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江湖诡话(7)

赌局方休,众人目光又转回到了地上的孟婆香和血珊瑚。

“束手就擒吧叶修!来日公堂相见,倒是可以考虑为你们说一说情。”张佳乐此刻已调整好气息,手握猎寻上前一步,伺机而动。

“哦?昔日手下败将,竟说让我束手就擒。呵呵,你们现在肯走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提醒你们,可别忘了数数我们的人数。”叶修走到包袱前,比出中间三指,在张佳乐眼前晃了晃,嚣张至极。

张佳乐心中恼怒,还要与之争辩。忽然从腰身右侧斜斜刺过来一杆长矛,矛尖锐利,破风而来,甚有气势。张佳乐弓身后缩,那矛一击未中,也不调转,径自刺向下方。

“噗”的一声,已戳中地上包裹。那女子左穿右刺,动作灵巧,如引针过线般竟将那摊开的布巾重新扎上,弄作一团。只须再将包裹向后方奋力挑出,便是成了。

攻击张佳乐算是半个幌子,真实目标依旧是那包袱。张佳乐若不避开,挺身硬挡,难免受伤。避了,又正合了对方的心意,原是一石二鸟的计谋。

便见包裹被穿在那闪亮矛尖,银杆猛然一抖已将其向上抛起!

霸图这边只张佳乐站位靠前,正欲上前抢夺。叶修又是一步横跨,已是稳稳拦住了张佳乐的去向,再使出小擒拿手,架住张佳乐手腕。小擒拿手亦是近身搏击的一种,虽不如韩文清的铁拳刚猛有力,有重创对手的神威,却最是灵活,拿人穴位及关节,制得人进退两难,甚是难受。叶修昔日长枪无敌,旁人竟不知他手上功夫也有如此修为。

 

包裹已甩出人头之高,想来已是十拿九稳。叶修身后一男子高高跃起,伸手去攫。不料指尖才勉强触及,那物嗖地向后一缩,手上竟是抓了个空。

 

一柄乌青色暗沉沉的铁爪牢牢抓住那包裹,调转头再向后飞去,直到稳稳落入林敬言的手中。这等死物也不知如何竟能辨明方向。

原来林敬言手上这武器平日里是扣在腕上,作短兵器用,爪尖又有倒刺,一旦碰上就要被剐下层皮肉。冰霜森林中产的雪蚕丝极富韧性,以其系住铁爪尾部,便可当作飞爪抛投,一来一回速度极快。常人极难分辨,只当此物能自识方向,惊叹不已。

 

忽然众人脚底嗡嗡颤动,似有活物在地下游走,速度之快难以捕捉。

林敬言拿到包裹尚未捂热,只觉脚掌微麻,他低头欲看。一声巨响炸起,脚底砖石爆溅,烟尘迷眼。一个手提忍刀的黑衣人如修罗般从地底钻出,裹在这团朦胧的灰色中跃上地面,手中忍刀却并未抹上对方颈项,只是趁乱夺过包袱便跑。

忍术刺杀之极致——地心斩首术!忍者潜行地下,再爆然袭击,往往神鬼不觉夺人性命。此刻竟只是用来抢劫,让人颇有感慨:杀鸡竟用牛刀。

 

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几下均是兔起鹘落,若是外面眼力稍差的武夫,只怕还没能明白过来,那包裹已在两方之间来回打了个圈儿。

 

此刻双方均不再客气,也不再存着以口舌说动对方之心,纷纷亮出招式。一时间,拳脚声、金属碰撞声、土石崩裂声,不绝于耳。对方人数虽多,但是霸图这边个个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丝毫不落下风,两边遂战得难分难解,整个厅堂已是一团乱斗。

叶修终于亮出了那柄闻名于江湖的神秘武器,伞身拢起,极为修长,想来之前是藏于宽大袖袍之中。他苍白手指握住三分之二处,伞尖直指前方,虽是短了些,却颇有当日手持却邪以一敌百的风范。

张佳乐又当面打出一大蓬暗器,叶修右手轻甩,已将长伞撑开挡在前方。暗器被阻,尽数落地。那伞身修长,伞面也大,且面上不知以何手法贴了层锡箔,再反射厅内烛火,顿时满室银光乱窜,晃得人眼欲花,几要流泪。

说时迟那时快,一女子从后方蹿上,以巨伞为掩护,手持一把精致银弹弓,朝这边掷出几颗圆滚物什。张佳乐眼尖,一眼便认出这土黄色弹珠和自己所使爆缩丸极为相似,大吼一声:“趴下!”已往桌后避过。

顷刻间数声爆裂巨响,室内已是烟尘滚滚。那弹丸内藏的竟是微量火药,还伴随一股极难闻的气味,呛得众人猛烈咳嗽。

再起身时,眼前那伙劫匪已是消失不见。


评论(1)
热度(71)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