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江湖诡话(27)

双掌置在那人背脊,怀中躯体温热,气息蓬勃。上身紧贴处尚能感受对方突突的心跳。这人真的没死!

韩文清也不知为何,看见这人活转过来,心中狂喜不已,如同夏末傍晚钱塘江的潮水,汹涌澎湃奔腾不息。胸腔中也盛放不住,他头脑一热便伸手搂住了那人。
直到一双手推开自己,他先是疑惑,继而觉察自己此时大为失态,只得尴尬松手。正要开口说点什么,又被叶修一把扯过手腕,猛然向前拽倒。

石室穹顶终于彻底坍塌!巨石一股脑儿轰然砸下,地面扬起浓浓沙尘。若是不及闪避,真真要被砸成个断肢残体,脑浆迸溅。

 

韩文清与叶修两人身躯紧贴,在地上滚了数番,才堪堪避过,进了离得最近的那处洞口。粗砺石头硌得背部火辣生疼,两人均被浑浊烟土呛得咳个不停,算是暂时死里逃生。

“我说,韩文清你刚才是不要命了?”叶修止住了咳,平了平呼吸开口道。

“……”

韩文清仰面而卧,那人还伏在他身上,开口之时气息尽数喷在自己脖颈之处,麻痒难耐。他心下窘迫,屈起一腿想将叶修掀到一旁,却听那人嘶地倒抽了口气,恐怕是触了伤腿,于是停了动作又不敢再动。

他听人说过“男女授受不亲”,异性独处一室有瓜田李下之嫌,极为不妥,更遑论肢体接触。可叶修分明不是娇柔女子,而是与自己一样的阳刚男儿,甚至于武学造诣上更甚自己一筹。也不知如何此时竟生出这般异样心思,焦虑难安。

以前分明也与这人一同吃过酒,赛过马,那时却未觉得有甚不妥。

 

一双手悄然抚上他的纠结眉宇,轻轻摩挲。韩文清只觉眉心处像要着了火,心脏狂跳不停。

身上那人察觉,发出一声轻笑:“你知道你刚才的样貌有多吓人么?活生生像是从地狱中走出的恶鬼罗刹。”

“恶鬼罗刹说的不是你?”韩文清喉头一紧。

嘉世叶修惯着黑衣,长枪却邪无往不利,从无失手,不少人将他比作战场修罗。

“嗯……我是恶鬼罗刹,那你怕不怕我?”叶修反问。

韩文清已不知该如何作答,这人口舌之利他早在十年前就领教过,不管他答什么,总归要被那人占了便宜去。

 

“你自然不怕我……”叶修仿佛自问自答般,发出一声叹息,“我又何尝怕过你?不然如何能斗了十年。”又自顾自笑了起来,显然心情不错。

 

洞口已被石块封住,甬道内寂静无声。叶修笑声却如清辉明月,照亮漆黑暗道。混沌虚无中,韩文清分明看见那双乌漆漆的眼,浩淼深沉中像有点点星辰闪烁。

十年光阴于眼前逐一流过,他只觉心头一痛,心中所有不安尽数化为清明一片。他终于懂得,自己那些不必思考,不会犹豫,如躯体本能般的反应是什么。

 

上方阴影越靠越近,顷刻间唇已覆上韩文清的。

两人死里逃生,惊险之余又有了些人生不易的感慨。韩文清既已明了自己的心意,也并不闪避,两人在这地底深处柔柔地接了个吻。好在此处黑暗无光,只听得对方心如擂鼓,若是见了彼此面红耳赤,手脚僵在半空的好笑模样,只怕这一遭是如何都下不了口。

两人均是爱武成痴之人,刨除身上肩负职责,平素精力都用来钻研武学,过的是刀山剑雨的生活,尝的是铁血豪气的滋味,又是未开荤的童子之身,何曾试过这般缱绻温柔,一吻之下已是激动不已,一室旖旎情愫。

片刻后两人面颊唇边已沾满彼此口水。

 

叶修翻到一旁,与韩文清并肩平躺,胸膛起伏微微喘息。

韩文清听见身旁人喘气声似有不同,非是方才情动模样。他心念一动,翻身去探那人额头,手掌之下一片湿濡,已是大汗淋漓。

“呵,小意思,死不了……”叶修此时说话有气无力,但听来心情极好。

他本已极是小心,但叶修伤得不轻,适才又心绪澎湃,终是碰到伤口,他竟一直不语,忍至当下。

韩文清火急火燎地翻身跃起,取出衣内的火折,擦出幽幽一捧火,照向叶修。那人面容惨白,双眼微阖,却是淡淡微笑状。泥沙糅入伤口,十分可怖,探手摸去,好在并未伤及骨头。

叶修轻轻地抬了抬眼皮:“方才我用千机伞支住了那石块一角……”

韩文清面色冷峻,点了点头:“我先帮你处理伤口。”他身边并无药膏,但若不先处理伤口,一旦溃烂流脓便极为麻烦。

“来吧。”叶修点点头。

韩文清得叶修指点,从千机伞柄中掏出蛇形匕首。刀身九转蜿蜒,刀锋雪亮晃眼。韩文清将它放在火中来回烫过,再平贴叶修伤腿将那表面烂肉剐了下来,又取下头部额巾为他包扎伤口。

刀尖剜过,叶修下肢抽动。他将手捏着韩文清的衣角,紧闭双眼,始终一声未吭。


评论(36)
热度(100)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