变成了崇拜和期待。

黄少天心中好笑,宠物狗就是宠物狗,这也太好收买了!

 

他把狗带回家,找了个纸壳箱子放在客厅的角落,又觉得不放心,拿了两件旧T恤垫在里头。那狗倒听话,只在屋子各处嗅了嗅,就一声不吭就蹦进了临时的窝。

 

然而找原主人的事情并不顺利。

通常如果有人丢了狗,都会在小区里贴寻狗启事。可是过了两个星期,黄少天也没在蓝雨小区及周边看到这样的启事。

 

妈的!难道是被故意遗弃了?黄少天忽然想。很多人开始都觉得宠物可爱,心血来潮抱一只来养,但渐渐就不耐烦了,最后养不下去就随便找个陌生地方把狗给扔了。

实在太没责任心了,他越想越气愤。忽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他腿边蹭来蹭去,他一抬头,就看见一双天真的眼睛。它歪着脑袋,像是在揣测他的心思,瞳孔又黑又亮,看起来湿漉漉的,忽然又伸出舌头舔了舔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觉得自己被一下击中了心脏!什么德牧,什么金毛,都见鬼去吧!就是它了!

 

黄少天收养了狗,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叶子。

也是万万没想到,本来自己只是刚开始研究养什么狗,忽然一下就喜当爹了……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黄少天连夜恶补了养狗知识,从狗粮到驱虫到疫苗,恍然有种回到大学考试前的错觉。

 

一转眼一年就过去了。

 

这天傍晚,黄少天带小叶子在小区外面散步。

 

“小叶子!慢点!再慢点!你个禽兽啊力气怎么这么大!”

小叶子比以前胖了一大圈,性格活泼得要命,每次出来玩都像个小疯子一样使劲蹦跶。黄少天跟在后面紧紧拉着,人都快躺成六十度了,说是遛狗,更像狗溜人。

该给它减减肥了,黄少天恨恨地想。

 

忽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抱歉,请问一下,这是你的狗吗?”

“干嘛?不是我的狗,难道是你的?”黄少天觉得这男人问得简直莫名其妙,他停下脚步,冲对方扬了扬手中的牵引绳。

小叶子往前冲得正开心,忽然发现挣不动了,不情不愿地回过头,冲黄少天呼哧呼哧吐舌头。

 

男人忽然冲它轻声喊:“阿黄?”

小叶子的耳朵动了动,它远在原地,歪头盯着男人看,眼睛亮得像黑珍珠。

男人张开双臂:“过来!来!”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小叶子忽然像一阵风般飞奔起来,它冲到男人身旁,又蹦又跳,把满是泥的爪子拉扒上男人的白T恤,嘴里还呜哇呜哇地大声乱叫。虽然人狗语言不通。听在黄少天耳中却是撕心裂肺的嚎啕伤心。男人毫不在意身上的爪印,只是不住地摩挲它的头。

 

黄少天忽然想起曾在微博上刷到的视频,女主人带着金毛在家门口溜达,去服兵役两年没回家的男主人忽然出现了,那只金毛就是这样冲上去拥抱它的男主人,连哭声都一模一样。

黄少天明白了,这男人肯定就是小叶子以前的主人。

 

他眼看小叶子和男人十分亲热,气不打一处来,一下冲了上去:“喂喂喂你这人要干什么?什么阿黄阿绿的!听好了,它是我的狗,现在叫小叶子!”又把狗拉回自己身后。

男人摊手苦笑:“一年前因为我的疏忽,把它弄丢了。当时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线索。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它了。今天我来这边找一个老朋友,没想到竟然找到它了。”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激动。

谁料黄少天听了更加生气:“放屁!我捡到它的那个月,每天都在小区附近打听有没有丢狗的。你找它?我看你是不想养了直接把它扔了吧。没公德!没爱心!”

“我要是故意的,今天为什么又要喊它?”

黄少天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

 

“其实那段时间我特别忙,没时间照顾阿黄,就想托付朋友养一段时间。没想到才送过去两天,它就趁人不注意跑了。”

“额……你朋友住在哪儿?”

“上林苑。”男人补充道,“我住在你马路对面的兴欣小区。”

黄少天有点惊愕,从上林苑跑到这儿,起码有五公里了。他忽然“啊”了一声:“我懂了,当时你们肯定一直在上林苑附近找,根本没想过……我靠!所以它是打算自己跑回家然后被我中途拦截了?”黄少天简直说不下去了。

男人看了他一眼:“可以这么说。”

 

黄少天觉得这件事简直匪夷所思,大写的狗血。他瞪着男人想了一会儿,终于清清嗓子:“总之,事情的结果就是你们弄丢了它,而我收养了它,每天好吃好喝,伺候得跟大爷一样。”

胖胖的小叶子坐在黄少天的背后,眼看原主人和现主人叽里呱啦了半天。它一会儿瞅瞅黄少天,一会儿又瞅瞅男人,一狗脸的茫然。

 

“我很感激你收养了阿黄。”男人说。

“是小叶子。”黄少天面无表情。

“但,能不能……”

“不能。没有余地。想都别想。门儿都没有。”黄少天一脸警惕地打断了他,说得斩钉截铁。

男人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我话还没说完,你别紧张啊。阿黄被你养得这么好,我是想说,能不能让我常来看看它?”

黄少天听到对方说的只是要来看狗,而不是要带走,感觉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也不再跟他计较狗的名字到底叫什么了。

“哦。只是来看看的话没问题。”

“那多谢。我叫叶修。”男人伸出手。

“黄少天。”在他手心重重拍了一下。

 

从那以后,叶修常常来造访黄少天的家。

 

一开始他拎的都是狗粮、零食和玩具,小叶子每次见他来都兴奋得不得了,又蹦又跳,尾巴都快摇出花了,然后扒上去舔来舔去。

黄少天在旁边看得吃味,撇嘴说:“刚才我让它吃狗粮,它就趴在窝里装死呢!没良心啊!”叶修笑了一下,丢给他一个磨牙棒:“因为这是新出的口味。”

黄少天拿着磨牙棒把玩来把玩去,果不其然,小叶子转头就来抱黄少天的大腿,趴在他身上撒娇求投喂。

 

两个陌生人,因为一只狗渐渐熟了起来。都喜欢动物,喜欢看表演风格夸张的戏剧,喜欢打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他们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多,许多观点一拍即合,简直一见如故相逢恨晚。

再后来叶修拎的东西就变了花样,有时是黄少天爱吃的卤煮和烤鸡,有时是一束含苞欲放的百合和丁香,有时是一副他自己画完再装裱好的挂画。

黄少天这时才知道,叶修原来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

 

他抱臂靠在门上,看着叶修站在梯子上帮他打孔挂画框,说:“啧啧!完全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是个艺术家,久仰久仰,失敬失敬。”

叶修小心地从梯子上下来:“我们这一行的人,作息通常没什么规律,有时候灵感来了,根本想不起来要吃饭,也常常因为想不到好的构想,在露台上一夜坐到天亮。所以它跟着我的时候,没过过什么好日子。”说完拍了拍小叶子的头。

“你这种情况,怎么会想到要养狗的?”黄少天一脸的鄙视。

“那时小区的流浪狗下了一窝崽,天寒地冻的,狗崽子在野外要活下来很不容易。居委会大妈和看门的大爷各领了一只,剩下一只好长时间也没人要,你知道,现在愿意养土狗的人不多了。”他说,“那天居委会大妈来发调查问卷,听她说起觉得挺可怜的,就收养了。”

“那怎么取了个这么土的名字!阿黄,阿黄……真是土到掉渣啊!”

叶修摸着下巴:“哪里土了?你自己都姓黄好不好?我觉得很好听啊……”

“算了……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是个好人。”

“岂止是好人,哥的优点还多着呢。”叶修眨眨眼。

 

吃完饭,叶修窝在沙发上,指着茶几上摊放的宠物杂志:“黄少天,你看看这个,我们给阿黄做一个吧。”是现在很流行的宠物吊牌,金属材质,有圆的有方的还有心形的,用激光把主人的姓名和电话号码雕刻上去。如果宠物走丢被人捡到,就能通过这个牌子上的讯息联络到主人。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小叶子在我家,怎么可能会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叶修有点感慨,“你说,要是一年前做了这个,你捡到阿黄的时候就能直接给我打电话了。”

“切!你醒醒!它这么可爱!我就算看到了也不会给你打电话的。”

叶修笑了两声,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不过要是没有阿黄,我也不可能认识你啊。”

他的表情半是戏谑,半是正经,眼睛一直看着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让黄少天听着有种面红耳热的感觉,想起高中毕业时有女生羞涩地对他说:“每天往你抽屉里塞苹果的人是我。”

他挪开眼,左顾而言他:“外面好像下雨了,你等下走的时候记得拿把伞。那个,我想想,就刻‘黄先生 186XXXXXXXX’。”

“为什么只刻你的名字?不公平吧,我好歹也是半个主人吧?”

“那总不能刻两个牌子啊,你要累死它吗!”

两人吵吵嚷嚷了半天,最后决定在主人那行刻了“叶黄”,算是一人一半所有权,又把两人的联系电话都刻在上面。

 

小区的养狗人越来越多,但精力有限,基本上都是一家一只。白天人们出去上班,剩下一只狗在家十分寂寞,每天防风是它们最快乐的时间。于是有狗友准备组织一次宠物联谊,让自己的宠物也能有认识朋友的机会。

 

黄少天和叶修领着小叶子到了目的地,着实吓了一跳。原来小区里有这么多养狗人,平时朝九晚五根本遇不到。各种品种的狗,平时只能在网上看图片过眼瘾,今天终于可以变成撸狗狂魔了。

聚会的地点是一处罕有人迹的郊区,不用担心扰民。很多人把狗放开,让它们在这片小草坪上追逐嬉戏。自己则坐在地上,和其他狗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黄少天见小叶子跑得没影儿了,喊了两声,便见一道黄色的影子风一样跑来。

“你是小叶子的粑粑吗?”有个台湾腔妹纸带着一只娇小的蝴蝶犬走过来。小蝴蝶见了比自己大的狗,先发制人吠了起来。小叶子先是一愣,却没有吠回去,而是凑上去嗅了嗅,表示自己的善意。

黄少天点头,哈哈一笑:“你的狗好可爱,还扎了辫子。我们家狗脾气是不是很好?”他蹲下来摸了摸蝴蝶犬的头。

妹纸跟叶修黄少天聊了半天,忽然叶修:“帅哥,你的狗呢?”

“啊?这就是我的狗啊。”叶修指了指小叶子。

妹纸一脸惊讶:“真的吗?我看人家一般都是情侣养一只哦,还是第一次看见两个男人一起养狗的耶~”

“呵呵。其实事情比较复杂。”

“啊,那两位帅哥都是单身吗?”妹纸忽然回头看了看,“我有个小姐妹,要不要给你们介绍一下。”

黄少天刚要开口说“好啊好啊”,就被叶修制止了:“呵呵,不用了。我们都不是单身。”

“这样啊,那有点遗憾耶!”妹纸说,“我有点事先过去了,再见咯帅哥。”妹纸牵着小蝴蝶一蹦一跳地走了,对远方比了个失败的手势。

妹纸前脚刚走,黄少天就凑近叶修:“我靠!老叶你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我怎么都不知道?不是说自己很忙吗?老实交代啊!脱团要烧烧烧!请客!”

“呵呵,下次介绍你认识。”叶修笑得高深莫测。

“还有啊,你自己交了女朋友就算了!为什么要说我也不是单身!坏人姻缘会遭报应的!”

“没事,下次我给你介绍更好的。”

 

一个星期后。黄少天接到叶修的电话。

 

“黄少天,你说你一个人住一套两居室是不是有点浪费?”

“不会啊。一个人住得正舒服。一间我住,一间小叶子住,刚刚好。”

“你有没有想过找个人分摊一下房租?”

“房产证上的名字是我,本大爷不需要操心房租。”

“那你有没有想过租一间出去,赚一点房租,或者跟人分摊一下家务?”

“没有。大爷我有钱任性!”

“……”

“我说老叶你今天怎么婆婆妈妈的啊!是不是男人?有事快说。”

“我兴欣的房子到期了,房东说明年不让我住了,让我滚回家。”叶修叹气。
“我靠你们房东怎么这么嚣张啊!你当时跟哪个中介签的合同?投诉他!举报他!挂他!”

“我可能要搬到上林苑去。”

“那么远?那不是不能经常来看小叶子了?”

“是啊……”

……

半晌之后,黄少天说:“算了算了。我连你的狗都收养了,再收留一个人也没多大事儿。明天你就搬进来吧,到时让小叶子睡客厅好了。哎,忽然发现我这人不只长得帅,心肠还特别好。”

“是是是。一枝梨花压海棠,又帅又善良。”

“看在我们交情这么好的份儿上,房租就不收了。但是,我要跟你提前说好,不准在家抽烟。”

“好。”

“家务各做一半。”

“可以。”

“早上遛狗的任务也交给你。”

“没问题。”

……

 

叶修挂了电话,得意地比了个V。

他的房东其实是他弟弟。说什么收回房子,只是弟弟看他每天忙得狗一样,照顾不好自己,弟弟心疼他,想让他搬回父母家。

当然,他才不会告诉黄少天呢。


一年前,黄少天的房子里多了条狗。

一年后,他的房子里多了名新房客。

再后来呢?你们猜。


评论(55)
热度(420)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