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江湖诡话(14)

*最近三次元很忙,鲜有时间……如果有姑娘在看就说声抱歉~

*少年时事交代得差不多了,所以今天就停在这里了【其实是因为懒……

 

 

却说韩文清骑了那玉狮子驰骋入试,马儿快如飞燕却又稳健有力,如有神助般连番射中靶心。

现场不少人先前已于拳脚场、兵器场见试过韩文清手上功夫,此刻又见他骑射准头亦极好,均毫不吝惜,大声喝彩。一时掌声雷动,响彻林间。

 

第二日,韩文清依言赴约,将那玉狮子栓在门前马桩,然后便上了二楼。特意挑了临窗位置坐下,点了一壶酒,却并不急着饮。

镂空花窗被短棍斜斜支起,漏过春日里坊间街上热闹景象。大寒既过,南风熏人,车马往来,集市上各种吆喝声热闹非凡。

 

他于日中等到日落,酒馆内那唱曲儿少女已将《鹧鸪天》来回唱了有七八九十回,身后酒客换了数番。早过了二人言定时辰,偏也不见叶秋来。

那人还会来么?韩文清等得忐忑,不等却又甚不甘心。若自己前脚方走,那人后脚竟来,岂不懊恼。且叶秋行踪飘忽,再错过又不知何日再能相见。

他心中纠结万分,仍是稳稳坐着。只是想到素来沉稳果断的自己,心下竟有如此举棋不定之时,眉头又暗自攒起。

 

店家小二蹬蹬蹬地上了楼,在二楼稍一打量,便径直走到韩文清座前,弓着身子递上一封信笺:“客……客官,门口一位公子让我交给你。”

虽不知那小二如何识得他,但看信封上写着“韩文清亲启”,确是自己无误,便接了过来。

那笔法龙蛇飞动,俊逸风流。拆开内里,墨迹尚有余香,想是方才落笔不久。只几行字:“匆忙南下,未及赴约。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韩文清挪了眼神瞥向窗外。楼下三人驻足,衣饰不见华贵,却自有一番潇洒。旁边立了三匹毛色黑亮的骏马。叶秋正抚摩玉狮子颈背,另二人正负手相谈。

韩文清是识得苏沐秋的,另一人却不知是谁,年岁稍长,眉目俊朗气度从容,腰上斜斜挎了柄匕首,暗色的鲨鱼皮刀鞘上镶了颗碧绿玉石,举手投足颇有山河意气。

叶秋微微抬眼,正望见二楼窗边的韩文清。两人目光相遇,点头示意,并未出声招呼,大抵是并不方便。

苏沐秋转过头又与叶秋说话,两人往来对答,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只得片刻,三人拂拂袖牵马远走,往出城方向去了。

 

韩文清并未喊住那师兄弟二人。对方既是有事在身,那也不便打扰,只好等日后有缘再见。

天色暗了,酒馆门口亦挂上了灯笼。街头巷尾俱是暖黄烛光。韩文清独自饮了一坛,那酒并不烈,竟有股淡雅花香,劲力柔和绵长。

 

说相逢,道相逢。少时京中论英雄。白马踏碧空。

西南风,东南风。黄沙远岚已无踪。落日照孤松。


评论(13)
热度(69)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