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韩叶】江湖诡话(31)

这世间之事原本各有机缘,此间奇妙种种皆不可言说。如同星罗棋布的棋盘,每一局棋,只一步不同,又生出百十步不同,步步紧扣,到最后竟存在千万种终局的可能。

但人间道路万千,也只行得一条未知。八卦周易,亦无从卜算。

韩文清与叶修二人,少时相交,举杯论道,惺惺相惜之下却又成了此生最大的对头,已是天意弄人。

韩文清平素寡言,不怒自威,惯以双拳较长短;叶修生性潇洒,语自带笑,只借清风洗狂愁。如此性情,纵使察觉那深藏的朦胧心思,也难有吐露时机。

若不是今日被困楼中楼,又遇生死险境渡了一劫,只怕二人还是针锋相对的宿敌,见面仍是拳来脚往,毫不留情,又怎能结成这一段美好因缘。

世人只道这二人绝非同类,一为刚猛,一为柔韧;一为方正,一为邪异,同室相处亦要引人哗然,更遑论彼此倾心。只是,只见美人,不见白骨,又怎悟得出真正的大道同源,殊途同归。

 

昏暗中也不知过了多久,韩文清道:“你的腿好些没?”

“好多了,就是有点痒。”叶修挪了挪地方,挺直身子道。方才滔滔不绝之时并未在意,伤处已微微生出热意。他知是那佛心起了药效,却也忍不住想伸手去挠上一挠。

韩文清扯过他的手,严肃道:“别动!”又解释:“佛心不但能止血,更能生肌。你一挠,这药便算废了。”

食人藤虽被砍断大量枝条,但再生能力极快,一地黏腻汁液腥臭难忍,无论如何叶修也不想与韩文清再冲入那地。但腿上逐渐麻痒难耐,比用鸟羽搔弄掌心的感觉更难受百倍。

叶修不住捏拳,又松开,头颅微微仰起,咬住下唇轻声喘息,想勉力熬过此时煎熬。

忽觉腿部一松,布巾被人轻轻揭开,一股清凉之风呼在伤口四周,极为舒爽快意。叶修伸出双手,摸到韩文清头顶隆起的发髻,他弯腰半伏,不住往自己腿上大口吹气。叶修只觉心中一热,情不自禁咧嘴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韩文清抬头望他,皱眉问道。

“没什么。我不过在想……”叶修啧了一声。

“想什么?”韩文清眉头皱得更紧,不知这人又有什么心思。

“上回沐橙与我说,京城里不少大户闺秀都极仰慕霸图门的主事人韩文清,道他是顶天立地的真男儿。但那人相貌虽俊,却极少言笑不解风情,小姐们暗生情意又惧其威严,不敢上前。我便在想,韩捕头平时若是少皱上几回眉,面目和善可亲些,只怕早已抱得美人归家,成亲生子。”叶修微微一笑。

“所以?”韩文清面上微微一红,哼了一声。

“先前我还想劝你多笑上两笑,现在想想还是罢了。”叶修伸手抚了抚韩文清的眉,叹了口气,继而又得意道,“也亏得你面如罗刹,才让我平白无故捡了个便宜。”

千万条道路之中,终于踏上互相倾慕那一条,这便是天作机缘。叶修并不矫情,此刻已是百无禁忌,肆意调侃。

“也不是没有来找我说媒的,不过都被我回绝了罢了。”韩文清略一思索。

“这女子也算是眼光与胆识俱佳!”叶修赞了一声,又惊道,“诶?你当时为何回绝?”

韩文清不再回答,只顾低头继续吹气。

那时他从千山城归来,已被黑衣人手中却邪深深震住。江湖中人常道“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世道凶险,兵器从不离身,何况是赖以成名的神兵利器。叶秋武艺超群,又树敌甚多,若有人斩其头颅,必然大肆宣扬鼓吹来拔高自身名望。他探查多月却无所获,一叶之秋依旧笑傲江湖,却无人知道那个手执却邪的黑衣人已不是叶秋,而真正的叶秋已不知所踪。韩文清心中疑窦丛生,何来心思谈及婚事。

这种事情,此时他又如何开口说给叶修听。

 

两人便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也不觉时间难捱。叶修解了麻痒之苦,心情极为愉悦,又捡了江湖上奇诡罕见的传闻和南方城镇的地貌风俗说与韩文清听。有几桩连韩文清听了也大感惊奇,连赞有趣。

二人对坐,开怀大笑。

 

叶修起身缓缓行走,腿上伤口已不再剧痛,尚可忍耐。他将手搭在韩文清肩头微微借力,二人继续向前方探去。

道路向上倾斜,应是通往地面的出口。二人越行越开阔,直到烛火映上那扇坚实厚重的巨大石门,门上雕了不少繁杂花纹和含义不明的奇异文字,洞顶与石门连接之处隐隐可见钢索,如张佳乐所言,机关被毁后这门便是永久性的落下。

叶修身上无碍,与韩文清二人大喝出声,运出全力聚在掌心去推那石门。二人已是当今世间数一数二的高手,如此往复十余次,但那门岿然不动,不免略有些丧气。

叶修半瘸着四下走动,查看土层干湿与密实情形,竟发现一处洞口。他唤来韩文清:“你说这会不会是才是出口?故布疑阵?”

韩文清望着那只有拳头大小的洞:“这似乎只是个田鼠洞……”

二人四目相对,一时沉默。

 

这处确实开阔,已有普通民居卧房大小,两人席地而坐。对面墙角处生有连片植物,紫红幼苞半阖待放。没想到幽暗地底之下,竟有众多生物存活,不由啧啧称奇。

二人经历大厅巨变,又与食人藤交战,适才运劲推石,实在消耗不少内力,此时精神已极为倦怠。

黑暗中吹熄烛火,再寻了个舒适姿势互相倚着,便睡了过去。


评论(36)
热度(83)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