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江湖诡话(22)

京城到蒙土路途遥远,马道两侧尽是峡谷山林,易于躲藏。叶修本拟半路伏击,以重合交替的反复扰敌战术消耗对方体力心神。

但霸图日夜不停,脚力甚快,让他完全挑不出地点和机会提前布置,这才将计就计,领了全部人马提前入了蒙土城。

入城后出了高价收买客栈的柜面伙计,又摸入楼中楼将百花教内弟子撂倒,并得了密室机关图。

但百花教低阶弟子只知楼中有楼,并不知道出口及机括之事。叶修自己便也未想到这一层,只将那条条通路作为普通障眼法看待。

他抢到宝物后,领着一群人穿过机关直奔提前探好的出路。一路顺当无比,眼见将至尽头,漆黑暗室前方隐隐可见一方洞口,以大捆蓬草遮掩,泄出横竖交错的幽幽亮光。

不过只剩十余步距离,却听机关声轰然响起,众人耳膜震荡,嗡嗡作响。

一道乌黑石门从上方沉沉落下,彻底拦住了朗朗日光。那门压得极为密实,散落在地面的草茎俱被碾得烂碎,溅出青绿色汁液。   

通路变作了死路,这才不得已返身回来。

 

叶修才踏入石室,就朝方锐挤眉弄眼,笑道:“我就说,霸图门光明磊落,怎么会躲在门口偷袭人呢。”

方锐心下懊恼,扭转脖子朝叶修啐了一口,道:“那是谁说让我出来以强杀强打头阵!还推了我一把!结果白白让人看了笑话去。”

“我话没说完,你自己着急就冲出去了啊!”

“什么?!当时谁走在我后头!”

“我听老大发了话,见你还趴在墙根听动静,就顺手帮了你一把咯。”

……

叶修好容易止住前后两人争吵,一室寂静无语。

 

张佳乐已将壁上灯台点燃,那蜡烛并非寻常白蜡,烛身裹了层淡紫色,点燃后熏出清淡花香。

 

“啧,百花教武功不怎么样,机关却是有一手。”这一嗓子是从方锐身后的叶修那儿传来。眼下情形,双方正面对攻无可避免。虽然叶修身旁人数众多,但与韩文清等老江湖比来,又哪能仅以量计。

他分明是逃亡未遂,落了下风,脸上却哪有半分败者的自觉。四下环壁打量后又是一副笑模样,好整以暇地瞅向张佳乐。

“百花远在西域,中原消息寡陋,多不闻其威名罢了。”张佳乐身在霸图,却也不愿令对方看轻百花,挺挺肩哼了一声。

“唔,繁花血景么?那招有点来头。狂放狠辣……”叶修想想竟然未作反驳。

“只不过……”他摸了摸下巴。

这人真真可恶,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张佳乐手攥猎寻,暗暗摩挲银色武器上的花朵纹路,恨恨地想:那人再出言嘲讽时就甩他一捧暴雨梨花,将那碍眼的白净面庞刺成个马蜂窝模样。

“只不过可惜了……你那搭档孙哲平现在也不知人在何处。”叶修双眼乌黑澄亮,语气竟是罕有的正经和遗憾。

孙哲平便是张佳乐昔年搭档,一手狂剑舞得飞沙走石,气吞山河。叶修当年击败繁花血景,不久后听闻落花尊者受伤,黯然退回西域,已多年未在江湖上出现。

 

“他在哪里,又与你有什么相干。”他语气淡然,毫无波澜。

“如果你想见他,我可以给你指条路。”叶修一脸诚恳。

张佳乐不再言语,只盯着叶修看。百花双使从不曾对外公布名讳,这人竟能知孙哲平之名,想来其中另有机缘。

他歪了歪头,像在思考,又像是在端详一件古怪荒唐的玩意儿,忽然就笑了起来。韩文清等人认识他时日不短,却从未见他如此洒脱模样。

方锐只觉眼前一花,他缩了缩脖子,数枚透骨钉已贴着头皮朝身后的叶修径直刺去。

叶修下的钩并无鱼儿来咬,霸图人数虽少,却已毫不犹豫地先发制人。

 

“老韩你都不管管你手下的人?都不招呼就开打!太卑鄙了。”叶修撑开千机伞,挡住上半身要害部位,又从伞柄内抽出一把细长锋利的长剑。脚底生风,挪移不停。

林敬言绕到侧边,才抛出铁爪,欲再以相同法子抢回包袱。只听“嘶”的一声,乌黑铁爪系着的亮银蚕丝被一旁捅来的长剑缠了个正着,持剑那人正是退回来的叶修。

 

韩文清大喝一声,反手猛劈,已格开背后劈来的大刀。又一记空手入白刃握住正前方刺来的长矛。却并不夺下,反以矛为臂,拖住对方。那红衣女虽然招式灵巧,臂力又如何是韩文清的对手,非但自身被拖得东摇西摆,本想上前助她的同伴也被这混乱架势扫了开去。

韩文清初见叶修手中的武器,心中亦是大感新奇。若不是当下情形,真想与对方再一对一好好打上一场,解一解这几年未逢对手的馋虫。

不过这人既已重新露了脸,想来也并非难事,如此想想便觉心中甚安。

 

室内剑光乱闪,拳劲横飞。一干江湖好手斗到酣处,只让风云变色。

 

“蹬蹬蹬”——一连串脚步远远传来,震得众人头顶一麻,手上动作一顿。这赌庄竟有人来,人数还不少。

究竟是什么人?叶修请的帮手么?霸图四人如是想。


评论(9)
热度(59)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