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韩叶】江湖诡话(25)

他既已开口表态,霸图其余三人必然跟随其意。而叶修一行早在对方喊出妖人之时便已愤愤然,此时纷纷亮出兵器,做出决斗姿态。

百花教人数众多,一方出手必定不敌,须得联手将其击退,再论胜负不迟。两队人马心照不宣,顷刻间已结成统一阵仗,兵器一致向外。

韩文清站位最前,首当其冲,眼神坚决如常,直如首领模样。

 

“未曾料到韩捕头与那妖人是……朋友,竟是在下眼拙。”那人目光似穿透韩文清身体,落在他身后的叶修身后,忽然猛拍脑门,恍然大悟道。

继而挥了挥袖子,竟是招呼室内众人齐齐退出。

百花教此刻占尽上风,竟不战而走,委实令人摸不着头脑。

待得全体退至通道出口处,那人才微微侧过头,道:“后会有期!”眼中怨念满满,针芒般爆射向张佳乐。

“如果还有后会的话。”

 

【第五章——死生同命】

 

无数柄柳叶刀如天女散花般甩向室内众人,破空嘶嘶,尖锐刺耳。

如方锐、林敬言等人,已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多年,虽不知这人何故而退,心中暗暗猜想定然有诈。

耳垂微动,像是等待已久般暴然而起。林敬言抛出铁爪八荒,叶修手中巨伞撑起,张佳乐也未坐以待毙,脱手以暗器打暗器……皆是手到擒来,无比精准。

柳叶刀如将死蝗虫跌落地面,明晃晃的刀身没入土中,只余系了红绿绸缎的刀柄。

方锐正欲上前,只听“轰”的一声眼前硝烟漫起,身体撞上炙热气浪,被掀了个正着。他慌忙后翻,仍是踉跄不稳,以单手撑地。原本俊朗面目被熏了个满脸烟尘,一身黄土。

这泥里竟然埋了炸药!

“轰轰轰”接连数声,刀锋入地,炸药接连爆开,如从地底开出死亡之花。

众人左躲右闪,狼狈不堪,已有二人被火药流弹所伤,血流不止。一时间并无办法,直如入了油锅中的蚂蚱,先护住头脸,不住跳跃躲避。

 

室内空旷,如何能经得住这样猛烈的炸药?张佳乐不愧是此间行家,最先反应过来!

百花教弟子已尽数撤离,大地震动,穹顶摇晃,已有碎石砖屑簌簌落下,显出坍塌倾覆之象。

又听“咔嚓”一声巨响,张佳乐避开头顶石块,回头望去,室中间那石桌已裂开一道口子,细纹四散爬开。

不好!石桌下方连有整个密室机括,甬道尽头石门全凭其吊住,张佳乐适才便是启动机括,降下石门,才阻了叶修欲逃走的那处出口。

若是此桌碎裂,机括尽毁,所有石门无力所悬,轰然砸落,再无从开启。

百花教以飞刀诱他们触发地下炸药,已是有心置他们于死地,来时那路也必被堵死。

这密室便是一处彻彻底底的死穴!

 

张佳乐心中大急,已顾不得其他,飞身跃起连踏数人肩头,再一个翻身落至桌畔。他大爆手速旋过桌下开关,听得东南角隐隐传来轰隆声响,那处石门已被拉起,他心中狂跳稍止。

但裂缝仍在蔓延,越来越多,也不知能撑得几时。恐怕未等众人穿过甬道抵达出口,竟要崩为碎石。

他双掌抵住石桌两侧,咬牙苦撑,也仅是堪堪延住龟裂速度。

 

韩文清从未见过张佳乐如此惊惶模样,也知情形有变,扭头问道:“怎么回事?”

“这桌下连有机关,要是裂了,我们就全都出不去了!东南角!快走!”炸药声,坍塌声不绝于耳,张佳乐大吼一声,手上再度发力。

他精通各类暗器,外家功夫却极其一般,渐渐已支撑不住,下唇一片艳红,咬出血来,却紧闭双眼并不松手。

忽觉手臂及腕部那钻心剧痛陡然一缓,竟不再逼来。他睁开眼,身旁站了个人,也用双手合住石桌。

 

“这里有我!”韩文清已将全身劲力聚于双掌之上,神色凝重凛然。

“那你怎么办?”

“先走!”直如虎啸山林般一声吼出,便不再多言。

这室内震动愈烈,再不走兴许便真的走不了了。张佳乐松开双手,狠狠一跺脚,边吼边向东南方冲去。其余人亦跟在他身后发力狂奔,入了那甬道。

 

张佳乐一松手,韩文清臂膊压力倍增,肌肉纠结鼓起,硬如坚石。劲装衣袖已被胀裂。他压低胯部,使出千斤顶功夫,将那石桌稳稳护住,裂缝终于不再蔓延。

也只有韩文清这等拳法高手,兼之内力深厚,才能顶住这巨石应力又知轻重。饶是如此,裸出的双臂亦是如抹了层油般,遍布汗水。

东南角那甬道无人探过,仍有机关,众人才遭了这炸药之灾,心下惶惑,稍不留神难免再入险境。如无张佳乐引路,只怕迟则生变。

 

硕大石块如冰雹般噼啪砸落,韩文清此时劲力全在双手之上,无法使出钢筋铁骨护住头部。他心中无奈,却也并无办法,只能以肉身硬抗,至少……扛过众人逃出此处。

那石块落至头顶一尺距离,当啷一声,似被硬物所阻,弹落在侧。

土石乱飞,炸药不断。这室内烟尘滚滚,险象横生,惟他韩文清立身之区区方圆不被沾染。如隔世之桃源,安全无虞,独享战火硝烟中的安宁太平。

 

一把硕大银伞撑开,罩在他头顶上空,翻转不止。


评论(16)
热度(59)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