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叶黄】道士下山(4)

黄少天听完一怔,他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这大妖怪本事极大,在自己的剑术攻击下游刃有余,连自己的法术也对他无可奈何,满园藤蔓根本不听自己号令,似乎对他极为忌惮。这样厉害的妖怪,却在提起另一个人时神情落寞,黄少天手中木剑还指着对方的后脑,他察觉剑尖压力消散,再无阻挡,对方竟已卸下防备,此时一剑刺下,必然不会失手,可一报自己被他戏耍之仇,但不知如何,他望见对方的背影,又听见一声极轻的叹息,便觉得这剑再刺下去便没什么意思了。

既是误会一场,黄少天便不再将方才事放在心上,他放下剑,冲着那背影道:“喂!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人也好,妖也好,在一个屋檐下躲雨,也是缘分,总不好一直妖怪妖怪地叫吧

“叶修...

【叶黄】道士下山(3)

黄少天瞪大了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提高声音道:"啊?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那人的特征是什么?"

对方一字一句,表情认真地重复道:"应该,是个,男人。"

不知道姓名和年纪还勉强说得过去,竟说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确定,这是哪门子的寻人?寻人开心还差不多吧? 黄少天火气噌地一下涌上头顶,枉费自己真心诚意,出谋划策,这人——哦不,这妖怪却在戏弄自己,还有比这更令人生气的事吗?定是看自己年轻和善,有所轻视,又听说自己不会随便下杀手,才敢如此嚣张跋扈。原来人善不光被人欺,连妖怪都敢道士头上来动土!

黄少天脸一黑,道:"大胆妖孽,胆敢戏弄本道长!今日定要让你...

【叶黄】道士下山(2)

*试下格式变正常没。。一个垂死挣扎的简短复健。。 

1在这里。。


面前这把伞其貌不扬,灰暗的伞面岿然不动,五木之精的桃木剑穿不透,九字真言也如泥牛入海。黄少天虽然还未正式出师,降妖的本事算不得顶尖,但他与师父下山后走南闯北,降服过的妖怪,没有一百也有五十,还从未遇过如此诡异情形。

这伞底下究竟藏的是什么东西?黄少天心跳如鼓,脚下退了两步,稳住了身形。不管是妖魔还是鬼怪,这东西的法力肯定非同一般。方才自己连出两招攻击对方,虽说只为试探对方的底细,但兴许已经激怒了妖怪。据说有些修行偏门邪术的妖怪在盛怒之下法力还会大大胜出平时,要是遇上这种,自己可真是格外不走运! 
 ...

【叶黄】道士下山(1)

*兴之所致开了个新脑洞,不是老徐那个道士下山……

 
 

天上雷云滚滚,乌云尽裂,一副不知何时就要坍塌的模样,罩在嘉世城的上方,沉闷得透不过气来。又像极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让人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恐慌。 

大街小巷里忽然卷起一股怪异的风,地上原本用木块压住四角的蓝底花布,瞬间被掀起两丈,叮叮当当掉下不少玩意儿,蹲在地上的小商贩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去拣。这些物什虽然并不如何精贵,但也能换回几斗米钱。城门的菜市早早地散了,农妇们匆忙收拾起没卖尽的瓜菜,用板车推了,三五结伴出城回乡去。 

看这天气,似有一场疾风骤雨。 


邪风翻滚的...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