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

【韩叶】纯真年代

*重新写了一下


五中可能是H市条件最差的中学了。实时气温三十八度,教室像个大烤箱,电风扇咿咿呀呀地转,像戏台上的人慢悠悠地吊着嗓子,让人昏昏欲睡。

语文老师虽然是个地中海发型,却梳得一丝不苟,站在讲台上激情澎湃地在讲现代诗歌。 叶修热得心烦,把脑袋撑在胳膊上,心里哼了哼,随便凑点生僻词语,写点前言不搭后语的句子,也能叫诗了。忽然后背被人捅了两下,他后桌压着嗓子说:"老大,放学要不要去一起去溜冰?网吧那边新开了个溜冰场,我还叫了隔壁班的黄少天和张佳乐。嘿嘿嘿。"他一来劲儿,声音不由高出几度,发现语文老师朝这边看了几眼,又马上把自己埋进一尺高的书桌里,装成用功的样子,只露出了几撮黄毛。上个星期班主任因为他染发的事差点让他喊家长来,好不容易平息下去,他可不想再被语文老师盯上。
叶修趁老师在上面写板书,身体向后贴在桌子上,低声说:"你们先去,我帮韩文清补完课就来!"说完身体轻轻转了转,眼睛瞟向右后方的角落。他的视线所在之处,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正目不转睛地认真听课,另一只手还在做笔记。

终于等到最后一节下课铃响,学生们瞬间完成了变脸的过程,前一秒还在愁眉苦脸,后一秒已经眉飞色舞,两眼放光。最近校内有个项目要施工,考虑到噪音问题和安全隐患,只能安排在周末进行,本来每周六要补课的学生和教职员工都不用来了。周五晚上是不上晚自习的,也就是说他们出了校门就可以去浪了,还有难的双休。

教室里的学生陆陆续续地走了,叶修把书包反手挂在肩膀上,朝门外打招呼的黄毛挥了挥手,示意他先走。然后走到教室后方韩文清的位置,敲他的课桌:"还没收拾完?快走快走,今天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韩文清皮肤黑得发亮,浓眉大眼,理了个板寸,显得十分精神。他一边往课桌外掏书包,一边问叶修:"你不跟包荣兴他们去溜冰?"他已经完成了青春期的变声,嗓音低沉,富有磁性,有点像传说红的低音炮。
"可以啊,隔这么远这你都听到了,耳朵够尖的啊!"叶修说,"我还以为你真听课听得聚精会神。"
韩文清澄清:"是包荣兴声音太大了。"
"反正我跟他们说好了晚点去。"叶修用拇指指着自己,"怎么样?哥够意思吧?"
"你比我小六个月。"韩文清一本正经地纠正他。
叶修得意地说:"但是你出生日期写的是七月。法律上我可是要比你先成年。来,叫声哥。"
韩文清:"⋯⋯"气得耳根都红了。

叶修和韩文清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了,住一个小区上下楼,父母也是朋友。两个半大小子天天野在一块儿,一起挖蚯蚓,玩泥巴,偷奶奶的老花镜出来观察蚂蚁⋯⋯叶修非常调皮,经常闯祸,每次都是韩文清帮他兜底,他还拉着韩文清的手叫他哥。
上小学后叶修无意中看到韩文清家的户口本,气得一个星期没跟他讲话,非说他是骗子。韩文清给叶修买了一个星期的棒棒糖,牛奶草莓哈密瓜,每天一个口味,早上偷偷塞进他课桌,两个人才和好如初。后来就算他知道户口本上的日期是假的,也不管韩文清叫哥了。
韩文清性格耿,不会说谎,他的脸跟他的性格一样,藏不住事,一着急一生气就涨红。自从叶修发现这一点后,就越来越喜欢变着法子作弄他,每次看到韩文清满脸涨红又没办法,就有种莫名的成就感,心情愉悦。
比如现在,他就完全不掩饰地笑出了声。

韩文清把一堆书塞进书包,对叶修说:"其实那次跟你没关系,你不用自责。"他皱了皱眉,"当时的情况⋯⋯"
"是是是,你看到外线有空档,想跑过去抢个有利位置,根本不是因为看到他们的人要撞我。"叶修面无表情地打断他,"韩文清,这件事你已经说过五遍了。"
"嗯。对的方打法太流氓。"韩文清总结道。
两人高中变成了同学,还一起进了校篮球队,韩文清体格强健,打前锋,叶修技术好,打组织后卫,打起球来配合无间。在H市今年的高中联赛四强四强选拔赛上,韩文清被对方学校身高一米九五,体重九十五公斤的大前锋撞倒在地。
上半场对方被叶修断走了好几个关键的球,下半场刚开始就搞出这个冲撞动作,摆明就是要把他弄下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会突然出现在那个位置。不然以叶修的身板,估计就不只是撞倒,而是被撞飞了。连裁判也看得愣了,差点忘了举牌,后来听见全场唏嘘,才回过神来,马上判了对方犯规和罚球。再晚一点的话,他肯定能看到到包荣兴跳起来冲他比中指。
韩文清当时膝盖和小腿多处受伤,连站起来都很勉强,只能被搀扶着换下了场。虽然荣耀中学缺了个厉害的得分手,但是叶修马上组织起了稳固的防御,再加上上半场他们猛攻打出的大比分优势,那场比赛的最后他们还是赢了,得到了四强赛的资格。但是韩文清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拉下了不少课程,这周才刚回来上课,脚上还绑着绷带。

"所以你也不要想多,我也不是因为什么内疚感才要帮你补习。"叶修把手插进牛仔裤口袋里,一副无所谓的口气。
韩文清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说:"这句话好像你也说过五遍了。"
叶修说:"呐,听好了啊,你要是月考考试没考过,就不能参加下个月的半决赛。"
"谁说的?"韩文清豁地站了起来,神情有些紧张。他坐着的时候显不出身材高大,一站起来,比叶修高出两寸左右,是典型的腿长型选手。
"学校的规矩。"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有点幸灾乐祸,也可能是因为平时很难看到韩文清露出这种表情,"啧,你这种优等生肯定做梦想都没想过这种事吧。"
韩文清捏了捏拳:""不用担心,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但是出于对球队负责,对所有人的努力负责,我还是要帮你补习,杜绝这个可能性。"叶修又补充。
"好,我知道了。"
叶修看了看表,在韩文清肩头打了一拳,催促道,"少废话,快点!还要吃饭呢!"'
韩文清点点头,把笔袋塞进了书包,跟叶修一前一后走出教室。

两个人现在的家已经不在一个小区,但也隔得不太远。韩文清的父母最近出差,叶修的父母去了他奶奶家,两个人又都不会做饭,干脆就先去了快餐店,点了鸡翅汉堡和可乐,两个人都狼吞虎咽,吃得满嘴都是奶酪。
走到叶修家附近的巷子口时天已经暗了下来,韩文清的脚还没完全好,走得不快,叶修就放慢了脚步,陪他慢慢走,一边讲上个星期在游戏厅和黄少天切磋拳皇的心得,还一边眉飞色舞地比划着动作。
巷子那头忽然走过来四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打扮怪异,头发挑染成好几个颜色,脖子上的劣质纹身看不出是什么图案,拦着两人的去路。
韩文清朝前走了两步,警觉问道:"干什么?"
"你,靠边站,跟你没关系。"当中一个穿花衬衫的,看起来像个小头目,动作非常浮夸地指着叶修说,"我们今天找的的是他。"
叶修莫名其妙:"找我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们。"
"你不认识我们,总认识小辣椒吧。"花衬衫说。
叶修扭头问韩文清:"小辣椒是谁?"
韩文清摇摇头:"不知道。我又不吃辣椒。"
叶修说:"别逗了,你刚刚吃的汉堡里不是辣椒是什么?"
"那是甜椒谢谢。"
叶修反驳:"不也是辣椒属?"
"你的生物是体育老师教的?怎么不说辣椒和西红柿都是茄科?"
"你能说它们不是茄科?"
⋯⋯

小混混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两人到底在争论什么,就听见一大堆蔬菜名字了。学霸了不起吗?其中一个红毛忍不住大吼一声:"别吵了,小辣椒就是你们校花焦娇!"
"噢,你说名字我就知道了。"叶修恍然大悟,他见韩文清还是一脸迷茫,知道他平时不关心学校八卦,给了点更具体的提示,"十六班那个,长得挺好看的,个子小小的,瓜子脸,皮肤特别白。"
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没说话。
"但是等一下,这什么情况,跟我有什么关系?"叶修转头问。
"水仙不开花,装蒜!"花衬衫哼了一声,"你小子始乱终弃,把小辣椒给甩了,她在家哭了好几天也不肯去学校。她哥让我们来修理修理你,让你长长记性。"
"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跟小辣椒连话都没说过,我朋友可以给我作证。"叶修哭笑不得,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却见韩文清面有怒色,"韩文清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真的不是我!"
"不是你,人家小姑娘还能赖上你?"花衬衫往前走了几步,咄咄逼人。

如果只看成绩,叶修毫无疑问是个优等生,但是作风上却是个问题少年。逃课,打游戏,可以说是样样精通了,打架也是行家里手,实战经验不少,加上人高马大的韩文清,真动起手来,他俩虽然人少,但也未必会输。但眼下非常不巧的是,韩文清脚伤还没好,他绝对不能跟人动手,否则伤上加伤就麻烦了。
叶修心里叫声糟糕,自己是没关系,就怕连累到韩文清,他正在想着怎么能巧妙化解这场误会,起码让韩文清全身而退,忽然听见旁边人淡淡地说:"要动他?我奉陪。"
叶修吓了一跳,连忙飞了个眼刀给他。韩文清抿着嘴,回了他个眼神,没说话。
旁人当然看不懂这两人之间的眼色,还以为是在建立作战前的团队默契。哪里知道一个在问"韩文清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你现在这情况能跟人打架?"另一个说的是"我没疯,看我的。"
"这位同学,我看你像个好学生,劝你最好不要掺合,省得待会儿回家跟妈妈哭鼻子。"刚才那个红毛怪里怪气地说。来之前就知道叶修是个大家高手,所以来个四个人堵他,没想到他身边多了个大个子。红毛虽然说话嚣张,实际上也有些忌惮韩文清的身高。

韩文清若无其事地动了动手腕,把书包往地上一放。他下巴上抬,眼神瞬间凶狠了起来,从四个人脸上依次扫过,一字一句地说:"我会怕?" 连叶修都察觉到,韩文清说这句话的时候对方几个人的脸色变化了。韩文清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皮肤本来就黑,再加上沉着脸,全身上下散发着可怕的气场,让人不敢直视。对方四人各占一角,把他们两个围在中央,却一步也没上前。
六人对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叶修感觉自己的T恤贴上了后背。
最先绷不住的是花衬衫,他向后退了两步步,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好,今天你有帮手,下次就没这么走运!我们走!"挥一挥手,带着另外三个人从巷子口退了出去。

"你刚才脑子是不是坏了!他们可是四个人!"叶修松了口气。
"你也说了,他们四个人。真打起来我能站在一边看?"韩文清倒是非常冷静,"倒是你?怎么惹上的,嗯,小辣椒?"
"我哪里知道?"叶修哭笑不得,拍了拍胸脯,"不说这个了。今天运气好,真打起来我可罩不住你。"
"他们不会动手。"韩文清摇摇头。
"你怎么知道?"
"他们来你家堵你,肯定没把我算在计划里面,我有身高优势,他们不得不忌惮我。"韩文清说,"而且打架靠气势。只要气势上压倒他们,他们就不敢动手。"
"可以啊老韩,说得头头是道,哪里学来的?"
"电影。"韩文清走在前面,酷酷地说,背后T恤也湿了一块。

到了叶修家,叶修把空调一开,让韩文清自己开冰箱拿喝的,自己冲去浴室冲澡。韩文清灌了两大杯冰水,又去洗了把脸,然后去书房等叶修。 韩文清的数理化很好,叶修帮他理清了这两周的脉络,他基本上就能回去自学了。英语是有点麻烦的部分,两人坐在台灯前,叶修一边讲解一边给他划句型,非常耐心,讲题过程时不时抬头看韩文清的表情,确认他有没有听懂。
洗完澡的叶修身上带着一股薄荷味,特别清凉,这股味道一直往韩文清的鼻子里钻。奇怪的是,明明提神醒脑的味道,却让他有一种头脑昏沉的感觉。他看着头发湿漉漉垂在前额的叶修,台灯下的双眼闪烁着奇异的光,忽然就有一种想靠过去的冲动。这种感觉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可能是自己太热了,而薄荷又太好闻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热了?"叶修看了一眼脸上涨得通红的的韩文清,又看了一眼遥控器。
韩文清点了点头:"有点。"
叶修把空调从二十五度调到二十二度,又继续给韩文清讲剩下的重点,然后让他做练习册上的题目。

"原来你喜欢那种。"韩文清做着题,忽然蹦出一句。
"什么?哪种?"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
"个子小小的,皮肤白白的,瓜子脸。"韩文清还保持着做题的姿势。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那种!"叶修拍了拍桌子,却笑了起来。
韩文清抬起头,眉毛动了动:"不喜欢能记得那么清楚?"
"嘿嘿,怎么着?"叶修把头凑了过去,鼻子差点撞上韩文清的鼻子,"还是说,你也喜欢那个小辣椒。"
韩文清有点坐不住,手掌不自觉捏成了拳头:"也?"
"我告诉你个秘密。其实吧⋯⋯"他慢吞吞地说。
韩文清看着他的眼睛,像被吸入了一个神秘的漩涡,他没有听清叶修说的话。
"其实吧,隔壁班的李远也喜欢那个小辣椒。"

韩文清从来都没觉得叶修像女孩子。他聪明,神气,敢说敢做,脑袋里总有各种各样的点子。他们一起玩泥巴,一起堆雪人,还一起喂过一只流浪狗,大概有半年时间,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点。他们一起度过童年,一起长大,到现在一起面对升学的压力,韩文清不知道自己的感情什么时候产生了变化。那一天早上他从梦里醒来,床单上第一次被画上了地图,他隐约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又不太确定,还没来得及换裤子就打开了电脑搜索。每个青春期男生都会做这样的梦,都会在梦里画地图。但是韩文清的梦有些不一样,不是妖娆的女明星,也不是班里的女同学,那个人叶修。

叶修给韩文清讲了个大八卦,以为他会非常震惊,那个八杆子打不出个屁的李远居然在追求校花,还写了十多张纸的情书!哪料到韩文清只是怔怔发了半天呆,忽然拿起书包就跑了,出去的时候连鞋都穿反了。
叶修喊了几声,韩文清像没听见一样。他原本要追上去,忽然听见家里电话响了,他没好气地接起来,听见电话那头包荣兴哇哇大叫:"老大,你怎么还没来?等你半天了!从溜冰场撤了,现在在兴欣KTV包厢306。"背景音跟鬼哭狼嚎似的。
叶修把话筒从耳边拿远:"今天不去了,你们自己玩儿。"
"怎么了老叶!心情不好啊?让姑娘给甩了?"那边张佳乐笑嘻嘻凑到电话边。
叶修想了想,他现在的心情还真像电影里演的被姑娘甩了还不知道为什么的楞头。
"去去去,哪来的姑娘,我们老大办正事儿呢,给人补课呢!"包荣兴义正严辞地纠正他。
"还以为是跟姑娘约会去了,原来是给人补课。给钱吗?一堂课多少钱?需不需要我这个天才物理课代表?最近游戏打多了,身上没钱了,惨绝人寰啊⋯⋯"是黄少天的声音。
包子好不容易抢回了电话,叫道:"对了,上个星期十六班有个哥们儿托我给你带封信,我差点忘了。那哥们儿老神秘了!还是个粉色的信封!嘿嘿。"
叶修听见对方乱糟糟的吧背景音,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他扶着额头,咬牙切齿地说:"你明天洗干净脖子给我等着!"
"啊?老大什么情况?喂,喂?"
⋯⋯

一个星期后,叶修叼了根烟出现在韩文清面前。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韩文清皱了皱眉。
"我一直都会啊,没在你面前抽而已。"叶修吊儿郎当地说,"你又不是我哥,你管我?"
"那你拦着我干什么。"韩文清面无表情。
"我觉得有件事我需要澄清一下。"
"有话快说。"
"我一点都不喜欢个子小小的,皮肤白白的,瓜子脸的那种。"
"所以?"

叶修看得出来,韩文清有些紧张。其实他自己也紧张,不然他就不会抽烟了。
"我喜欢⋯⋯"他嘴一哆嗦,狠狠吸了两口,然后把烟在墙上碾灭了,他抬头看着韩文清,一本正经地说:"高个子,黑皮肤,脸型要有棱角。"

评论(13)
热度(86)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