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叶黄】龙耀007(上)

字数:6811

*为了参加活动,硬着头皮从硬盘里刨出来的脑洞……去年的某一天我重温逃学威龙,忽然就脑补了一下这样的叶黄。写得太赶,先发个上,中还在努力。。。


(1)

 

叶修嘴里叼根烟,脚上趿着双拖鞋,吊儿郎当地靠在电话亭边。

他身上的T恤穿了好几年,和他手里捏着的报纸差不多,皱巴巴的,像刚洗衣机里被拧出来,腹部还有几个被烟头烫出来的洞。报纸被翻来覆去哗哗作响,烟头处积出老长一段灰,他眯起眼懒洋洋地伸手一弹,一眼看去就是个没有正经工作的江湖混子。

 

最近这个街区发生了十几起机动车丢失案件,作案时间都是午夜十二点到凌晨六点之间。这个时间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入睡,没有目击证人,现场也处理得很干净,所有摄像头都被破坏,没有留下指纹和脚印,两个大暴雨天也是如此,基本可以判定为同一伙人所为,而且肯定还是老手。

其中一个案发地点有个摄像头十分隐蔽,并未遭到破坏,但并不高清,拍到的影像只能隐约分辨出嫌犯是三个穿黑色连帽衫的成年男人。又过一个月,案情有了新的进展,几个现场都有采集到五颜六色的毛发,经化验不是人造纤维。

 

叶修接下这个案子,一边查黑市的车辆交易,一边通过自己的线人搜集情报,终于排查到这条街,但并不知道嫌犯的具体位置,于是开始了苦逼的蹲点生涯。

他周一化身外卖店员,周二挂在水泥杆上贴小广告,周三站在寒风瑟瑟的街头发传单,周四给开封菜扮开心熊……好在这条路上人流量大,他的相貌也并不特别出众,不至于被人发觉。

 

半个小时后,从对面巷子里慢慢走出两个飞仔打扮的年轻人,上身都是工字迷彩背心,一个下身黑色紧身皮裤,一个是破破烂烂的牛仔裤,脖子上还挂着指头粗细的铁链子。发型简直杀马特得让人无力吐槽,爆炸得像带电体就算了,染得还不只是一种颜色,活像两只开屏的孔雀。其中一人腰上挂了个包,一走路叮叮当当的响,听起来是金属物碰撞的声音。

两个人走到快出巷口的地方忽然停下来,先是咬了一阵耳朵,又鬼头鬼脑地张望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状,才大摇大摆地拐到主干道上来。

 

叶修双眼一亮,知道自己等的人出来了。

如果是个新手,风吹日晒地蹲了足足一个星期的点,此时肯定兴奋得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人了。然而叶修是油条中的老油条,他深谙时机的重要性,继续保持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盯着报纸,只有完整喷出的烟圈泄露出他的一点小得意。 

根据作案现场的熟练度,三个人中至少有一个是老手。而像这种偷车销赃一条龙的生意链,两个毛头小子也不可能是主谋,不过是拿钱办事的小弟。这条旧巷里狭窄昏暗,形容肮脏,平时根本不会有人走进去,很可能就是这个盗窃团伙长期藏身的巢穴所在。

两个小青年刚才的样子看起来还挺警觉,必须等待合适的时机一次制服两个,如果贸然出手而失败,让其中一个跑回巷子里通风报信,那就打草惊蛇了,下一步一网打尽的计划恐怕也功亏一篑。

 

就在叶修用余光全神贯注盯着两个小青年一举一动的时候,裤袋中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是最老土的那种叮铃铃的声音,他看都没看就直接按掉了。哪知刚按掉,电话又顽强地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来电人是他的顶级上司——嘉世分局的高级警司陶轩。

叶修按下接听键,低声道:“我这儿有情况。一会儿再给你回电话。”

“叶修,你现在先回来一趟。”

“怎么了?现在不行。我刚找到盗车案的那两个小子了,等我抓到人就回来。”

“那个案子你先别管了。你在哪条街?把地址发过来,我等一下派其他人过来继续跟。”

“你开什么玩笑?人就在我眼皮底下,你让我空手回去?”叶修压住火。

“你别激动。听我说,我知道那个案子你跟了很长时间,但这边现在有更重要的任务派给你,冯……” 

“嘟——嘟——”

 

陶轩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叶修撂了电话,他再打过去,听筒里机械的女声提示他对方已关机。陶轩放下电话一脸的无可奈何,对眼前点名要找叶修的总警司冯宪君抱歉地干笑了两下。

 

叶修抓到人回警局,已经是在四个小时之后了。天色已暗,警局大楼亮起了点点灯光,还有很多警务人员在加班。

两个小青年一人一只手被铐在一起,像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走在前面。叶修双手插袋,跟在后面。

大厅里,警队之花苏沐橙抱着一叠档案经过,见到叶修停住,扭头说:“抓到人了?恭喜啊!”

叶修点点头,一边招呼旁边两个穿制服的警员:“麻烦两位师兄带他们先过去录一下口供,案件编号1467。”两个警员闻言走来,领着嫌犯往审讯室去。

“对了,冯警司过来了,在老陶的办公室里待了一下午,好像又是点名要找你。”苏沐橙凑近,不怀好意地冲他眨眨眼。

“哈?冯宪君?他怎么又来了,这次找我是要干嘛?”叶修漫不经心地回答。

“不知道,我去送文件的时候看到的,老陶问我有没有看到你,我就告诉他你去外面查案了。”苏沐橙说,“喂,听说上一次他来找你,你刚出来,里面就打电话叫救护车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到底谁传得这么邪乎啊?”叶修摇头,一脸的哭笑不得,“你们不要嫉妒我破案率高就故意抹黑我啊。”

“这怎么成抹黑你了?餐厅的奶茶小妹听说之后都对你崇拜得不得了,说你是性情中人。还说下次叶警长带队来买奶茶,全员都给免费加送珍珠。”

叶修摊手:“哪儿跟哪儿啊,真的不关我事啊。”

“先不说了,我手上还有几份紧急公文等着复印。你也快点去吧,总放老陶的鸽子,今年还想不想升职了!”苏沐橙笑嘻嘻地推了他一把。

“当警长又有什么不好。”叶修暗自嘟囔一声,朝陶轩的办公室走去。

 

今年的社会犯罪率直线上升,媒体中经常出现对警察办事效率质疑的声音,更有人尖锐地暗示警方高层跟黑帮有权钱交易。面对接踵而来的负面报道,总警司冯宪君十分恼火,连下三道重要文件,要求各单位加大巡逻覆盖面和破案力度。除此之外,他决定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澄清这些抹黑警界形象的传言。再找个形象良好的警队精英,现场展露一下过硬的专业素养,取得媒体好感,让民众对警方重拾信心,降低投诉率。

冯宪君当时想到的第一个人是飞虎队的现任队长韩文清,他相貌刚毅威严,个人素质过硬,是出席发布会的不二人选。但很不巧韩文清那时正在泰国执行任务,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

他正苦恼之时,忽然就想起了叶修。叶修当年在飞虎队的时候不仅蝉联三年射击比赛的冠军,散打单项也拿过好几次第一,考核也都是全优,一度是最被上头最看好的队长人选。只可惜后来他放弃大好前程,自请调入嘉世分局,做回一个基层小警员,令不少高层人士感到惋惜。飞虎队的身份是要对外保密的,旁人不知道其中原因,但作为总警司的冯宪君是知情的,当年叶修的调任申请还是他亲自批的。

叶修调入嘉世这几年,虽然做事风格有些自我,但他身手好,效率高,得到警局上下交口称赞,又协助陶轩破了不少大案,很快便升任为警长。印证了一句老话,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那次发布会需要用到叶修的地方不算多,只要录几段专业炫技的视频,到现场作一番振奋人心的代表发言,喊几声立场坚定的口号,基本就结束了。冯宪君已经请专员准备好了发言稿,只要叶修背熟就行。一切顺利的话有理由给他直接升一级警衔作为表彰。

他和叶修也算是熟人,知道叶修的脾气,决定亲自来请,以示关系重大及自己的诚意。当初那件事,他始终觉得亏欠叶修。

哪知道总警司大人驱车来了嘉世三次,都赶上叶修出去办案,派人传话给他,也没有得到答复。

 

第四次再来,等到晚上九点,好不容易逮到叶修。

他刚从外头办案回来,满身满脸都是汗,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冯宪君刚说明来意就被他拒绝了,他指着自己拉碴的胡茬和两天没洗的头,笑呵呵地说:“长官,您真觉得我这个形象能为整个警界代言?”

冯宪君这才把他打量一番,几年不见,眼前的叶修和他在飞虎队时完全是两个人,一身风尘,面有倦意,眼睛里还有彻夜未眠的红血丝。冯宪君想了想,说:“这几天你回家好好准备一下,睡个好觉,把胡子刮了,打理打理头发,买身像样的衬衫和西装,应该没什么问题。”

“给报销吗?”叶修笑起来有些痞气。

“开发票,算我私人赞助。”冯宪君说。             

叶修喉头滚出一声笑,一只手去摸裤兜,摸了半天又换另一只边,裤兜里空空如也,他骂了一声,“肯定是刚才掉在车里了。”

“你在找什么?”

叶修一把拉开抽屉,拿出一包三五牌香烟,拆出一只叼在嘴里,含糊地说:“还好办公室里有备品。”

“叶修,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冯宪君厌恶地皱眉,声音也有些严厉。

叶修从桌上拿了个火机,侧过头去打火:“长官,你忘了吗,我已经不在飞虎队了。”

冯宪君一愣,一时语塞。

“我开玩笑的,长官。”叶修吸了两口眼,眉头舒展开来,“我现在忙得要命,手上还跟着好几个案子!都两天没合眼了。这事儿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冯宪君想了想,语气柔缓下来:“别的事先放一放。”

叶修摇头:“几个案子我是从头一直跟着的,正进展到关键时候。”

“有什么案子比提升警界声誉的发布会更重要?” 

叶修吐出一个烟圈,一本正经回答:“您是总警司,我只是小小的警长。大家职位相差悬殊,考虑问题的立场不一样。”他站起身,拎起外套往肩膀上一甩,“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一步。”一边走,一边用夹香烟的手冲冯宪君示意再见。

冯宪君吃了闭门羹,心烦意乱,想着还有谁是合适的人选,又见叶修忽然停下脚步,以为他是忽然想通了,正要高兴,却听他说:“声誉这个东西呢,光靠说是没用的。”说完把门带上了,留下冯宪君乌青着一张脸怒气喷薄。

                                                                                                   

(2)

 

一扇紧闭的门。

 

冯宪君坐在办公桌前,面色凝重,十指交叉搁在桌上。他今年已有五十岁,戴一副圆眼镜,头发乌黑,只是有些谢顶。陶轩人到中年,但保养得很好,穿着短袖衬衫,身躯笔挺,站在办公桌后的百叶窗前。

两人一高一低的目光都聚集在对面的人身上。

 

针对一些重大案件,警局内部在进行任务分配时,尤其需要保证的是命令下达的指向准确以及计划执行的高度机密。不同科室之间也有互相保密的资料,需要查询这些不对外开放的资料以及陈年卷宗时也需要提前向上司打报告作申请。

每间办公室的墙壁都使用特殊的隔音材料填充而成,无论是审讯科、指挥中心还是心理咨询室,用来保证谈话的内容不会被外人窃听。这些隔音材料的效果非常好,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只要锁上门,里面就算打得鸡飞狗跳外面也听不见。


叶修仔细看完桌上的文件,慢慢抬起头:“这是什么意思?” 

冯宪君沉吟着说:“文件你看完了,上面写得很清楚,我们希望你能协助一下蓝雨这次的案件。”说罢看了陶轩一眼,示意他接话。

陶轩咳了一声:“连环盗车案的嫌犯既然已经抓到了,只要口供没问题就可以部署收网工作。这次你表现得很不错,剩下的都是小CASE,交给其他人做就OK。”这桩案子他起初派了好几个人去查,两个月下来千头万绪,没有丝毫进展。而叶修接手才半个月就确定了嫌犯的位置范围,蹲点一周又抓到了两名嫌犯。他的个人能力庸置疑,陶轩在警局工作十几年,接触的人中无一能出其右。

 

“这种和恐怖犯罪有关的案件,为什么不直接申请飞虎队协助?”叶修把文件放在一旁,淡淡地说。

“首先,目前还没有直接证据指向是恐怖犯罪。”冯宪君说。

龙耀学院的几个学生半夜从酒吧回来,路过体育馆的时候看见有一道人影闪过。酒壮人胆,几个学生以为是有小偷,一路追过去,结果没抓到人,却在门口台阶上发现一卷录音带。一个学生拿回宿舍,听过发现里面录的是恐吓内容,立刻上交给了校方。校方出于谨慎考虑马上报了警,但是为了防止引起骚乱,告诉学生只是恶作剧,再三叮嘱他们不要说出去。

“那,有没有可能真的是恶作剧?”叶修问。

陶轩想了想,摇头说:“录音带里的声音经过特殊变音器的专业处理,已经无法解析还原,是有意而为之,恶作剧的概率比较小。即便概率很大,我们也不能拿几千名学生的安全来做赌注。”

“另外,蓝雨方面已经向飞虎队提交了协助申请。但是按照程序,需要先评估案件的危险等级,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安排。这点你应该很清楚。”冯宪君说。

“所以你们决定派人去学校卧底,先不动声色地查探情况?”

“不错。知己知彼,提前做好准备,关键时刻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叶修想了想,抬头看冯宪君:“为什么找我?蓝雨那边一直有老魏主持大局。”蓝雨分局的魏琛是叶修的老熟人,当年也曾是飞虎队的一员猛将,尤其擅长敌后侦查。后来年纪大了体力有些跟不上,就主动申请退了下来,在蓝雨分局担任指挥工作。

“如果是派蓝雨他们自己的人潜入学校,很快就会被认出来。这次行动必须找找个生面孔。”冯宪君解释,“你也知道,警队最近的风评不太好,监察部和媒体一直盯着我们,随便出点小事都会被拿出来大作文章。学校里都是未成年人,处理方式要比平时更谨慎低调,不能引起任何恐慌和骚乱。”

“生面孔啊……”叶修取下夹在耳背的烟,个捏在指间把玩转动,“我听说,警校今年最优秀的两个毕业生都已经分配给蓝雨了。”

冯宪君有点吃惊,警校毕业生今年的分配草案才刚审批下来,没想到叶修的消息居然这么灵通。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隐瞒,点头说:“是有两个。一个是指挥与战术专业的尖子生,头脑灵光得很,但是体能测试只勉强通过,相比外勤,更适合留在局里协助搜集情报和信息处理。另一个无论是体能还是反应速度都非常优秀,以后会在蓝雨担当狙击手。这次我们想安排他配合你一起行动,有个照应。”

 

叶修听完不置可否,只是半躺在座位,盯着手里的香烟看,猩红的火种往下蔓延,凝成一串灰白。冯宪君和陶轩对视一眼,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好催促。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三个人陷入尴尬的沉默状态。

 

片刻,叶修垂下眼睑:“老冯,我为什么退出飞虎队,你是知道的。”


那次行动对叶修来说是挥之不去的噩梦。


他最好的朋友为了协助调查一桩国际毒品犯罪案去做卧底,被恐(敏)怖(感)分(词)子识破身份,当作逃跑时要挟警方的人质。恐(敏)怖(感)分(词)子用一把沙漠之鹰抵着苏沐秋的头,让警方调一架直升机送他们出去。大厦外拉起警戒线,来往的警车嗡鸣不断。警方的谈判专家拿着扩音器上前,一方面安抚对方情绪,为己方争取时间,另一边则下令狙击组迅速赶到大厦对面的公寓楼,等待射击指令。

然而这些亡命之徒十分狡猾,避开了狙击手可能的射击范围。叶修率领另一队人全副武装,从后方悄然逼近。苏沐秋双手被捆缚在背后,他的余光瞥到队友,大喝一声:“不要过来,他们身上有炸弹!”叶修等人条件反射止住脚步,歹徒反应过来,两方展开激烈的对射。飞虎队的射击水平比这些歹徒高出不是一星半点,每一枪都射中对方的颈动脉,一枪毙命,无力反抗。这本该是一场压倒性的歼灭战,哪知这些亡命之徒早已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早就将微型遥控器捏在手,此时手上劲力一松,只闻耳边轰然巨响,土石崩裂,硝烟漫天。叶修只感到一阵强烈的气浪扑面而来,已被掀翻在地。


他的意识渐渐苏醒,却无法动弹,只感到全身火辣辣的疼,幸好穿了防弹衣,才保住性命。迷糊中听到护士说,另一个姓苏的警员抢救失败,已经英勇殉职。

苏沐秋举行葬礼的时候叶修那队人还未出院,他们缠着绷带从医院偷跑出来。烈士陵园里一排排的墓碑整齐肃穆,像他们生前的军容一样。新立的那座墓碑前放着新鲜的百合花和雏菊,大雨顺着墓碑淌下来,电闪雷鸣没有一个人撑伞。

他们淋成落汤鸡,互相搀扶着站成一排,敬礼。

 

苏沐秋的殉职成了媒体热点,警方高层十分恼火,要求整理详细的行动报告。冯宪君一时陷入焦灼,考虑不周和协调失败是主要的原因,不管怎么辩解,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连带责任。

正感棘手之时,叶修主动站出来,要求承担一切责任。冯宪君迫于压力,一咬牙盖下了钢印,叶修警衔连降五级,从此退出飞虎队。

 

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可即使他离开飞虎队,那一暮还是时常在眼前浮现。黑白粉尘鲜红的血肉,在空气中混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身边战友表情扭曲,世界变成一片无声的死寂。

 

冯宪君蓦然想起这段陈年旧事,身体一僵。他的心中何尝没有愧疚,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但胸口始终像卡有一根刺。他叹了口气,“这次行动对卧底的个人能力要求非常高,如果不是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我不会来找你。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你。”

龙耀学院共有三千二百五十一名学生,再加上教职工和其他勤务勤务人员,如果恐(敏)怖(感)分(词)子真要在学校安放炸弹,后果不堪设想,势必造成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         

                      

冯宪君慢慢直起身,转椅原地打了个旋,他心中踌躇,正打算走。忽然听见叶修说:“进学校能扛狙吗?真搞不懂,你们给我找个狙击手干嘛?”

冯宪君停住脚步,肥胖的身躯转了过来,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叶修这是答应了的意思?他转头和陶轩对望一眼,又听叶修说:“既然是和我搭档,那我要求找个擒拿和散打功夫好的,最好还能懂点冷兵器,就当带带新人,不要拖我后腿。”

冯宪君绷紧的脸皮终于松了下来,忙说:“这你就放心吧。你不知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个小鬼非但枪法特别准,格斗也是这期结业考试的第一名,是这几年难得的好苗子。几个月前找老魏去警校给这群刺儿头做思想教育,不知怎的一去就相中了这个小鬼,私下找了我好几次,软硬兼施,就想把这小鬼要去蓝雨。”

叶修说:“能让老魏这么上心,看来不简单啊。”魏琛什么人他最清楚,成天嘻嘻哈哈,又痞又赖的,连退出飞虎队的报告上写的都是“为了给后生们留点表现的机会”,让上司看了哭笑不得。能让魏琛拉下脸,正经去找冯宪君要人的小鬼,叶修忽然有点好奇起来。

“他先你一步,已经进入龙耀学院搜集资料了,你到了那边自然会见到他。”冯宪君绽出个满是皱纹的笑脸,“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他叫什么名字?

“黄少天。”

 

叶修听到这三个字先是一愣,脸上渐渐现出玩味的笑容。




 



评论(22)
热度(120)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