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叶黄】龙耀007(2)

字数:8713

*老眼昏花,差点把标题打成了龙耀002……

祝老叶生日快乐!荣耀与你同在!比心!!


(3)

 

“居然是他。”叶修低声说,尾音不由自主地向上扬了起来。

 

“怎么,你们认识的?”陶轩望着叶修明显心情变好的脸,不由疑惑问道。

叶修这人平时不修边幅,胡子三五天一刮,工作起来不要命,三顿并两顿,要不是家里还养了条狗,肯定是恨不得带着铺盖卷儿和行李住进警局的那种狂人。陶轩与叶修共事三年,除了警队系统中的同僚,没见他有什么外界的交际,更不要说和姑娘处对象了。

平心而论,他年纪轻,精力旺盛,身手出类拔萃,正值当打之年,可以说集优秀警员的全部优点于一身。当年调入嘉世,不到一个月时间,陶轩慧眼识英,如获至宝。难以想象,什么样的上司会心甘情愿放走这样一个警员,陶轩想了很长时间都没想通。直到今天冯宪君来找他商量卧底之事,他才知道叶修之前竟服役于飞虎队,自然大吃一惊。当然,飞虎队的性质他非常清楚,不该问的一句也没多问、

 

飞虎队这三个字可谓家喻户晓,是警队之中一只存在特殊的机动部队,又称为特别任务连,专门处理高危任务,譬如武装反恐、人质解救以及政界要员的保护之类。他们日常二十四小时待命,出现时则是头戴面罩,身负重甲。一方面对犯罪分子起到绝对威慑作用,另一方面,也是保护个人信息不被泄露,以免遭受犯罪分子的打击报复。除了直接负责人,非到必要时刻,警方系统内的其他人员也无从得知飞虎队成员的名单以及个人信息。这是一只无名的英雄部队。

想要加入这支部队,除了通过政治上绝对严格的审核,警员个人身体素质和专业技能的测试上会有更加严苛的要求。基本遴选时首先会筛除掉应征者的八成,再来是为期六周的基本训练,课程种类繁多,从徒手搏斗到拆弹装弹,对应征者进行全方位的训练和测试。通过者接下来将经历传说中最残酷的地狱七天,包含水下作战、有荒野自救以及一系列实弹演练,整个过程的环境十分恶劣,基本相当于人体的极限测试,无论是从肉体强度的角度,还是从个人精神意志的考量来看,都是一场极大的考验,稍不留神就会被淘汰出局。能坚持到最后的,还需要再经历八个月的高级反恐实习课程。通过以上全部的历练,才能成为飞虎队的一名试用队员,是的,仅仅只是试用队员。能够进入这样一只王牌部队成为正式队员的,说是万里挑一也并不为过。

叶修不只曾是飞虎队的一员,还曾是行动组A组的组长。

 

作为上司,手下有这样一名得力干将,陶轩自然是满心嘉许。但相处久了,公事之外也会生出一种属于友人之间的关怀。

有一回陶轩忍不住好奇,问他,通宵查案的时候狗怎么办?难道真跟网络上说的一样玄乎,现在的狗都学会了自己上马桶和冲水吗?叶修哈哈大笑,直不起腰,还差点被烟呛着。好半天他才缓过来。解释说,隔壁阿伯看着他长大,有他家的钥匙,夜里看到他家没亮灯,阿伯就会去帮他遛狗和喂食。陶轩损他,阿伯这是平白无故多出了半个儿子加一条狗啊。

他甚至动过要帮叶修介绍对象的念头,然而旁敲侧击了几次,被叶修不动声色地婉拒,只好不了了之。

 

黄少天今年从警校毕业,他还在高中打游戏的时候叶修已经加入飞虎队了,这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

 

“呃……其实也不算认识。”叶修歪着头想了想,又说,“四年前我代表部队去参加他们那一届的开学仪式,有过一面之缘。第二年在东龙岛开展了一次为期半个月的演习活动,担任他们集训教官的也是我。”

“原来如此,也算是有缘了。”陶轩说。“不过都隔了这么久,你居然还想得起来。”

冯宪君呵呵笑:“年轻人嘛,记忆力好。哪像我们这种老头子,上星期在便利店买汽水,有人跟我打招呼,我一直没想起来是谁,被女儿笑话了几天,那不是上个月搬来的邻居嘛。”他叹了口气,“越来越不中用了。”

陶轩也跟着笑:“您说笑了,哪儿能呢。”

冯宪君见叶修神态已不似之前疾风骤雨,如释重负,走过去拍拍他的肩:“那我就替老魏把这个小鬼交给你了,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希望如此,呵呵。”叶修也笑。

 

三人又对录音带的内容以及案件的可能方向作了进一步的讨论。陶轩让叶修这两日写一份盗车案的报告,做好内部交接工作。蓝雨那边会马上和校方接洽,替他安排新的身份,让他顺利进入龙耀学院和黄少天接头。冯宪君放权给他,不用事无巨细汇报,只要定期通报进度即刻。

 

 

叶修搭巴士回家。

这条线横贯城市的东西向,要从最繁华的里沙街穿过,即使过了夜里十点,乘客依旧很多。巴士一停一顿,龟速挪动。叶修把座位让给一个中途上车的老婆婆,自己单手拉着吊环,身子随着巴士的行进路线而轻轻晃动。

窗外灯火灿烂,行人如流,宛如白日,令人心中不由涌起温暖的感觉。叶修望着窗外出神。

他忽然想起刚才冯宪君介绍黄少天时说的那些话,忍不住笑出声来。当年那个小话唠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吗?体能优秀,反应机敏,叶修勉强可以相信。然而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

除了需要擅长选取最佳狙击位置以及高命中率,还常常要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下潜伏和等待时机,除了射击准头,更重要的是内心的绝对冷静和忍耐,一击爆头。

有人说过,狙击是一门艺术,像品酒师一样优雅的艺术。像黄少天那么聒噪好动的小鬼能做得到吗?

 

四年前叶修收到母校的邀请,作为曾经的优秀毕业生代表参加新学员的入学典礼。

绿荫如毯,朝阳初升,庄严的国旗与警旗高高飘扬在半空。新来的学员穿着统一的制服,袖口干净挺括,整整齐齐坐在台下。警帽之下的脸庞稚气未脱,却又有骄阳一般的自信灿烂。

市长、警务处处长以及校长先后上台致辞,对学员们加入警队的选择表示了高度的赞扬并给予了鼓励,重申警队精神和社会责任的同时,进一步提出思想和行动上的要求。

 

轮到叶修上台发言,他清清嗓子,刚刚报出名字,便引起台下一片轰动。

新生中有不少是警察家庭出生,父辈是警察,兄弟是警察,自己从小耳濡目染。他们热爱军事历史,关注枪械和武器,对警界神话及轶事更加津津乐道。这位叫叶修的师兄大名鼎鼎,如雷贯耳,曾经是警校的风云人物。他成绩优异,战术、擒拿、侦查等各项目测试均被评定为EX,射击考试中连续三十七发正中靶心,创下警校中的记录,至今无人破解。

此刻他穿着一身深蓝色制服衬衫,身形挺拔,英姿飒爽,面上是风吹日晒形成的古铜色肌肤,衬得目光更加坚毅有神。

他的发言刚柔并济,配上一些手势,相比前面几位大领导威严古板的陈词,显得更有感染力。再加上他神乎其神的学霸传说,毫无疑问地收获了一大堆崇拜的眼神和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是新学员辛苦演练一月的成果展示,军号嘹亮,音乐鼓舞,齐步走、正步走以及方队展示,几个项目和普通高校相差无几,但是要求更加严格,从抬腿高度到迈步大小再到手臂幅度,横竖线三个方向都要连成一条直线。

再往下是老学员的军体拳以及军乐队表演。由于当年是该校成立二十周年的特别日子,校方领导还特别请来了缉私大队的警犬班,五条纯种的德国牧羊犬坐成一列,威风凛凛,竖起耳朵,指挥员一声令下,他们便开始搜寻那些事先准备好的违禁物品,结果无一遗漏。

令人最意想不到的,本次压轴的特别节目竟然是闻名已久的飞虎队,当众示范高空强行突破以及人质解救。

飞虎队一直是一只神秘之师,这是他们第一次在非犯罪性质的场所露面。飞虎队队员们穿着防弹背心,头戴防毒面具,加上所携带的武器,负重超过十五公斤。他们腰悬绳索,从天而降,有如天外神兵一般。如此场面,不要说那些青春稚嫩的新学员,便是警龄不短的校方工作人员也看得热血沸腾,心绪涌动,一股强烈的自豪感和神圣感油然而生。

 

(4)

 

表演结束之后,装甲车载着飞虎队员离开。他们是两班轮值的制度,叶修本周安排的是夜班。因为工作繁忙,他自毕业后便没有机会再回警校,今天循公事而来,眼下天色还早。他也就不急着走,打算下午在校园里转转。一场演练下来,他满身是汗,向认识的教官借了钥匙,去教职工宿舍洗了热水澡,又换回了日常制服。

时间刚好到了中午,叶修去食堂吃饭,挑了张角落的桌子坐,后面那桌的新学员刚刚在开学典礼上见过他,一边吃,一边偷偷看他,一边交头接耳。

叶修夹起一块饱满的带鱼,咬了一口,火候刚好,外酥里嫩。大概是这两年政府更加注重警队力量的培养,给的补贴多了,警校的伙食比他在读的时候还要好。叶修正小心剔着鱼刺,忽然旁边响起一阵骚动,几个人小声地说:“快看快看,黄少来了。”

黄少……是谁?听起来有点像旧社会对富家大少的称呼,怎么警校里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叶修觉得有点好笑,也转头去看这个黄少究竟是何许人物。

一个高高瘦瘦的学员走进食堂,径直走向打饭的窗口。方才人群的窃窃声一下消失了。这个学员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黄少,一看就是个新生,经过一个月严苛的军训,全身上下被晒得黝黑发亮,脖子正后方有一大块皮肤红艳艳的,应该是晒伤脱了皮。警校里男生不能蓄发,必须理成板寸,露出光溜溜的脑门。这是个特别挑人的发型,有些警员理完发,穿上军绿汗衫,一眼看去更像是监狱里的劳改犯。但这个叫黄少的鼻梁英挺,双目似星,配上板寸显得十分精神帅气,乍一看还有点像近期那个热播电视剧的男主角,然而少了些年龄感,多了一份锋利的味道。那个明星叫什么来着,叶修一下想不起来了。

 

“嘿!你们听说没?这个叫黄少天的新学员家里是做海运生意的,身家千万啊!富豪,真正的富豪!”一个老学员苦苦压抑着燃烧着的八卦雄心,小声说道。

“真没见过世面,现在社会上有个几千万算什么啊,还不够在海边买栋别墅的。真正的有钱人都流行玩上市搞融资好不好。”旁边的学员鄙视他,“你到底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他要是豪门太子爷,我还是李嘉诚的公子呢。”

“就是啊,你以前听说过富二代跑到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读警校吗?”

“这种大热天,有钱人应该待在私家小岛上享受沙滩和阳光,周围环绕着穿比基尼的美女,这样比较科学吧。”几个人笑起来。

“不是啊,是真的!你们信我啊!”第一个说话的学员有点急了。

 

黄少天来报道那天坐的是辆不显眼的旧本田,但有交通科的实习生从监控中看到本田后面跟了一辆宝马7系和一辆沃尔沃S80L。轮胎都是经过改装的高级防弹系列,玻璃贴了膜,看不清里面坐的人。两辆车始终小心翼翼跟在本田后面,保持的距离不远不近刚刚好。直到本田停车,黄少天从副驾驶下来,进入警校,豪车忽然加大马力,气缸尾气骤然喷发,从旁边的隧道开走了。一传十,十传百,短短一个月时间,这件事在警校几乎已经传遍。

他们私下谈论起黄少天,故意戏谑地称他“黄少”,听起来似乎有仇富倾向,实际上并没有坏心眼,只是青春期压抑不住的玩笑心。

 

“哇,有这么夸张!跟电影里演的一样。我还是不太相信啊。”一人瞪着眼说。

“但是完全搞不懂他这里来做什么啊?总不会是真的要当警察吧?”另一人吃吃地笑起来。

“有钱人的想法跟我们一般人不一样的。他们这种太子爷,也就是想体验体验刺激的生活,找点新鲜感吧。吃几个月苦头就退学了。”

“有道理。”几个人一齐点头。

 

黄少天打好饭菜,端着盘子朝这边走来,几个人马上噤声。他们刚才虽然刻意压低了声线,但一惊一乍的,黄少天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但他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从旁边走过。

有意思,叶修喝了口汤,暗暗想。

 

这个时间正是饭点高峰期,其他人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并没有空出来的桌子。黄少天四下张望了一圈,忽然看到叶修这边只有他一个人,眼睛一亮,转过身,快步走了过来:“不好意思啊。中午食堂人太多,我看了半天就你这里相对空一点,我可以坐下吗?你应该不会介意吧。”说着放下餐盘放,跟对方的位置错开坐下。

叶修抬起头,对他笑了笑,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诶?”黄少天看着眼前人一愣,瞪大双眼,“你你你你你,你不就是上午在台上发言的那个叶修吗?我没看错吧。”

“没错,是我。”叶修放下筷子,“叫师兄。”

黄少天:“……”

“怎么?我比你高六届,难道不是师兄吗?”叶修说,“还有,你这个表情怎么回事,我有这么可怕吗?”

黄沙天收起刚才的夸张神情,摆着手解释:“不是,你别误会,我之前在战术教学楼的墙上看过你的个人介绍,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活的你了,感觉有点意外。”

“今天早上你看到的难道不是活的?”

“嘿,我的意思是,没想到会这么近距离。”黄少天显得有些兴奋,他挪了位置,坐到叶修对面,压低声音问,“对了,我有点好奇,那些记录到底怎么做到的?连续三十七次正中靶心,怎么可能啊?有什么秘诀吗?你开挂了吧……”

黄少天滔滔不绝说起话来,叶修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停放着一整排的迫击炮。如果能把这一连串的提问变成火力强劲的炸弹,按照他现有的频率进行准备、填充和发射。这种全方位无CD的攻击战术,绝对令对方闻风丧胆,弃战而逃,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叶修以前办案时接触过很多有钱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走路时鼻孔朝天的暴发户,粗俗无礼,骄横自大,另一种受过良好教育,待人接物进退得体,令人感到非常舒服,但始终有种距离感。像黄少天这种性格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有这么想知道吗?”叶修找准时机,切断中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当然啊!”黄少天马上说。

“那,从现在开始,不要说话。先吃饭,吃完告诉你。”叶修慢悠悠地卖着关子。

“好,你说的啊!”黄少天低下头,最后一个字已经囫囵在嗓子里。筷子往来如双刀,汤匙舞动变长矛,可谓争分夺秒,杀伐果断。

叶修提起筷子,不紧不慢吃着剩下的菜。

 

片刻后,黄少天抬起头,打了个饱嗝儿。

叶修指了指黄少天餐盘中唯一剩下的秋葵:“还没吃完,快点。”

“不是吧,这个我从来不吃的。”黄少天摇头。

“见过有人不吃香菜的,第一次听说有人不吃秋葵的。”叶修说。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有没有听说一句话叫甲之砒霜乙之蜜糖?”黄少天一本正经,“比方说,有人闻到榴莲的味道就很想吐,但还有一部分就很喜欢吃榴莲,不然榴莲糖榴莲蛋糕榴莲冰淇淋怎么会那么有市场。”

“呵呵,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榴莲派的。”

“这你都知道?”

“那你既然不吃秋葵,干嘛还让阿姨打?”

“刚才我正在想事情,根本没注意到今天配的蔬菜是秋葵。已经打到餐盘里了,总不能让阿姨再从我碗里给拨回去吧。”黄少天露出苦色。

“不吃也行,那我走了。”叶修收了筷子和餐盘,作势要走。不知怎的,他忽然想逗逗这个黄少天。飞虎队里的工作压力太大,除了训练就是出警,同事之间除了交流任务,平时少有言语。

“我靠,有没有搞错,这根本是强人所难啊……”黄少天小声嘀咕,脸上写着拒绝,手下却犹豫不定地用筷子去戳秋葵。

“学校管理条例第五章第二十条规定,禁止在校内使用非文明用语以及打架斗殴,如有违反者,应该予以警告。”叶修呵呵两声。

黄少天鼻子里哼了一声,目光中透出一丝狡猾:“等等,刚才说的是吃完饭就告诉我吧?又没说要把菜也吃完。”

叶修捕捉到这个稍瞬即逝的神色,觉得这个新学员更有趣了。姜还是老的辣,小鬼,你还嫩着呢。他站起身来,眉毛扬了扬,笑道:“没错啊。不过我说的呢,是吃完饭告诉你,也没说马上,明年再说吧。”拍拍屁股走了。

“叶修!你这个骗子!骗子!”黄少天咬牙切齿地炸毛了。妈的!照片上人模狗样,讲台上一本正经,现在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大庭广众之下,黄少天忍辱负重,将一连串恶狠狠的靠字咽下肚去,手忙脚乱地收拾餐盘。

 

(5)

 

叶修在前面走着,黄少天咽不下这口气,追上前去,跟他肩并肩,保持一个频率,一边走一边吐槽他。

“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什么?礼,义,仁,智,信。虽然‘信’被排在老幺,但是也上榜了。你是不是觉得戏弄别人很有成就感?其实你不想说的话没有人会强迫你,为什么要言而无信?”黄少天忿忿道,“我靠,人和人之间还有没有最基本的信任了?”

 

开学典礼办完,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过了今天,明天又将投入紧张的学习和训练之中,路上不时有人路过,黄少天喋喋不休,却不敢太大声,生怕被哪个不认识脸的教官听见,万一真的跑来警告他,就麻烦了。他确定叶修能听见自己说话,然而走过体育馆,又绕过射击场,叶修都没搭理他。

秋老虎下山的九月天,正午的太阳毒辣无情,天地像个巨大的烤炉。黄少天有些口干舌燥,后悔出来没带瓶水。一人唱独角戏有些无趣,现在掉头而去又削面子,他眯着眼,舔了舔嘴唇,问:“喂,你这人真没意思,也不说话,到底要去哪儿啊?”

叶修瞥了黄少天一眼,终于理他了:“学校管理条例第五章第十九条规定,谦虚,谨慎,严格服从组织,尊敬前辈……”

黄少天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开学第一天教官就让他们背这个条例,厚厚两大本,还要闭卷考试。黄少天背书背得都快吐了,他宁可去跑十圈操场做五十个俯卧撑。本以为军训以后就彻底远离了,没想到半个小时内又被强迫接受了两次教育,这个叶修太可怕了。

叶修忽然停住脚步,四下张望,发现校内的格局已和当年不同,转头说:“带我去战术训练楼?我找个人。”

“诶?你不认识路?”黄少天想了想,“啊你是不是毕业以后就没回来过了?原来那栋旧楼去年已经拆掉了,新楼听说是今年六月才落成的。听说体育馆也有重建的计划,刚刚申报上去,还没批下来……”

黄少天开启了导游模式,又说起自己入学一个月的所见所闻,教官如何凶猛,几个男生训练时因为偷看女生,被罚打扫一个星期的厕所。他语气夸张,眉眼生动,听得叶修哈哈大笑。

 

新的战术教学楼十分霸气,面积阔大。为了让学员能更好地进行模拟训练,这里不仅有仿造沙里街而建的街道,旁边还停着跟市区一样的有轨电车,金店、银行、大排档……都是按照真实场景布置而成,极为还原。在学员最熟悉的地方,模拟各种突发情形。最大化地和现实接轨,训练不同武器以及战术方案的运用。

今天是新生的开学典礼,老学员也跟着沾光放一天假。战术楼的周围非常安静,只能隐约听见操场处传来的军乐声和梧桐树上不敢寂寞的蝉鸣,。

 

一楼西面有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挂的是建校二十年以来历届优秀毕业生的照片和他们的简介,并记录着他们在校时令人惊叹的成绩,用来激励这些还未毕业的学员。

因为没有人的缘故,只有走廊顶部亮着几站吊灯,壁灯完全没有开,稀疏的阳光从格子窗里透进来,使这条通道显出一种光影交织的美感。军靴踏在大理石砖上发出响亮的声音,隐隐还有回想。

黄少天刚来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参观过这里,此时跟着叶修再看一遍,仍是一惊一乍,满嘴“牛逼”、“厉害”地夸赞。

 

叶修一边走,一边看。忽然停下来,侧过身望向墙壁。眼前这幅是他刚入学时的照片,那时的他形容瘦削,不如现在精壮饱满,但站得笔挺,已有了一名军人的基本自我要求,笑起来青春逼人。

“哈哈哈这个是你吧,叶修。”黄少天指着墙壁,“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

“怎么样?哥年轻时是不是挺帅的。”叶修仰着头,头一动不动地说,心中有些感慨。

“我呸!哪里帅了啊!发型这么衰!”黄少天指着照片上的中分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一脸嫌弃地说,“走走走,赶紧的,出门左转去医务室,我真诚地建议你去检查检查一下视力和大脑。”

好在这一次叶修没有再搬出管理条例。

 

隔了好半天,他才说:“我说黄少天,你怎么会想来读警察学院的?不会是TVB看多了吧。”

“滚滚滚!我是那么肤浅幼稚的人?你不觉得警察两个字看起来就金光闪闪的吗?神圣,崇高,无私,惩恶扬善,是正义的化身。”黄少天认真地说。他对着一面墙壁,像在作入党宣誓,带着一种充满决心的笃定。他根本没反应过来,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叶修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对于你这个选择?你家里人支持吗?”

“那当然!一人入伍,全家光荣!他们听说我要来警察的时候不要太开心啊!”黄少天挺胸抬头。然而这话一听就是假的,能派两辆防弹轿车保护他入学,说是特别担心还差不多。看来黄少天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富二代身份,入学时拒绝了豪车护送。可是家长又放心不下,只好让车远远跟着,防备突发情况,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了。

“小朋友,当警察很辛苦的。根本没电视里看的那么威风。薪水不高,还经常加班,有些岗位还有生命危险。你想好啊,将来后悔可别哭鼻子?”

“谁是小朋友啊不要乱叫好不好!你比我也没大几岁!倚老卖老,给人泼凉水,有意思吗你。幼稚不幼稚!”

“既然你这么有理想,将来想去什么部门?”

“飞虎队怎么样?”黄少天双眼放光,刚才飞虎队的威武英姿在他脑海中经久不散,已经打上了深刻的烙印,充满了向往和崇拜。


“我觉得交通部或者民政局比较适合你。”叶修笑了笑,打趣道,“哦,嘴皮子蛮利索的,要不然去考谈判专家吧。”

黄少天听出他话中取笑的意思,朝他扔了一枚眼刀,一脸严肃地说:“我可是深思熟虑过的。既然来了,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他说,“对了,我还没不知道你在哪个单位呢?”

“干嘛?”

“看你的简介这么牛逼,打听一下不行吗?”

叶修想了想,说:“保密。”

黄少天“切”地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啊!不说拉倒。”他看着前面挂着的一幅幅简介,默默丈量着距离,向后走到一处空着的墙壁边。他仰起头,一字一顿、大声说道,“等着吧,这个位置被我黄少天提前预约了。”转头笑起来,眼睛比窗户上透出的光还要亮。

 

黄少天走了,叶修上了四楼,按照之前打探好的,找到了田森的办公室。他和叶修是同一届,毕业后留校当了教官。

办公室的空调出了故障,制冷系统运转不灵,办公室敞着门通风,田森满头大汗,手里捏着把折扇,上下扇动。他正在接电话。

 

“是。您的儿子表现很好,我完全找不到理由让他退学。”田森拧着眉,大概是因为太热了,五官皱着,显得表情有些狰狞,“什么?在家是小霸王?完全没有,为其一个月的军训,所有项目他都自己坚持下来了,跟同学也相处得很好。真的,我觉得您完全不需要担心。”

“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是是您儿子自己考进来的,又没犯错,我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勒令学生退学。”田森的语气有点无奈。

“对不起黄先生。如果有学员的身体素质跟不上,或者出现多次测验不合格,再或是有重大违纪和过失,我们才会考虑劝退。我理解您的拳拳之心,也请您对我们的工作表示理解,顺便请您尊重您儿子的意愿。再见。”田森挂了电话,拿起纸巾擦了把汗,才发现叶修靠在门框上,喜出望外,忙招呼他进来坐。

 

“是说黄少天?”叶修问。

田森一愣:“怎么,你知道这个学员?”

 

叶修耸耸肩,笑了笑,没有回答。

 

窗外满树阳光,蝉鸣喧沸。

这便是他和黄少天的第一次见面了。


*关于飞虎队选拔部分,有参考网络资料

评论(21)
热度(94)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