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韩叶】热浪

Q市,这个海滨城市的繁华基本都集中夏日海边的夜场。本地亦或是外地人聚集在浴场和沙滩边的海鲜馆和渔家的船屋里喝啤酒,食海鲜。

到了冬季,尤其是夜深,就褪去了那些人声鼎沸的热闹,回到符合一个海港城市气质的安静面貌。

 

而今天,就在半个小时前,Q市市中心的体育馆里传出了喧天叫喊和掌声,让安静的夜晚都仿佛沸腾咆哮起来!

荣耀第十届职业联赛的半决赛的第三场在这里举行。霸图主场以一分之差不敌兴欣,无缘总决赛。

 

退场出来的人群,有一如既往的啐着叶修的霸图粉,也有欢欣鼓舞一脸自豪的兴欣后援团,甚至有一脸沉思还在低头琢磨细节的来观战的其他战队的选手。毋庸置疑,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妈的太爽了!”和“有种不能言说的遗憾”交织的表情。

 

爽,是因为比赛太精彩,能现场看到如此高水准的对决,每个荣耀粉也许都要津津乐道一辈子!

 

遗憾,却不是因为霸图输了。

霸图,从来就不是一只需要同情和眼泪的队伍。这只队伍,从职业联赛第一届开始连续被叶修带领的嘉世挫败三年,没有退缩过,丧气过。因为他们有一个从来就不怕失败的队长叫韩文清。这个男人,哪怕是输了,也会爬起来一如既往的带领他们,挥舞着热血的永不脱力的铁拳走向下一场战役。

 

这场备受关注的比赛结束后,立刻有无数电竞媒体旗下的记者蜂拥上前采访两边战队成员,毫不顾忌落败一方低落的心情。韩文清并没有如以往一样在闪光灯下拧着眉坚定又冷酷的说出一如既往这个口号。闪光灯咔嚓咔嚓,光和阴影交错的打在他的脸上。他的脸上有种难以琢磨的表情,他说,这场比赛我尽了全力。

 

观众从这位霸图十年的队长脸上解读出的讯息让他们感到窒息。

场馆迅速安静下来,而两只战队就像约好了一样迅速退场了,留下还在回味思索的记者和粉丝们。

 

韩文清他们从选手通道出来后,看见兴欣一群人站在楼梯口还没走,像是还在等人。

霸图人不解,张佳乐冲着靠在门边吞云吐雾的叶修说:“怎么还没走?”

“这不等你们嘛?”

“……等我们干啥?请你们吃宵夜啊?”

“咦?张佳乐你行啊!这都能让你猜对!”

“……”张佳乐嘴里那句“门儿都没有”还没蹦出来。

“老韩啊,今年哥多带几个小鬼,你不会介意的吧?”叶修冲着对面走过来的高大男人吐了个大烟圈。在韩文清面前还自称哥,这人,霸图和兴欣两拨人都在汗颜。

 

韩文清不抽烟,被浓稠的烟味狠狠呛了下,忍住没咳,只是轻轻的拧了拧两道英挺的眉。他头也不回的扬起手招呼了身后的队友:“老地方。”他从叶修身边大步流星的走过,不动声色的擦过他的胳膊。叶修胳膊一歪,烟被戳灭在墙上。他嘴角微微扬起,将剩下那半只扔进垃圾桶里,招呼兴欣一行人跟上。

 

老地方,是市中心一个弄堂里的小饭馆。

两拨人对着坐下,点了啤酒,烤串,海鲜等各类食物。虽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是刚刚才在场上输给这群人,失去总决赛的资格,他们也会郁闷,也会纠结。

兴欣那边今天跟来的除了方锐都是新人,苏沐橙说晚上要回去追剧比赛一打完就要回酒店,魏琛嚷嚷着不能放心让美女独行也找到个理直气壮的借口回酒店休养生息去了。和霸图这一场恶战实在太苦了,团队赛胜下来,连叶修都有些脱力。

 

在酒的催化下,气氛逐渐化开,之前那点暗自难受的小心思已经早被霸图男儿的豪气干云秒得渣都不剩。霸图人就是这种有斩断前尘超前看的精神!

先前坐得整整齐齐的两队人已经互相穿插了位置。方锐拉着他的老搭档林敬言忆苦思甜,一边臭屁自己的气功师如鱼得水。张佳乐和叶修唇枪舌剑的战斗,张副队一边推着眼镜一边在算叶修自称了多少次哥。老韩在旁抱胸而坐,也不言语。此刻的老叶并未再抽烟,空气质量果然好了很多。宋奇英被包子缠着问星座和血型,秦牧云和乔一帆唐柔陈果聊起来Q市附近的旅游景点,还说以后有机会大家可以组团一起去。

中途又猜起了拳,叶修自然成了被霸图集火的对象。赛场上的斗神到这里吃了瘪,不得不受罚。多年的老对手,大家都知道他不能喝酒,也不勉强,罚他喝了一大碗醋才放过他。

叶修捏着鼻子喝完那一大碗醋,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冲着张佳乐说:“老张你真不地道!打不赢哥就往醋里放芥末!回头竞技场走起!看哥把你的百花缭乱揍成百花凋零!”

 

谁能想到,在赛场上如此针锋相对分外眼红的两只队伍,场下居然能一起吃饭吃得这么和谐毫无杀气呢。

除去赛场上职业选手和大神的光环,他们只是一群普通的年轻人,会吃烤串,会开玩笑,会吐槽,会斗嘴。可是心里沉甸甸的梦想和眼里永远不会熄灭的光,又把他们和寻常玩家轻易区分开来。

 

酒足饭饱,一群人勾肩搭背的出了门。

叶修嘴里叼了根烟却没点,还仰着头继续放嘴炮:“输给哥你们又不吃亏!又不是输给蓝雨那个只会放嘴炮的!”

众人沉默了……

“看在老韩请吃宵夜的份儿上,等我们兴欣夺冠,奖杯借你们舔一下还是可以的。”

霸图众的心情已经不是黑线可以描述的了……如果眼睛可以发射技能,叶修大概已经被各种手雷,汽油瓶,乱射等技能轰成渣……

 

“叶修你还不上来?”兴欣众人分别上了两辆出租,陈果看见老叶还叼着根没点燃的烟晃来晃去。

“他今晚跟我有PK。”叶修还没说话,倒是一旁的韩文清代替他开了口。

韩文清不愧是荣耀最冷酷最想让人交出钱包的男人。他一说完,陈果就把头缩回车里,指挥司机迅速开走了。

 

然后霸图众们见怪不怪的看着叶修戴上头盔坐上了老韩的重机车后座,扬长而去。

 

还没开春的季节,温度还挺低,夜里又有风。

韩文清飙车速度略快,叶修伏在韩文清身后,双手紧紧环抱他腰部。

Q市的这座海湾大桥似乎比杭州那座还要长,机车咆哮着飞驰其上,把明亮的路边飞快的甩过,天空并没有让人觉得浪漫的满天繁星,只有一轮冷冷的半月。

叶修望着远处的大海,漆黑深沉,闪烁着银色的幽光,有节奏的起伏。

已经被前方人厚实的身躯卸去了大半的风力,仍觉得耳朵还是微微生痛。但是不知为何胸腔里却觉得翻滚,连带着呼在头盔内的气息也那么热,那么急促。

他低声喊了韩文清一声,但是专注开车的人并没有听见。

 

轰隆隆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叶修从车上跳下来,感觉整个人都快僵硬了。他抖抖索索的从车上翻下来,卸下头盔,从裤兜里掏出了烟盒,拿出一只塞进嘴里。

打火机燃起,熄灭,却没有去点嘴里的烟。

他咬着烟屁股含糊不清的说:“我觉得你退役后可以去赛车!真的”老韩没说话,只是转过身来用手揉捏他冻伤的耳垂。

叶修看着黑暗中还戴着头盔的老韩,忍不住大笑起来:“你这造型真挺酷!诶?像不像我们我们小时候看过的那个恐龙特级克塞号里的?”

“……冷的话还不赶紧上去!让你不锻炼!”韩文清看着对面脸色苍白但是又笑得贼兮兮的青年,如果不是还戴着头盔,他真想揉一揉发痛的太阳穴。

 

对面那货丝毫没有自觉,继续开炮:“老韩啊,这物业可真心不行啊,哥每次来小区里的灯都不亮。”

韩文清卸头盔:“霸图主场歧视你。”韩队长在队伍和大众面前一直都是冷酷脸,但在叶修面前偶尔也会不客气的回几句垃圾话。

“妈的,那哥现在打车回去?!”叶修哼哼着,脚步却不停的往楼里走。

韩文清把机车锁进楼下的车库,也快步跟上来。

 

几年前买下这屋子,直接给了叶修钥匙,他也没说什么就收下了。交往这么久,并不需要说些什么矫情的话来证明些什么。来过好几次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叶修已经开了门,先一步闪了进去,身体直接瘫在沙发上。

 

【中间暂锁╮(╯▽╰)╭】

 

天气晴朗,阳光刺目。

重型机车载着叶修到了机场附近。两个人装扮得严实严谨,不至于让人认出。

 

“话说老韩,昨天那意思是打算要退役了?”

“差不多吧。”

“啧啧,这么快就服老了!不等等哥一起?”

“还真是欠揍啊你……”

“等哥打败周泽楷那小子,咱们也合伙开个网吧怎么样?”

“出息!”

 

“忘了说,比赛加油!”韩文清给叶修拢了拢围巾,深情依旧严肃冷酷。

叶修转过身走向机场,并没有回头,只是抬起右手竖起食指:“放心吧,哥会连你们霸图那份儿一起赢回来的!”

 

 

评论(13)
热度(79)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