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一个俗人,年更

【韩叶】江湖诡话(28)

张佳乐领着两路人马冲向出口,那通道狭小悠长,惟有七八尺高,高大如黄毛青年不得不矮着身子疾行。楼中楼乃是地下空间,被炸药轰得不住坍塌,但道内四壁坚实,竟不受干扰。

他们选的这条路,尽头是一处乱坟岗。衰草凄凄,掩着横七竖八的碑石,上头刻过的姓名已被风沙磨平,不可辨认。四野无人,安宁肃穆,听不清厅内如何地动山摇,只有昏鸦停在远处的枯木上眺望,偶尔喑哑地叫上一嗓子。

这时才发现,除了韩文清,竟还少了个人,叶修并没有随他们一道出来。众人揉了揉眼,又来回看了数遍,皆是瞠目结舌模样。

韩文清可说是为了护得众人周全才自行留下,但叶修一向身法利落,竟被困住?当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他隐匿江湖近两年,但适才出手如电如风,俨然状态极好,一如当年勇猛姿态。其中蹊跷,委实难解。一群草莽豪杰,又如何想得到其中因果。

那黄毛青年名唤包荣兴,一把拍在身侧石碑,嘴里呜哇乱叫,只道要赶回去救叶修,被身后的乔一帆一把扯回。

术师魏琛摸了摸面颊络腮短须,一脸高深:“连老夫这次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难道洞里还有宝贝?”引得那手执弹弓的女子抿嘴轻笑。

她便是叶修的小师妹苏沐橙,平日里使的是她兄长的武器吞日,可惜楼中楼中施展不开,这回便换了精巧的弹弓。她一身鹅黄素纱,样貌明丽。

 

张新杰解下腰间铜哨,以气息控制哨声缓急传了讯号。

等了多时,众人顾盼焦虑,那洞内并无人奔出。却听哐当一声巨响,震得足底一麻,心已同那石门一般沉沉砸下。此时已是傍晚,暖黄夕阳落下,古旧石门巍峨坚固,亦被镀成灿灿金色。

这下那两人是被彻底困在里头了。

张佳乐窥破楼中楼的整体布局,却也不清楚条条道路通向何方。蒙土之大,只怕并不容易探查。且天色渐晚,夜路难行,不若等待拂晓天明再作全城搜索。

宝物归于百花教,韩文清和叶修又双双被困,两路人马再无心思争斗,一前一后回了客栈落脚。

 

韩文清与叶修慌忙滚入洞中,身后已被坍塌废墟积压堵死。依张佳乐所言,中央机关已毁,尽头石门无力所悬也尽数紧闭。此处已是进退维谷的死地!

寻常人待在这寂静无声的幽闭空间,心中只怕已生出对死亡的绝望和恐惧。但叶修与韩文清又岂是常人?多年江湖飘摇,见惯生死,越是艰苦环境越是激发求生本能和求胜心意。

生,便是赢。斗者傲骨,眼里岂有服输二字?

眼下情形只能向前探去,兴许还有可图之法。韩文清将叶修一把拉上自己后背,那人初时还挣扎逞强,抵死不从,只道大老爷们儿被人背着怎生像话。

韩文清横眉竖起:“你的腿还想不想要了?”叶修听了才乖乖闭嘴,他腿上还有伤,鲜血不断渗出。包扎用的额巾本来鲜红明艳,此时已被染成暗朱色。身上洁净洒脱的袍子上亦烫有乌黑痕迹,是方才掩护韩文清受的伤。

 

叶修伏在韩文清宽大后背,一手搂着韩文清的脖子,另一手执火折子替他照路。

这条道路和来时那处不同,两侧并无鲜艳壁画,反是攀满青苔细藤。这类植物本就喜阴,地底潮湿阴暗,实在中了它们的心意,生得放肆无比,也不知是人工种植还是天生天养。总之放眼望去满眼鲜绿,漆黑深处仿佛一张浑身绿毛怪物的血盆大口,等着他们成为食物。

 

那些植物并未散出异香,应该不是毒物。

韩文清背着叶修走至近处,只觉左脚倏然一紧,像被麻绳死死缠住,他低头一看,细长藤蔓已在他足踝处绕了数圈。他双腿交叉跳起,右足重重踏上,藤条如同吃痛般骤然缩了回去。

嗖嗖数声,后方又有七八条藤条扭动着挥舞而来,他背上负了个人,行动不如往常轻便,却又多亏了背上的重量,才使得不被轻易拽翻撂倒。

这是传说中的“食人藤”,若生长在水源丰富之地,平素卷起而栖,如同寻常植物。可若是长在沙地荒原,则以枝条掳走靠近的鸟禽畜类,以茎上密布的长刺扎入毛皮吸取血液。单是一两条并不足为惧,怕的就是结群而生。

韩叶二人真是才出狼穴,又入虎口。

 

叶修抽出锋利长剑,将束在韩文清周身的藤蔓劈了个七零八落,断落的藤条躺在地上仍轻轻抽动。

韩文清身子一松,却并未避开。四处皆是此物,避过一根,还有千百根,倒不如主动强攻。

“叶修?”

“如此磨叽可不是韩捕头的风格!”肩头那人吃吃地笑道。

韩文清不再言语,稳步向前,哪里藤蔓密集便向哪里冲去。两人心意互通,浑然一体,以韩文清为柄托,以叶修为锋刃。十年对战经历化作此时默契,圆转无比。不大工夫,地上藤尸如同一地被踩瘪的鲜绿毛虫,腥臭扑鼻。

即将冲破那绿藤屏障,韩文清双眼一亮,将叶修抛起,轻轻一掌将那人送入安全地。反身拽过近身的藤蔓,一个踢踏借力已荡至高处。

叶修不知是何变故,只看得韩文清上下跃动,无数藤条卷向他一人,又被他乱掌轰开,总之令人心惊肉跳。

听得韩文清一声“着!”,叶修已急忙甩出长鞭束住那人的腰,猛然扯回。

两人均是大汗淋漓,盘腿靠在壁上,韩文清取下腰间葫芦,喝了一大口,又递给叶修,叶修接过也便饮了一小口。幽幽火苗跳动,望着对方衣衫褴褛模样,不禁相视一笑。

“你刚才发什么疯?”叶修道。

韩文清从怀中掏出五六朵浅绿色的花,道:“我忽然想起听新杰说过,食人藤最是凶猛,以生灵为食,但根下生花,却被人称为‘佛心’,是极珍贵的药材。”

 

万物自然最是神奇,善恶交错,苦难慈悲,才成人间。

 

他将那花放在嘴里轻轻嚼烂,再均匀敷在叶修伤腿之上,不消片刻血已止住,叶修大呼清凉舒爽,啧啧称赞。

 

“你那伞到底什么来头?”韩文清一颗心终于放下,问道。


评论(13)
热度(66)

© 竹里馆 | Powered by LOFTER