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韩叶】江湖诡话(1)

江湖中最近出了个奇异组织,专打各大世家及门派的主意。

 

于河滩水道,亦或是奇峰峻岭中半路杀出,截取各家货物。只将护卫驱散或是击晕,却从不伤人性命。且每次都只取一件,取的正是其间最名贵之物。任你如何暗度陈仓小心戒备,都防不住这帮强盗见缝插针地杀将出来。

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防不慎防。

 

蓝雨阁,百花教,微草山庄,烟雨楼……一干江湖上排得上名号的各家纷纷中招。

损失财物虽不少,但几捆白狼毫,几斛夜明珠对这些豪门大派而言实如九牛一毛。只不过派里许多兵器冶炼或是经营计划被生生打断,且是被这样一群籍籍无名的小贼半路劫道,屡次中招,却是威风扫地,颜面尽失。

再没点动作,只怕要沦为其他门派饭后笑谈,从此再抬不起头来。

各家门主首领面上不动声色,却纷纷派出江湖探子,暗中打探这群人的来历。

 

虚空各地均有分舵,安插的暗线也至多,上至朝堂贵族,下至走马贩卒。遂最先收到消息回报。

 

这个组织每次出手人数约摸五六名,轮番上阵,总不相同。共计十余人,其中居然还有女子。

核心男子常使一杆奇异武器,其状若伞,可收可拆。束紧时伞尖锐利如矛,撑开时伞面坚韧如盾。伞柄有节,可拆折成双棍状;内里空心,常藏短刀,暗器,迷眼……技能繁杂诡异,出其不意,令人咋舌。

其余人或使矛,或持刀,或念咒,或抛砖,或掷火器……最擅包抄集火之法,以持伞男子为轴心,诱敌深入,包抄后路合围而上,再一波带走,屡试不爽。

每每有名罗姓男子,从不作武斗,只在旁观战掠阵,分拣宝物,看样貌形容疑似当年中原武林最负盛名的收藏家张以川的嫡传高徒,竟也不知如何入了这强盗窝。

 

各门派暗中出高手,施以长计,却都铩羽而归。连江湖中最负盛名的蓝雨双剑,也被打了个灰头土脸。有坊间传闻微草山庄庄主王杰希曾亲率庄内亲卫弟子前去围剿,亦未能讨得好去,真假未知。

各家带头人心中叫苦不迭,却又委实无招,只得商讨结盟共战,但贼人又狡猾的紧,敌进我退,敌疲我扰,真真令人头大如斗。

一时间,再无镖行敢接各大门派的镖。

 

半月后,各处侠义榜上被通缉名单上已将这行人的价码拔至前十。这一下,终是惊动了京中霸图门的捕快们。

 

霸图门的一拳伏虎韩文清,暗器纷乱张佳乐,铁爪八荒林敬言,神医不转张新杰,乃是门中武艺与胆略最强的四名武人,于京中声望极高,鲜少一同出动。这两年京中太平,寻常案件,多交由门内少年捕快宋奇英秦牧云等人打理。此次震动整个江湖的连环劫案,竟迫得四人齐齐出手。

 

四人获取各路情报后,深夜围炉夜谈,商量对敌之策。

韩文清眉头紧蹙,只觉此人行事似曾相识,手法熟悉异常。劫道,却不杀人,任是情势危急,亦如铁律。然久识之人中并无使此奇诡武器者,一时毫无头绪,苦思不破,遂不对他人提及。

其余人也并不察觉,这韩捕头平日里便是这般模样。

 

翌日霸图四杰出动,乔装易容成寻常镖师模样,帮百花山庄押送一车香料和珍稀宝石。其中更有传闻以鲛人尾鳍炼成的孟婆香,还有南国暗礁出水的极品血珊瑚。

派人于暗市放出消息及路线,就不信这帮强盗不打主意。

 

流离之地,是此行的必经之路。

此处乃是平原沙地样貌,平坦广袤,大地干涸,土地均化为砂砾。狂风阵阵,卷起细沙扑面,有如刀锋利箭齐发,实不是车马歇息的好地方。但面积甚大,又绝无希望一日通过,全无遮挡下不见人烟。

只前方不远处有一小片树林,树木蓊郁,隐有水声,堪称荒漠绿洲,便于落脚。如要选择,亦正是伏击来往商旅的绝佳之地。

 

霸图几人趋近树林,停下马车席地而坐,掏出干粮啃食,心下却暗自提防着树林中的动静。

一炷香的时辰,并无人偷袭,林中只见飞鸟往来盘旋,无甚异状。

谨慎如张新杰却并不着急上前,只是拿出羊皮地图再作圈点,细细琢磨。

一路风平浪静,流离之地已近目的地,人困马乏。如若不选在此处动手,又是哪里?一时猜不透对方想法。

 

 

评论(2)
热度(205)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