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江湖诡话 番外一则

韩文清自卸下霸图重任,便隐姓埋名,与叶修行走四方。

他胯下的玉狮子是当年叶修当年相赠,在主人面前忠诚温顺,只是妒心极强。自从见了旧主叶修,竟不许其他马匹近其身旁,否则便四蹄乱踏,仰头长嘶。二人在碧桃湾时曾共乘一马,白马虽可负重,但行走速度缓慢,不似从前四蹄如飞。叶修与韩文清打趣,若是遇上难缠的贼人挡路,万一打不过恐怕连逃跑都要落空。这虽是一句玩笑话,但的确途中诸多不便,并非长久之法。
二人落脚之后又往当地马市,叶修眼尖,见围栏犄角单独圈有一马,膘肥体壮,浑身黑亮,有如墨染,体格亦是说不出的俊美。老板见有客人,走上前来,说这马不是本地品种,是从西边波斯国坐船而来,速度与耐力都是上上乘,要价也比寻常马匹高出五倍。韩文清听见波斯二字,眉头不经意一抖,看向叶修。

那老板年轻时走南闯北,贩马为生,眼光颇为老辣,见二人虽无兵器在手,却都是长袍窄袖,脚蹬快靴,当是武林中人无误,只是身上服饰看不出门派所属。他察言观色,见二人为波斯二字所动,便说起波斯人先前进犯中土,被中原门派联合击溃之事,大赞群侠威武。
三年前那一战,波斯人武功怪异,似有邪法傍身,各门派陆续接到战书,派出自家好手应战,却没占到半点便宜,虚空派去打探消息的先锋还被绑了作人质。为了不引发国邦之间的争端,霸图门不便直接插手此事,韩文清表面按兵不动,实际也派人暗中调查。
各大门派各自为阵,僵持二月之久,却在一夜之间结成联盟,布了个精彩绝伦的局,引波斯人入瓮,还破了他们的功夫,令他们立下百年内绝不踏足中土的誓言。如此峰会路转,一鼓作气,各家弟子不知转机从何而来,只教赢了波斯人便出了胸中一口气。
国家有律法,江湖有规矩,武林人向来不与朝廷人来往,以免被人暗地骂作鹰犬,堕了自己威名。除了参与密谈的各家掌门,任谁也料不到,那布阵人正是当时坐阵京中的霸图门当家韩文清,而助他取信群豪、四处穿针引线之人,便是从嘉世杀手摇身一变为散人的叶修。此局能成,亦少不了混入波斯人中的内应黄少天的功劳。

这件事影响不小,波斯武士退出中土,波斯王便派人送来大量上好的香料和马匹,以修复两国关系。既是隔海,自是以船运输,香料只需储藏得法便无大碍,但商队在海上遇了几场大风浪,颠簸剧烈,有少量马匹晕船,上岸后依旧水土不服,四蹄发软,口吐白沫。这样的马如何能进献给朝廷?波斯商人便将这些马儿就地贱卖,只将好马带走。当地人见马儿口吐白沫,都不肯买,只怕买回去便暴毙而亡,便有人建议趁它们未死,宰杀食肉。恰巧这贩马人经过港口,他慧眼如炬,将这些波斯马买了回去,悉心照料。马儿每日咀嚼草药,渐渐康复,它们比寻常马匹吃的草料多一倍,也长得异常健壮。其他马匹已被人陆续买走,只剩这匹黑马,毛亮如缎,毫无杂质,是其中最好的一匹,那老板竟有些舍不得出售。
叶修哈哈一笑,黑马虽好,但兜了如此大一个圈子,只怕是老板抬价的借口,他正要说话,韩文清已爽快掏了银子,请老板割爱。

二人将马牵回客栈的马厩,天色已暗了,远远便看见明月照夜一般的玉狮子。说来奇怪,玉狮子见了黑马,竟未有明显敌意,只是走上前去,绕着它转圈踱步,轻轻打着响鼻。叶修与韩文清对视一眼,放下心来,将马拴好便回房去了。次日二人再出发时,已是各乘一骑,韩文清着黑衣,骑白马,叶修着白衣,骑黑马,黑白相间,反差鲜明,也是说不出的趣意。宝马配俊才,二人相貌不俗,身上又有侠气,惹得镇上行人不由多看几眼。

出了城门,韩叶二人对视一眼,手上缰绳一抖,各自大喝一声,两匹马便发力狂奔,身后扬起两蓬尘土。一黑一白,你追我敢,飞驰在空旷无垠的平原之上,所过之处黄沙滚滚,二人便似入了画卷深处一般。
叶修暗暗叫好,从前他与人赛马,玉狮子从来都是将其他马匹远远抛在后方。此时两匹马行动如风,竟赛得旗鼓相当,不分上下。偶有一马领先,很快又被另一匹追赶。看来那马市老板所言非虚,这等好马,高价也是值得。

一个时辰之后,二人拉住缰绳,先后跃下马来。叶修走在前方,轻轻抚摸黑马的头颅:"好马儿,我该给你取个好名字才是!"韩文清与玉狮子走在后方,沉吟道:"黑麒麟,你看如何?"叶修转身拍手,他一边笑一边对韩文清挤眼:"好名字!麒麟可是神兽,要把狮子给比下去了。"韩文清摸了摸一旁的白马:"无妨,反正都是你的马。"
玉狮子见主人松了缰绳,慢慢朝黑麒麟走去,不大会儿竟将头贴了过去,与它亲密厮磨起来。二人见了这一幕都愣住了。韩文清忽然意识到它从前不许其他马匹靠近,恐怕不是因为妒心。马有灵性,性情亦随主人,玉狮子从前既是叶修座骑,自同他一般心高气傲。今日它见黑麒麟神骏无匹,速度与耐力均不输给自己,这才愿意与它交好。

韩文清自与叶修在渡口再见,二人既无约定,也未询问彼此。两个男人,不过信马由缰,漫步山林。四野无人,百无聊赖之时,叶修又唱那古怪曲调,还以言语激了韩文清与他同唱,他唱亦余心之所善兮,韩文清则唱虽九死其未悔,唱完都觉十分难听,却极痛快,一并放声大笑。
韩文清在霸图之时,处处以公为先,事事当为表率,虽不向人言语,心头总似压有巨石千斤,哪里有过如此惬意舒畅的时刻。此时身处广袤之地,与叶修并肩而行,脑中不由泛起前尘旧事,感慨万千。那些腥风血雨,生死交会,命悬一线,最终成全了此刻的相伴相守。

从此天涯海角,山长水阔,便是身旁这个人了。

评论(25)
热度(168)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