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江湖诡话(21)

 

石室内响起机关运转声响,如老驴拉磨那般沉重。

 

有张佳乐作保,几人原本想守住洞口杀对方个措手不及。后经张新杰提醒,叶修等人转身不过一条道路,定会有所防范。以那人机敏应变,说不得还要反过来利用这被埋伏的可能。

毫无悬念地刻意所为,亦占不到便宜,还不如不为。

霸图门更擅正面对敌。

 

韩文清等人这便大喇喇地坐了下来,以逸待劳,只远远盯住洞口。

这洞中空旷安静,只有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汩汩水流声,听来颇有美妙诗意,却未令这几人有丝毫松懈大意。

估摸过了半炷香时间,从张佳乐先前所指那洞中,果不其然传来步伐声,打乱这追踪逃亡期间难得的幽静。

脚步声有轻有重,也并未刻意规整行进速度,显出对方从容散漫。

春日草原上食料丰盛,牛羊闲步,便是如此。

 

那通道想来是条直行路,步履声由远及近,并无曲折兜转之意。渐渐脱出,踏入他们所在的一方天地。

先前动静浩荡杂乱,不作掩饰,至这穴口处如悬崖勒马,戛然而止。

 

人未至,气先至。

一注强大念气好似迅猛飓风般冲出穴口,直击正前方。虽不可见,但那凛然破空声响却不容忽视,乃是行家正宗气功,隐含正义气势。

少林寺也有这般功夫,名一指禅。聚全身功力于指尖,猝然疾发,强如无形利刃。韩文清曾见识过寺内专修此功的长老师叔,以指劈石,破开因滂沱大雨被封住的后山道路,颇有裂天破地的气势。

韩文清心下暗暗叫好,叶修麾下何时竟有如此人才。眼前这人的念气聚为团状,虽无一指禅神通那般精纯,却也浑厚浩荡。

 

那念气在洞口扑了个空,竟似早在算计之中,又分作两股,分袭左右两侧。盘桓数下,却依旧未击中任一人,最后直直撞上墙壁,震下不少土屑青苔。

这人时机把握甚好,掐在洞口之处停上一顿再猛然发力,欲以一打三。

霸图行事风格勇猛向前,若之前围守在那洞穴处,被那散漫步声吸引迷惑便猛扑围上,是要狠吃一记这后发制人的苦头的。

 

就在这时从里头钻出个人影,蜷住身子落地打滚,姿态猥琐踉跄,选的却是最能避开被人二度围攻的稳妥路线。

那人受身翻起,鲤鱼打挺般弹直了身。这般狡诈老辣,竟是个仪表堂堂的俊朗青年。

自己这几手招式流畅,甚是漂亮,他正洋洋得意。这时才发现洞口无人。眼珠转动向侧边一瞥,已瞅见石厅中央处坐着的霸图四人,神情肃穆,淡定无比。

 

叶修那厮非让自己打头阵,说是以霸道气功破开攻势,以强对强杀一杀对方的威风。哪知对方根本无意埋伏,自己适才那一手看在对手眼里,岂不是装模作样的猴戏表演。

他几欲吐血,脸上已是哭笑不得,只得装模作样弹了弹布衫上沾住的细碎藓类,又稳了稳面上神情,换上笑脸冲林敬言一挥手,有些讪讪然喊了声:“师兄”。

 

这人便是林敬言口中所说的小师弟方锐。

蒙土交手时分,林敬言已隐隐察觉出方锐体内有奇异内力,并非出自呼啸。今日见他出手。功力竟不俗至此。他心下惊奇,想着制住叶修后,亦要问上方锐一问。

 

叶修领着一干同伙从洞内缓缓走出。此时均已卸了百花教长袍装扮,恢复这行人原本样貌。衣着各异,形容百态。

红衣女,黄毛儿郎,店小二,胡茬汉,老板娘,黑衣忍者,弹弓少女,均是之前已与霸图交战过的好手,已站成一线弧形,稳稳护住身后那拎着包袱的文弱青年,气势逼人。

还有方锐,及此行并未露面的鉴宝大师。

一如嘉世最活跃那时,多少好汉明知有违律法,亦要追随斗神的正义。

 

按照推算,千城山案发之时,叶修已脱出嘉世,至今已近两年。

再无昔日名声与地位,连那杆震惊江湖的却邪也不知如何失去,他身无一物,仍能揽得这许多奇人异士,为他舍命奔走。

这份气魄和才能,白道黑道任是谁,都不由得不叹服。

 

斗神之名,却邪之利,终究是外物。

他不必是谁。杀手之于叶秋,散人之于叶修,又有何分别。


 

 

TBC

 

【韩叶主篇外,有点想写双花、林方番外篇(友情向),还有少天从城隍庙小霸王长成剑圣的故事【X,或者还可以开一开其他隐藏门派的脑洞?

大概是独立成篇……这种拙计的写作能力,会有人想看么……

评论(28)
热度(66)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