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叶黄】道士下山(4)

黄少天听完一怔,他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这大妖怪本事极大,在自己的剑术攻击下游刃有余,连自己的法术也对他无可奈何,满园藤蔓根本不听自己号令,似乎对他极为忌惮。这样厉害的妖怪,却在提起另一个人时神情落寞,黄少天手中木剑还指着对方的后脑,他察觉剑尖压力消散,再无阻挡,对方竟已卸下防备,此时一剑刺下,必然不会失手,可一报自己被他戏耍之仇,但不知如何,他望见对方的背影,又听见一声极轻的叹息,便觉得这剑再刺下去便没什么意思了。

既是误会一场,黄少天便不再将方才事放在心上,他放下剑,冲着那背影道:“喂!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人也好,妖也好,在一个屋檐下躲雨,也是缘分,总不好一直妖怪妖怪地叫吧

“叶修。"

黄少天道:"你要找的那人是你的朋友?你找了他很久吗?"

"自然是我的朋友。"叶修没回头,只有指头动了动,似是在思索,"也没有很久,才十几年吧。"

黄少天暗暗咋舌,心道十几年还不算久,自己打娘胎生出来也不过才十六载,但妖与人寿命不同,想来十几年对妖怪来说并不算什么,便点点头:"他是人?"

"他前一世是人,修成了仙身。"叶修道,"这一世我便不知道了,可能是人,也可能是妖。"

黄少天吃了一惊:"既已成仙,怎么还会再入轮回?"在他的认知里,神仙都是不食人间烟火,不死不灭之身,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要问长生,求仙道。要是知道神仙也会死,并非一朝成仙便再无烦恼,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失望。

叶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打量了他一番,问道:"怎么,你也想当神仙吗?"

黄少天愣了愣,被问住了。他想当神仙吗?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生下来便被抛在山中,被魏琛捡到,自然而然地当了道士,跟着师父学法术,长大些便随他四处斩妖除魔,他没想过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就像天要下雨人要吃饭,似乎并没有什么道理可讲,魏琛也从未对他说过什么广积功德将来好飞升成仙之类的话,他总是笑嘻嘻地招呼黄少天,来来来,此地又有妖可收,有酒可喝了,仿佛这只是一桩营生。

叶修见他面露一丝迷茫之色,笑了笑:"没关系,你还年轻,可以慢慢想。"

黄少天忽然道,"你和他是如何相识的?"一只大妖怪和一名仙人,定然有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令他十分好奇。

"此事说来话长。"

黄少天眼巴巴地等着,叶修却只是拈了片树叶随手把玩,并不开口。黄少天见他如此,便知他不想继续往下说。不说便不说罢,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事,叶修与自己不过是初次相识,又凭什么要将他的过去告诉自己。

黄少天走到火堆旁,蹲了下来:"你冷不冷?要不要过来一起烤火?"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一些,天色也亮堂了起来。

"我不怕冷。"叶修摇头说着,却是也往这边走来,与黄少天面对面坐下,他苍白的脸庞在火焰的照耀下有了一些颜色。

"你既不知他真名,又不知他投身何处,要如何找他呢?"黄少天继续烘衣服,还有一只袖子没干。

叶修对黄少天颇有好感,觉得告诉他也无妨:"他身上有一个印记,如果在附近的话,我能感应到他的存在。"

黄少天观察他的神态:"但是你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感应到,对不对?"他见叶修不说话,又说,"而且他既然已经再入轮回,饮过孟婆汤,前尘旧事便一洗而净,就算找到了,他也不认识你了。"

叶修摇摇头:"那不重要。"

"我师父常说,缘来则聚,缘去则散。一世有一世的宿命。"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既然不重要,你又干什么非要找他。找到后又要如何?"

叶修仍在把玩手中那枚青叶,叶片上有一滴雨水滚滚而动, 半晌才说道:"如果他是妖,我就陪他一道修行。如果是人,我便守在他身旁,保他一世平安。"

黄少天心下一震,为之触动。见叶修面上平淡,这句话却极有分量感,似在他心中百转千折才吐露,对他与那仙人之事更加好奇向往,不知二人之间究竟有如何羁绊,令他如此执着。奈何叶修不说,他也不好再问。


黄少天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怜,找个人找了十多年也毫无线索,连是男是女是人是妖都不知道,简直如大海捞针,机会渺茫。只可惜自己作为一名道士,降妖除魔自己是拿手的,但是替妖怪找人,倒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见他明明是个大妖怪,身上衣服却又实在惨不忍睹,和他的相貌气质毫不相符,又问:"你这身衣服打那儿弄来的?"

叶修随口道:"从一个死人身上剥下来的。"他初化人形时浑身赤裸,见到雪地里躺了个人,嘴唇乌紫,已没了鼻息,就先把对方的衣服扒下来穿了。倒不是为了御寒,只是为了有个遮体之物,免得赤身裸体吓着路人。

黄少天没了脾气,料想他是第一次化形,居然扒死人的衣服穿,忍不住道:"死人的衣服穿不得,尤其是枉死的人,身上有怨气不散。"他又想到对方叶修是大妖怪,怎么会怕死人的,摸了摸鼻子说,"而且最近听说有一种怪病横行,得病的一传十十传百,一个村子一夜之间就死光了。我不知道人的病能不能传给妖,但我劝你还是小心一些。"

"受教了。"叶修点点头,又说,"那你离我这么近,就不怕万一我染了病传给你?"

黄少天道:"我是谁?我会怕吗?我们兰溪阁有清气护体,百毒不侵。对了你有钱吗?"

"没有。"叶修摇头。

"那,雨停了你去买件像样的衣服,别再穿这一身了。"黄少天于心不忍,只好自认倒霉,去掏袍子里的银票。魏琛常常喝醉酒,管账的重担就落在黄少天的身上,今天赵家给了七张银票,再加上之前半年攒下的几十张,偷偷给叶修一张也没什么吧。结果掏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黄少天自言自语,"银票呢?我的银票呢?刚才明明塞在怀里了。"

"银票是什么?"叶修问。

"这么大一张,盖了各大钱庄的印章,一张可以兑换五十两银子。"黄少天比划着,"吃饭要用,住客栈要用,买药材要用。"

"你脚下那团是什么?是银票吗?"叶修指了指黄少天的脚下。 黄少天低头看去,发现脚边有一些零星火星,连忙用脚将它碾灭了。他用树枝手忙脚乱地把那团可疑的灰烬拨弄开来,果然是他的银票,一打烧得只剩下一点边角料了。

黄少天抬起头,瞪着叶修,沉默片刻后抱头大喊:"啊啊啊啊啊完蛋了!都烧光了!"定是刚才气不过要和叶修打架,手一抖,银票就从衣服里掉进了火里。

叶修看他一眼,十分淡定:"急什么,钱没了再赚就是了。"

"你说得简单!哪有那么多生意上门,这两个月怕是要喝西北风了。"黄少天垂头丧气,欲哭无泪。他要是看见叶修嘴角那抹笑意,估计要气得跳起来用木剑戳他几百个窟窿。

黄少天呼呼出气,只心不在焉地拨弄着地上的树枝,忽然头猛地一抬,跳到叶修面前,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叶修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干什么?"

黄少天抓起一把叶子,塞到叶修手中:"你这么厉害,会点石成金吧?来来来!你快帮我变点银票出来。"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叶修。

叶修觉得有些好笑,手在空中划了一圈,叶子果然变成了沉甸甸的一打银票。黄少天“哎呀”一声,满面喜色,跳起来就要去接,叶修却把手收了回来,他将把银票往天上一扔,摇了摇头:"障眼法,半日便破了。"绿叶洋洋洒洒地飘下来,还有两片落在黄少天的肩膀上。

黄少天被叶修这么一耍,又泄了气,有些气恼道:"那怎么办。一年白干了,没钱吃饭了。早知道刚才不对你动手了,也不会把银票掉在火里了。"

正在碎碎念,旁边一个水洼忽然波纹一荡,亮起一道光,黄少天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连忙把叶修推到一旁。水洼里现出魏琛的脸:"徒儿,在哪儿呢?"

"师,师父,我在一个宅子里避雨。您老酒喝得怎么样了?钱还够吗?"黄少天的手在身后对叶修摆了个手势,示意他不可过来。叶修初见这等水镜法术,觉得有些新奇,见了黄少天的神色,便点点头,远远坐着不发一言。

"喝了五坛十八年的女儿红,过瘾,过瘾。"魏琛摇头晃脑,打了个酒嗝。

黄少天一颗心都提起来了,心中叫苦不迭,就怕魏琛让他现在过去送钱,脑子里盘算着怎么先编个缘由拖一拖。要么就直接告诉魏琛银票都被他烧光了,那估计起码要被关个半年紧闭。

"咳,少天,我有事要往泰山去一趟,这次不能带你。"魏琛还是一脸酒意,眸子却亮了一亮,"你若想在这里多待两日也随你,但是玩够了就得马上回兰溪山去。"

黄少天听见魏琛不与自己一道,顿时松了口气,眉开眼笑:"太好了!师父你放心去吧,徒儿我马上就回山里去。"

魏琛嘴角一抽,觉得黄少天今日反应奇怪,竟然没有缠着自己带他去泰山,想好的一大堆大道理忽然派不上用场了,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那个,钱还够吧?省着点花。买丹药和符纸很贵的。"

"够的够的,师父您不用担心我!您快去忙大事!我会照顾好自己。"黄少天拍着胸脯,又操起木剑挽了剑花,就差高兴得翻跟头了,"您看!我已经可以出师了。"

魏琛欲言又止,又在那头叮嘱了几句,黄少天连连答应,余光瞥见叶修嘴角噙着笑望自己,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水洼中又荡起一圈波纹,魏琛的面容隐去了,变成了树木漆黑的倒影。


"你师父不要你了你还这么开心?"叶修瞅着黄少天好笑。

黄少天跳过来:"屁!你没听见他说吗?他去泰山办大事。还好不带我去,不然银票的事就穿帮了!要死一起死,穿帮了你也没好果子吃。" 

"那你要回你那个什么兰溪山吗?"

"不行吧⋯⋯我得想办法先赚点钱吧。不然等我师父回来我还是没办法交差啊。"黄少天将烘干的袍子穿起,原地走来走去,已经在思索怎么赚钱了,但他身上除了一把木剑便没有法宝了,似乎有一点难办。

"你要去降妖?用不用帮忙?"叶修看见黄少天走来走去,觉得此事多少因自己而起。

“真的?太好了!等等……我没听错吧?你自己是妖,还要帮我除妖?”黄少天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有,你不找人了?"

"你们人和人还不是打来打去?"叶修摆摆手,"帮你赚够钱我就走了。"

“这⋯⋯不好吧。让我想想,我从来没养过妖怪,而且道士带着个妖怪抓妖总觉得哪里不对吧?"黄少天道。

"哦。那我就走了,你自己想办法,后会有期。"叶修打了个响指,那伞旋转着朝他飞来,伞柄落在他手中。

"不行不行叶修你先别走,我再想想!"黄少天扯住叶修的破袖子,眼睛转了转。叶修是个大妖怪,他愿意给自己当帮手,其实自己并不吃亏,"那你平时别出来?住在伞里?等我喊你的时候你再出来?"

"你怕我被其他道士收了去?"叶修笑道。

黄少天的确担心这一点,虽然他闻不到叶修身上的妖气,不代表其他人的法宝察觉不到他,正要说话,但见叶修喊一声:"黄少天,接着!"便将那黑伞朝他掷来,自己却是一转身,化为一股旋风,钻进伞里了。

黄少天单手接过那伞,抬头一看,那伞内居然绘了写意山水,水中有一条漆黑的蛇形之物。他心中一亮,知道那便是叶修了。

“是你要跟着我的!那你可得听我指挥,在里头待好了啊,别随便出来!被别人抓了我可不负责。”黄少天仰头道,总觉得今日之事匪夷所思。


外面雨已经彻底停住,天光大亮。黄少天探出半个头朝上看,树上的雨水滴滴答答落在他的脸上。

黄少天哈哈两声,把头缩回来,抹了抹脸,嘴角上扬。他将桃木剑挂在腰间,又将雨伞收起,放在肩头,大步走出了陶庄。


评论(20)
热度(191)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