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叶黄】南来北往(上)

黄少天吃过晚饭,从食堂出来,天边晚霞火红,空气里全是初夏的热气。G市虽然没被列入四大火炉城市,但夏天来得早,五月份气温就超过三十度,到六月更是持续走高,洒水车开过的路面仿佛都要冒出烟来,好在宿舍和教学楼的墙体隔离效果不错,不出门还可以假装自己生活在春天。 

他路过超市和复印店,绕到教学楼的东面,碰到几个隔壁班的同学从图书馆出来,见他往篮球场方向走,热情喊他:"哎呀黄少!这么热还去打篮球啊?"黄少天笑嘻嘻地跟人打完招呼,趿着拖鞋继续往球场走。

七点钟的篮球场依然非常热闹,穿着篮球衫的男生们在有节奏地运球,汗水洒在水泥地上很快就挥发地无影无踪,篮球砸到篮筐时发出沉闷的咚咚声,旁边坐着一群男男女女的观众,不时发出扼腕叹息和欢呼的尖叫。 

黄少天走到篮球场的西边,那里有一排公共电话亭,虽然修了还不到一年,但因南方潮湿多雨,表面的红漆已有些斑驳,拨号键也因频繁使用而被摩擦得光滑发亮。手机的时代已悄然来临,不少学生拥有自己的手机,但是手机话费依旧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尤其是长途话费,比市话高出两倍,大部分人还是习惯用IP电话来拨打长途。食堂外每天都站着几位卖卡的大叔大妈,腰上绑着个鼓鼓囊囊的腰包,手上举着"IP卡,便宜打"的纸牌。 

黄少天有个手机,是高考后他爸奖励他的,开学报道第一天,同寝室的郑轩见他不但有手机,还是个令人眼红的彩屏手机,羡慕得不得了,半开玩笑地学着港台电视剧管叫他"黄少",黄少天性格好,跟谁都聊得来,对朋友又仗义,后来这个外号慢慢就在系里叫开了。 

电话亭每天人满为患,基本上都是要排队的,黄少天打老远看见有个亭子空着,心中窃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走近才发现下面贴了个"报修中"的牌子。隔壁电话亭的女生正在旁若无人地发嗲,黄少天被雷得七荤八素,只好走到另一个电话亭旁等,那个电话里亭里也站着一个女生,但她握着听筒很长时间没说话,黄少天刚觉得有些奇怪,亭子里忽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哭泣声,女生边哭边喊:"你到底爱不爱我?到底爱不爱我!"砰地一声摔了电话冲出电话亭。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觉得这个也挺雷人的,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有人欢喜有人愁。他没谈过恋爱,虽然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有女孩子给他递情书,其中有一个还是校花,但他看着那些公正娟秀包含情意的字迹,却从来没有过那种心跳和悸动。 


他走进电话亭,把卡插进进去,拨了一串号码等待接通。这个季节蚊子已经多了起来,尤其是到傍晚都出来活动了,冷不丁就在人的腿肚子上叮几个大包,痒得人要命。黄少天的耳朵贴着冰冷的听筒,两只脚来回踏着步子驱赶蚊蝇。 

电话终于接通了,那头有人喂了一声。黄少天也喂了一声,说:"你好,我找叶修。" 

对方说:"哦,你等等啊!"说罢半捂着话筒大声喊,"叶修,你电话!" 

叶修懒洋洋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哦等会儿,谁啊?" 

接电话的人怪声怪气地说:"你对象!"黄少天听见对方寝室里轰地笑开了,完全没反应过来,对象?什么对象?叶修有对象了?难怪最近打电话经常找不到这家伙的人,原来是重色轻友,见色忘义。

 "方锐你丫欠揍吧,给我起开。"叶修拿起话筒,"喂,少天?"

 "我还没说话你怎么就知道是我了?"黄少天奇道,不等他说话又接着问,"刚才你室友说什么对象,你交女朋友了?老实交代啊。"

 "你听见了?"叶修说,"你别听方锐瞎说,没有的事儿。" 

黄少天:"我就说嘛,连你都找到对象了我这么英俊怎么可能还在打光棍呢,明显讲不通嘛。"

 "哦。"叶修说,"你英不英俊我不知道,但是臭屁你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黄少天切了一声:"这句话你说错了,谁不知道某法师臭名远扬,臭屁的臭,在下甘拜下风,不敢跟他齐名。" 

叶修忍不住笑了两声:"最近怎么样?双学位很刺激吧?" 

黄少天抓狂道:"刺激,太刺激了,我都没时间上线跟你们下本,连号都交给代练了。导员还天天使唤我像使唤一条狗,一会儿让我组织讲座, 一会儿又让我去搞宣传,他当我真会影分身啊,还是以为我会剑影步,简直人神共愤!"

 "少天同志。"叶修换上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那是组织器重你,你应该感到光荣才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体肤。"

 "好处都被我占了多不好,我谢谢组织了,我恳求组织让大家共享光荣。"黄少天叹了口气,话题一转,"你最近忙什么呢?听说这周出了新副本,掉稀有材料幽冥项链和血龙骨,你通关时间多少?等我忙完回来刷你的纪录。" 

"我?最近也没在玩了。"叶修说。 黄少天奇道:"怎么不玩了?你不是说你们专业挺闲的吗?难不成是被人盗号了吧?"

 "当然不是被盗号。最近事情多,没什么时间。"叶修顿了顿,说,"不过也有可能要A了。我再看看吧。" 

黄少天听到后面那句哇了一声:"你你你不是吧?老叶你那可是全服第一战法号,不玩也太浪费了吧,你好好想清楚,不然我都替你可惜。" 

"嗯,我知道。"叶修的声音里透出一丝无奈。 

"再说,你不玩了的话你那号怎么办?玩了这么久你舍得送人?"黄少天比叶修还急,"等等,你不会要卖号了吧?靠,兄弟,卖号的话优先考虑 我!肥水不流外人田!" 

叶修被他逗乐了:"成啊,卖你,看在我们这么熟,还能你打个八折。不过黄少天你一个剑客,要法师号干什么?收藏吗?还是你终于肯承认你是我的头号粉丝了?" 


黄少天没说话,他满脑子还是叶修说要A游戏的事。 他和叶修是几年前玩游戏认识的,那时网游刚刚兴起,荣耀风靡一时,大街小巷的网吧都贴着宣传页,走在学校的路上也常常能听见其他男生提起荣耀,弄得他每天心里痒痒的。 

黄少天从小就是个游戏迷,小学逃课泡在游戏厅里玩拳皇,后来家里买了红白机玩绿色兵团和双截龙,有了电脑后又开始玩单机RPG。高中的学习紧张,尤其是高三,两耳不闻窗外事,每天都在题海战术中度过,他还算是个自律的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碰过游戏。终于等到高考结束他像解放了一样,迫不及待地下了个荣耀客户端建了个号。建号的时候需要选择职业和性别,黄少天把二十四个职业的介绍研究了一番,各职业的玩法不同,有的攻高,有的血厚,有的速度快,各有千秋,说不上哪个职业有绝对优势。黄少天很钟意剑客的游戏形象,比起其他职业,更具有东方特色,一个从小就有江湖梦的他,马上决定选中这个职业,还给自己取了个颇有古风侠气的名字叫夜雨声烦。 

对于第一次踏入网游世界的人来说,这里实在是太新鲜了,虽然也要做新手任务,要打怪练级,但是网游与单机最大的不同在于人与人的互动,可以组队,可以发消息,还可以打竞技场。除了系统设定的大小怪物,玩家在这里遇到的,都是网络另一端和你一样坐在电脑前的人,而不是一成不变的数据。 

那一个暑假黄少天都泡在游戏里,连同学聚会都没怎么参加,一门心思琢磨着游戏的规则和剑客的技巧。他虽然是个新玩家,但是在玩游戏这件事上非常有天赋,没事儿就在地图里闲逛,四处探索,发现了不少做任务的捷径,使得他升级的速度大大提高。再加上反应快,手速高,打起怪来也不怎么费力,渐渐在游戏世界里如鱼得水。荣耀的多玩法系统带给他巨大的快乐,令他着魔。 


有天晚上他找人下本,在世界频道上发了几次招人广告,凌晨在线人数少,估计又都看他等级低,没一个人响应他。黄少天想着今天这本打不成了,伸了个懒腰准备登出睡觉去,忽然队伍里加进来一个人,他一看,不得了,居然是个女枪炮师,名叫风梳烟沐。游戏里女玩家本来就少,选择玩枪炮师这种彪悍职业的就更少了。风梳烟沐的级别跟自己一样,但身上装备不像新玩家一样简陋,也不是人民币玩家那种华而不实,有几件居然是传说中的极品。当然,自己的装备也不差,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发了一串消息过去:"厉害了!我还是第一次在游戏里看遇到女枪炮师,你玩荣耀多久了啊?这么晚还不睡觉。" 

对方回他一句:"开不开?不开我退了。"

夜雨声烦:"开啊,当然开。现在不是人还不够吗,你看就我们俩,连个牧师都没有。" 

风梳烟沐:"牧师?我下本从来不带牧师。" 

黄少天嘴一抽,这妹子也太狂了吧?如果对方是个男的,他估计自己马上就要发十个呕吐的表情过去了。荣耀游戏里的等级压制非常厉害,五级就是一个大坎,普通玩家打的都是同级别的副本,还要凑齐阵容才能通关。黄少天没把自己当普通玩家看,以他的操作技术打五级以上的本肯定没问题,不过他从没试过不带牧师的玩法。风梳烟沐的话把他震了一下,他手上鼠标一滑,也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鬼使神差,一下点中了开始,于是一个二十级的剑客,一个十八级的枪炮师,进了二十五级的副本。 

已经进了本,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打了。黄少天心想自己总不能被个妹子看扁了,就算输也要输得豪迈。 既然对方是妹子,又是个远程职业,路上遇到怪,黄少天自然操纵着夜雨声烦一马当先,路上遇到怪,二话不说就一个三段斩冲上去,先把仇恨拉住,硬是把自己一个剑客从输出变成了肉盾。

 "我在前面挡着,你不要往前冲啊,知道吗?还有啊,时刻注意你的蓝。"黄少天开了麦,忍不住提醒道。他被几只小怪围住,使出一招银光落刃,头顶现出凛然剑光,唰地一声齐声落下,怪物被打中,痛苦地叫了几声,血量条骤然减少。 

黄少天在前面拉稳了仇恨,灵活地左右游走,减少身上的伤害,见缝插针往怪群里扔几个大招。他把几只怪引到枪炮师的攻击范围中,正要招呼风梳烟沐发动进攻,只听头顶嗖嗖两声,眼前几只血量见底的怪直接被炸成了炮灰。

 "哟,很可以啊,保持这个节奏!"黄少天赞了一声。 

风梳烟沐没回答,后面的炮火一波又一波地轰过来,跟装了导航一样,每一次打击都精准无误,为在前方冲锋陷阵的剑客缓解了不少压力。黄少天有些乍舌,这妹子的操作手法太纯熟了,把攻击距离摸得一清二楚,没有一次无效攻击,而且该放大招时毫不含糊,CD时间也像被计算过,衔接顺畅,没有一次哑火。黄少天不得不承认,自己对风梳烟沐佩服得五体投地,于是拉怪拉得更加卖力,两人一个近战一个远程,配合得天衣无缝,一路下来效率出奇地高,比白天的满员团的推本速度还快了三分之一。 

最后BOSS红发炎魔倒下时夜雨声烦剩了二成的血量,风梳烟沐坐镇后方,比他高一些,剩了四成,一个二十五级的本居然真的不带牧师打了下来,其中还有五级的等级压制,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出了副本,黄少天感觉自己刚才狂点鼠标的手还有点抖。

两人分完奖励材料,风梳烟沐发来一条消息:"技术不错。" 

黄少天被人夸得心里美滋滋,回道:"彼此彼此,你技术也不错。哈哈,你这是小号吧?" 

风梳烟沐:"是大号。" 夜雨声烦:"哦,那加个好友吧?今天这打法太爽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打本。" 

风梳烟沐:"可以。" 

两人互相加过好友就下线了。 


后来黄少天和风梳烟沐又一起下过几次本,对方经常半夜上线,敲他一句:"打本吗?" 半夜找人组队不容易,对方打法彪悍,杀怪效率高,节约通关时间,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搭档,黄少天哪有拒绝的道理。 

风梳烟沐从没开过麦,进本就专心杀怪,不到必要时刻连消息都很少发。女孩子嘛,放不开很正常,黄少天内心表示理解,他就不一样,性格外向,从小到大都喜欢讲话,玩个游戏也闲不下来,开着麦想说什么说什么,经常从"今晚吃了小笼包现在还好撑啊怎么办"话锋一转变成了"我靠前面那个假山很像一只乌龟啊",队伍里其他人的手速完全跟不上黄少天的思路转换,干脆就不回应他了,后来基本就变成黄少天自言自语的解说模式。 有时候黄少天也觉得没人搭理挺无聊的,说着说着就像收音机快没电了,好在风梳烟沐总是像算准时间一样回复一句,令黄少天又能继续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天马行空。 

黄少天有时候会想,这妹子怎么总是半夜三更上线,技术这么牛逼,还不爱说话,怕不是网游版的聊斋吧。 

他越想越觉得瘆得慌,随手发个消息在队伍频道:"你们怎么都不说话我一个人好无聊啊啊啊啊啊啊吧!!" 

其他人正专心招呼怪群,腾不出手来回复他。风梳烟沐回复一个微笑的表情:"看你说话我比较不无聊。"黄少天瞬间产生一种被调戏的错觉,心里暗暗靠了一声。 

他们一队人刚从副本里出来,分完材料正准备各自撤了,就看见世界频道上的消息,野图boss九尾妖狐刷新了。这个boss一个月才能赶上一次刷新,材料和经验不少,最重要的是有几率掉一件稀有护甲,虽然等级低,装备差,但遇上了还有不打的道理吗?一队人立刻达成共识,马不停蹄赶往刷新点。 

野图boss通常攻高血厚,围杀难度跟普通副本不是一个级别,需要多支队伍合力围杀,越稀有的越难打。黄少天第一次遇到野图boss,顿时睡意全无,摩拳擦掌非常兴奋,他没这方面的经验,直接就想上去扔个大招把仇恨抢过来。队伍里忽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都待着别动,等其他公会的人来再说。" 

打了一整晚的本也没人说话,忽然出现个陌生的声音,把黄少天吓了一跳:"谁在说话呢?说话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吱个声啊?"说完也没意识到自己的逻辑有问题。 

频道里,风梳烟沐扔了个大兵抽烟的表情:吱。 

黄少天盯着风梳烟沐四个字和那个大兵表情整整五秒钟,吓得把耳机都摘了:"我靠靠靠靠靠!不是吧,我听错了还是我眼花了?风梳烟沐居然是个人妖号!" 

他抓起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大口,深吸口气,重新戴上耳机,听见风梳烟沐正在给本团的其他新手玩家解说:"⋯⋯九尾妖狐有个技能,血线每降三分之一就会有一次大暴走,我们先不急着打,等其他工会的人来把仇恨拉走。我们见机行事,听我指挥。" 

风梳烟沐的声音很年轻,但有点沙哑,像传说中的烟嗓。黄少天再次确认了对方是个男的,结合着屏幕上女枪炮师的角色形象,怎么看都感觉有点雷,心里又忍不住靠了几百遍。眼看着几大公会的人陆续赶来,大家都按照风梳烟沐的布置各自站位,他只好先把心里的种种困惑压了下去,跑到九尾妖狐西侧离得最近的一块山体后藏了起来。 

打完Boss准备收工,黄少天发条消息给风梳烟沐:"靠靠靠你等等,先别下线,给老子说清楚,你怎么从来没说过你是男的?早知道你是男的,我就不对你那么客气了。"知道对方是男的之后,黄少天说话再不拘谨了。 

风梳烟沐又扔了个大兵抽烟的表情:"兄弟,我也从来没说过我是女的。" 

夜雨声烦:"那你怎么从来都不开语音?敢说你不是故意装女人?" 

风梳烟沐:"麦坏了。" 

黄少天刚要说你骗鬼呢,你怎么今天忽然就能说话了?对方已经发来一条:"今天刚买了新的。" 

黄少天被噎得无话可说,点开风梳烟沐的资料:"你是没说过你是女的,但你那头像,服装和账号名,哪一点像男的啊?正常人都会把你当成女的吧。" 

风梳烟沐:"我是男的,你很失望?"又是一个大兵表情,他似乎对这个表情情有独钟。 

夜雨声烦:"也不是失望,只是跟我想得不一样,正常人都会觉得有点不爽吧。再说,你好端端的玩什么人妖号?上个星期我哥们儿被个人妖号骗了,号里的游戏币都被转走了,倾家荡产那叫一个惨。" 

风梳烟沐:"⋯⋯我骗过你?" 

黄少天想了想,那倒没有,除了每次分材料自己秉承女士优先的原则吃了点亏以外。但两人职业不同,需要的材料基本不冲突,而且上周他还送了自己几个升级武器的稀缺材料。 

"我这个号其实是帮我妹代练的。"对方解释说,"我自己不玩枪炮师的。" 

黄少天当然不相信:"不玩枪炮师还能打得这么好?骗人的吧。那你说说你玩什么职业的?敢不敢把大号交出来!" 

"我玩战法的,其他职业也就随便玩玩。" 

随便玩玩的枪炮师都会押枪神技⋯⋯这人满足跑火车的技术怕不是全服第一吧,黄少天信他才有鬼,他想了想,说:"那你妹接手这号以后怎么联系你?要不然加你大号吧,让我看看你不随便玩玩是个什么水平。"

风梳烟沐没回复,过了一分钟下线了。黄少天心想这是被戳穿心虚了?那也用不着下线啊,不会把自己删了吧,这也太玩不起了。他打开好友列表,发现对方还在,松了口气,忽然系统发来一条消息:一叶之秋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是否通过? 

黄少天把这条消息看了两遍,又点开对方资料看了两遍。一叶之秋,全服第一的战法一叶之秋,如假包换。

 "我靠啊——"

TBC

评论(42)
热度(275)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