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小说本《群星闪耀》

不好意思,占一下tag打个广告 
《群星闪耀》还有一点现货余本,希望能卖完不糊墙: 余本点我
 也谢谢买了的姑娘的支持。


光线不好,我尽力了……

一个本宣


无差别  预售链接  试阅


刊名:群星闪耀 \ Binary Star

原作:全职高手

CP:韩文清&叶修

题材:机甲软科幻

封设:@Hilbert space

排版:@Hilbert space

校对:@Intellipid & @akimaple

其余信息可以看宣图。

CPSP场贩的摊位号还没出来,后续会更新,有什么问题可以评论或者私信。


*Lofter已发布全文,但不是最终成稿,因每次修改都会出现被关小黑屋的情况,所以暂时不作更新。


感谢各位staff,...

【韩叶】群星闪耀(五)

*居然写到五万+……完结!

前文连接:【韩叶】群星闪耀(一)


人人厌恶战争,向往和平,地球人和萨斯星人已经停战很久,联盟里有些队伍已经露出懈怠的情绪,训练时都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霸图一向纪律严明,队员倒是一如既往,没有受到任何外界影响。而韩文清的话变得更少,笑容也更少,他的生活一如从前,吃饭睡觉训练出任务,非常规律,只是少了与他棋逢对手的人。没有任务时他常常把自己关在训练室里,比以前更拼命,出来时身体像从井里刚捞起来。

除了那天夜晚,他没再对任何人提起过叶修,仿佛他只是自己混乱梦境里的一场幻觉,从未真实存在过。冯将军主持的例会上韩文清总能见到孙翔,目前他是整个联盟最年轻的队长,通过...

【韩叶】群星闪耀(四)

韩文清心事重重,只顾顺着青石路往前走,路上的雪铲得不算干净,他一不注意就错过了分叉口,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走错路,竟不知不觉来到了嘉世的宿舍楼下。霸图的宿舍在北边,和嘉世是完全不同的方向。韩文清有些无语,感觉出了差错的不只是眼前这个世界,还有自己。

他转身要往回头,遇见迎面而来的嘉世队员张家兴。他刚从基地的超市回来,两只手拎满了东西,都是吃的零食,服装和日用品都由联盟定期发放,但是不包括零食。他看见韩文清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堆起了笑容:“韩队,您怎么到我们宿舍楼来了?”

韩文清没想到怎么回答,只是摇摇头,他总不能说我晕头转向就走到这里来了。

 张家兴见他表情严肃,眉头拧成一个...

【韩叶】群星闪耀(三)

韩文清调出通讯面板呼叫叶修,却发现最近联络记录里一片空白,他想可能是技师检修大漠孤烟时的误操作导致记录被删除,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他没有放在心上,切换手动搜索,输入叶修的工号,点击连接,对面响起的却不是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僵硬的系统女音重复说着“对不起,您呼叫的工号不存在,请您重新输入”,显得有些诡异。

韩文清皱了皱眉,反复确认自己没有输错号码,但结果仍然一样,不知道通讯系统出了什么故障,只好暂时作罢。他望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半,不知不觉竟然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四点钟的食物还未完全消化,腹中没有饥饿感,韩文清退出连接系统,切断电源,换回工装直接往礼堂去了。


晚上七点是基地的集体活动时间...

【韩叶】群星闪耀(二)

韩文清驾驶着大漠孤烟,飞行在漆黑的夜空里,除了音调高低不同的系统音和偶尔从联盟传回来的广播,机舱里没有其他的声音。作为特殊兵种,他们的任务有时要跨越半个地球,日复一日的飞行,没有同伴的路途漫长而枯燥,白天稍好一些,能看到云海和灿烂的日光,光明总能振奋人心,夜晚则有些糟糕,不但滋生睡意,还容易引来愁绪,即使是驾龄很长的飞行员也难以幸免。

驾驶室里是不允许喝酒的,但有些人还是会偷偷喝上一点,来缓解这令人发疯的无聊,只要不喝醉影响机甲接驳,联盟对这种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有人会准备几本有声小说或是复古评书,营造自己并非孤身一人的氛围。

韩文清是个在飞行途中连音乐都不听的男人,他习惯注视前方,...

【韩叶】群星闪耀(一)

*可以直接当独立篇看,大概可能也许还会有个中后篇。


在物质空前发达的时代,人们丰衣足食,饥饿两个字仿佛是远古异兽,只存在词典之中。

韩文清记得自己上一次饿得前胸贴后背,是在三年前。他在返程途中收到基地发出的信息,需要派一人前往奥玛尔山执行一项紧急任务。当时他上一项为期三个月的任务刚结束,虽然不是去支援前线,但也是个苦差事,周期太长,路途又辗转,常常昼夜颠倒,还需要时刻保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令他的肉体和精神都极度疲惫。

机甲部队是所有兵种中最特殊的一股武装力量,对驾驶员的要求非常高,不只要求身体素质过硬,反应灵活,对精神状况的要求更加严格,驾驶机甲时,人体需要与系统进行神经接驳,对大脑...

【韩叶】纯真年代

*重新写了一下

五中可能是H市条件最差的中学了。实时气温三十八度,教室像个大烤箱,电风扇咿咿呀呀地转,像戏台上的人慢悠悠地吊着嗓子,让人昏昏欲睡。

语文老师虽然是个地中海发型,却梳得一丝不苟,站在讲台上激情澎湃地在讲现代诗歌。 叶修热得心烦,把脑袋撑在胳膊上,心里哼了哼,随便凑点生僻词语,写点前言不搭后语的句子,也能叫诗了。忽然后背被人捅了两下,他后桌压着嗓子说:"老大,放学要不要去一起去溜冰?网吧那边新开了个溜冰场,我还叫了隔壁班的黄少天和张佳乐。嘿嘿嘿。"他一来劲儿,声音不由高出几度,发现语文老师朝这边看了几眼,又马上把自己埋进一尺高的书桌里,装成用功的样子,只露出了几撮黄...

【韩叶】江湖诡话 番外一则

韩文清自卸下霸图重任,便隐姓埋名,与叶修行走四方。

他胯下的玉狮子是当年叶修当年相赠,在主人面前忠诚温顺,只是妒心极强。自从见了旧主叶修,竟不许其他马匹近其身旁,否则便四蹄乱踏,仰头长嘶。二人在碧桃湾时曾共乘一马,白马虽可负重,但行走速度缓慢,不似从前四蹄如飞。叶修与韩文清打趣,若是遇上难缠的贼人挡路,万一打不过恐怕连逃跑都要落空。这虽是一句玩笑话,但的确途中诸多不便,并非长久之法。
二人落脚之后又往当地马市,叶修眼尖,见围栏犄角单独圈有一马,膘肥体壮,浑身黑亮,有如墨染,体格亦是说不出的俊美。老板见有客人,走上前来,说这马不是本地品种,是从西边波斯国坐船而来,速度与耐力都是上上乘,要价也比寻常马...

【韩叶】同路人(4)

*8000+的4……


二十分钟后,四野的黑暗退往远方,道路两侧渐渐显露繁华景象。农家土菜馆一家连着一家,门上的牌匾缠着一圈圈的小灯泡,发出彩色的光,用来吸引过路人的注意力。

叶修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指了指前方的路标,感慨道:“记得我第一次来眉山拍戏,这里还是一片荒芜的土丘,开上几公里都不见人烟。一条坑坑洼洼的石子路,整车人都快被颠散架了。”

“嗯,那时连路灯都没有,前面还有片鬼气森森的树林。”

叶修点头:“我有个同学和我一起来的,半路尿急撑不住,下车去林子里放水,还坚持不要人陪他。结果去了大半天不见回来。导演怕出事,让我们几个结伴下去看看,走到半路就看见他一瘸一拐的,那表情可以直接...

1 / 7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