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逝水的3点1

一个400字的片段复健,我还活着(X


陶轩负着手倚在窗边出神,管家崔立进来添了几次灯油他都未有察觉。

 窗外夜色沉静,未有星斗,只有一轮明月高悬。今夜又正是月中十六,那月盘不但圆亮,比之往常,又显得大出几分。其中阴影处,如起伏山峦,又似桂树成林。 

大自然造物有神,一明一暗共生共灭,竟然如此和谐。自古以来,以咏月为题的诗歌长兴不衰,但究竟是黑夜映衬了月色的盈亮与温柔,还是月色放大了黑夜的寂寞和苍茫?


陶轩目不转睛地仰望当空,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奇怪的念头。自己仿佛正置身囚井之底,不见天地,不知四时,只有那圆月是唯一的光亮所在。

他虽有一惊,却是不怕的,倒是怔怔然出神半日。不知过了几时,竟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是要去探头顶那月。


 院中响起一阵奇怪声响,呜呜咽咽,久而不绝,忽然令陶轩回过神来。他侧耳一听,原来是起了一阵风,将满树叶子吹得窸窣乱响。草木萧索,也似人一般,显出幽怨之意。 

陶轩睁开眼,周遭景物依旧,心中一松,手臂自然垂落下来。他想了想,又抬起,将窗户关上,转身来到灯旁坐下。


夜里的风,一时半刻是止不住的。

评论(7)
热度(10)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